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官场 > 文章内容页

【星月】二婚

来源:兰州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职场官场
      淅淅沥沥的秋雨中,王文菊牵着八岁的儿子张星疲惫的向42栋楼房走去。十月已是深秋,几滴雨落在王文菊的脸上,她感觉阵阵寒意向她袭来,不禁浑身得瑟起来。   “妈妈,我冷!”儿子张星扬起冻的红红的小脸嘟囊着嘴说。   “宝贝,再坚持一下我们就到家了!”王文菊下意识的攥紧了儿子的手,眼泪却和雨水混在了一起。就在一个小时前,王文菊和儿子的爸爸张占海彻底结束了维持十年的婚姻,现在她除了儿子什么也没了。   十二年前,王文菊还是二十四岁的少女,修长匀称的身材和一张漂亮的脸使自己周围围了好多帅气的小伙和有才华的小伙,最终王文菊选择了长的不怎么样却很有魄力的张占海。   王文菊看上的不仅是张占海自己的魄力,还有张占海的家庭条件:张占海的爸爸是厅级干部,妈妈也是税务局的局长。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里,王文菊的选择是没有错的,在和张占海谈对象不到半年的时间了,就由一名倒班工人变成了行政科员,而且主管人人都眼红的房产。经过了两年卿卿我我的恋爱之后,王文菊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中和张占海踏上了婚姻的红地毯。   两年后,儿子张星出生,同时张占海也高升到了厂长的位置。   生活就是油盐酱醋,在儿子出生以后,一晃都十年了。在这十年间,王文菊也由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变成了一位风韵别致的少妇,当年的激情岁月也变成了如今白开水,王文菊时不时的还要和丈夫为儿子的事吵上一架甚至打上一架。慢慢的张占海因为工作应酬回家也没点了,王文菊觉得丈夫处在那个位置应酬多也不在意,任由丈夫在外面打拼,自己除了工作就是带好孩子。今年七月孩子放暑假了后,王文菊带孩子去云南旅游,打算八月回家的她觉得身体不适,也没和丈夫打招呼就提前回来了。   当王文菊打开门走进屋子时,眼前的一切都让她惊呆了:自己睡了十年的床上,居然另外一个女人正赤身裸体的和自己的丈夫在一起,惊讶、羞辱和愤怒使王文菊哆嗦着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你不是我爸爸!”儿子张星怒吼一声,拉着大脑一片空白的王文菊向门外冲去。   七月骄阳似火,旅途的劳累和意外的打击让王文菊觉得提不起脚步,刚到楼下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王文菊醒来的时候,看到四处都是白白的一片,医生和护士忙碌的身的身影穿来穿去,药瓶里的药水不紧不慢的往下嘀嗒,张占海焦虑愧疚站在床前。王文菊看着和自己同床共枕了十年的丈夫,突然觉得那么遥远那么陌生,她缓缓的转过头闭上了眼睛,任由咸咸的泪水恣意的流淌到嘴边。   接下来的三个月里他们分居了,张占海小心翼翼的向王文菊赔礼道歉,王文菊除了和丈夫说“我们离婚吧!”以外也不多说一句话也不看张丈夫一眼。她一想到和自己睡了十年的丈夫和十年的床被别人睡就觉得恶心,她不想去碰一下他也不想碰一下她睡过的床,一碰她觉得连自己都是脏的,那段日子家里的空气都凝固了。   有一天张星回家怯怯的对王文菊说班主任让她到学校去一趟,王文菊才知道自己最近一直和丈夫僵持着忽略了儿子,老师说原来的张星是一个活波开朗的孩子,可自从新学期开学到现在,张星变得郁郁寡欢,上课注意力不集中,好像有很多心事似的,学习成绩也直线下降。从学校回来后王文菊很主动的和丈夫谈了一次,最后决定为了儿子她可以放弃前嫌,从今后两人好好的过日子。   这里最高兴的要属张星了,他觉得不光是家里凝固的气氛缓和了,更重要的是他不会失去爸爸,也不会失去妈妈!      二   虽然王文菊为了儿子和丈夫和解了,但心里的结却没有完全解开。张占海自知理亏,每天下班都按时回家,做饭、洗衣服、给张星辅导学习,这可是结婚十年以来的第一次!王文菊看在眼里心情自然也好了许多。   俗话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祸福旦夕。就在王文菊一家逐步向正常调整的时候,一个年轻漂亮的妈妈带着一个三岁的女孩来到王文菊的单位,说要找她谈谈。王文菊很纳闷,这个人自己有点面熟,但并不认识,她有什么要和自己谈呢?年轻漂亮的妈妈见王文菊疑惑的眼神,突然跪西安癫痫病医院在哪在地上抽泣起来:   “姐,你帮帮我吧!这个世界上也只有你能帮我了!呜呜呜......”   “你谁啊?有话起来慢慢说!”   “姐,我说了你可得帮我啊!呜呜呜......”   “我叫刘楠,孩子叫张晶。四年前的一次偶然中,我认识了张占海,我们一见钟情,很快就坠入爱河。他给我调到了和他有业务往来的部门,这样我们接触就更多了,后来他利用职务之便带我去广西的桂林;云南的大理;新疆的天山......白天我们去游览风景胜地,逛街购物,尽情的享受异风异俗给我们带来的新鲜与刺激;晚上我们或漫步与幽静的小路,或行走在灯红酒绿之中,或静静的坐在典雅安静的咖啡厅内;夜深人静的时候是我们最幸福的时刻,我和他裸露着躺在宾馆的大床上,不用担心有谁来打搅我们,也不用担心有谁会知道我们的地下关系,更不用担心你会出现在我们的面前来抓挠我们!”   “幸福的时候时间过的真快,不知不觉我们在一起已经有一年多了。后来我想要个我们的孩子,他同意了,而且给我在水上庄园买了一套房子,作为我们的家!”   “我们的孩子张晶出生后,他减少了外面的应酬,只要有空就来陪着我和孩子!姐姐,我不需要什么名分权利的,也不想让他离开你,那样他心里不痛快,对他的前途也不利,我只想让他经常来看看孩子,毕竟他是孩子的爸爸啊!”   “姐姐,自从你上次看到我们在一起后他就再也没有去过我那儿了,求求你以后还让他来看看自己的孩子吧,别像现在这样连个影子都没有。要不我真的不择手段的要他和你离婚,然后我们再结婚。张星是他的儿子,可张晶也是他的姑娘!”   此刻的王文菊只看见眼前这个漂亮的女人红红的嘴唇一张一合的,胸中的怒气好像要爆炸了一样,“啪!”一记响亮的耳光落在了这个无耻的女人脸上。   王文菊厌恶的推了一把站在旁边的女孩,怒气冲冲的向张占海的办公室冲去。   “张占海,你在外面做了什么?!”王文菊一脚踢开张占海的办公室门就大声嚷嚷。   “你嚷什么嚷,这是在单位,不是在家!我在外面做了什么?”   “你说你做什么了?”   “我什么也没做。有事回家说!”   “张占海,告诉我刘楠和张晶是怎么回事!”   “什么刘楠和张晶?你在说什么,我没听明白。”   “你别不承认,人家都带着你们的私生子找到我班上来了!”   荆门看羊羔疯医院哪个好“你别血口喷人!”   张占海突然听见一声稚嫩的“爸爸!”抬头一看,刘楠和张晶已经站在他的面前。   “张占海,你还有什么好说的!”王文菊说着就扑向张占海。   “老婆,我错了!当时我也是一时糊涂才犯下了大错,后来我让她把孩子做了,可她还是执意要生下来.......”张占海一边躲着向他扑来的王文菊一边说。   “现在说晚了!我们离婚!”   “老婆,都是我的错,你以后怎么对我都可以,但是我们不能离婚!”   “老婆,我们有儿子!我们不能让儿子没有家啊!”   “求你了,我的前途就靠你了老婆!”   在吵吵嚷嚷声中,人们把王文菊和张占海送到了家中。   王文菊看着这个和自己睡了十年的陌生男人,心中升起一丝后怕的寒意,她不再犹豫,简单的收拾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嘴角带着凄苦的嘲笑,轻蔑的瞅了一眼朝夕相伴十年的丈夫,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家门。   在淅淅沥沥的秋雨中,王文菊拖着疲惫的身影带着八岁的儿子落寞的回到家中,她看着镜子中自己憔悴苍白的脸色和深陷的眼圈,不觉卷缩在门口大哭起来。      三   天公不作美,金秋的十月一直阴雨绵绵,恰如王文菊现在的心情。走在外面,雨滴带着寒意落在她的脸上,寒在她的心里。都说秋天是收获的季节,从少女变成人妇的十个秋季里,她的收获是什么呢?她一遍遍的问自己,没有人回答她,只有雨滴落在地上融进泥土里,好像在无声嘲笑她十年的痴笨与幼稚。看着片片黄叶飘荡在秋风中,她的心也无助的跟着飘荡在秋风中,她不知道黄叶飘到哪儿去,也不知道自己的心飘到哪儿去!   连绵的秋雨过后,寒冷的冬季来临了。王文菊每天都过的浑浑噩噩的日子,早上叫儿子起床吃饭,然后出门;中午回家给儿子做饭,晚上依然如此。她不再出门去逛;不再到美容院做护理;也不再到健美中心去锻炼......往昔风韵别致、神采奕奕的美少妇变得无精打采、邋邋遢遢。   如果说王文菊当时看到张占海和别人云雨使她感觉突然的心痛,那么离异后的失落就有点让她感觉心痛的时间在源远流长了。在外面她不再说笑,回家后家里也是冷冷清清的,张星默默的写着自己的作业,她则无聊的在屋子里转来转去,看着客厅里东一只西一只的拖鞋、茶几上堆着的垃圾和喝过水的杯子、床上压着穿过的臭袜子和好久没洗的衣服、厨房里乱七八糟的锅碗瓢盆......王文菊想去收拾收拾,可一转身她又无聊的躺在了放着被子的沙发上。王文菊觉得自己活着也不过是徒有一具走动的躯壳而已!人们去积极的生活是因为人们有活下去的目标和希望,而她有什么呢?没有目标、没有希望!甚至没有活下去的欲望!   治疗青少年癫痫病的方法 一天,张星拿着一张卷子来让王文菊签字,当她看到成绩时不由得怒火万丈,强压着心中的火给他讲解,才发现儿子居然连简单的运算都不会,王文菊不由分说的对张星一顿皮带炒肉。接下来的日子里,王文菊时时刻刻盯着张星的学习,张星不但没有进步,而且脾气变得怪缪、回家越来越晚、看见王文菊发火就吓的浑身发抖。最要命的是张星的班主任又一次找王文菊:张星现在学习成绩下降,上课思想抛锚,心事重重,不和同学们说话也不一起玩耍,行动变得怪异,偷别人的钢笔课本这类的东西找没人的地方毁坏;无论是老师还是同学说什么他都一副我行我素的样子。因为这样班里大部分孩子开始排斥张星,希望家长配合老师找找孩子心理变化的原因,不要让孩子有心理缺陷。   王文菊看着同事们躲躲藏藏的眼神,总觉得他们在背地里笑话她,无限的自卑感让她越来越想逃避这个社会,她想找个没人的地方去,看不到别人嘲弄的眼神也听不到别人在背后的指指戳戳!王文菊突然有一种想走出去的冲动,她带张星到附近的郊区,到没人的大山里,她觉得那些地方虽然让她感到孤独,但可以让她不再感到无奈的尴尬,也可以让她抛却周围异样的压抑。   夜深人静的时候是王文菊最难熬的时候,无所事事的时间总在滴嗒着却不往前走。万籁俱静的夜别人都在幸福的梦乡之中,只有她睁着双眼盯着天花板看她过去十年的岁月,往昔的一幕幕一烟烟像电影一样浮现在她的眼前。她突然变得焦燥不安,她想喝酒,因为人醉了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四   冬去春来,转眼间又一年过去了。王文菊在镜子里看到一个拖着眼袋、憔悴不堪的脸,突然发现为了一个负心的男人这样做不值,自己应该活的更洒脱、更潇洒一些!心结开了,王文菊觉得浑身都轻松起来,她用了三天时间把很久没收拾的家又打扫的一尘不染;去了久违的美容院和健身房;捡起了《时装与服饰》;做起了儿子最爱吃的饭菜......   张星看着妈妈这些天的变化,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怯怯的向王文菊靠去,一不小心把插满了鲜花的花瓶碰地上打碎了——完了,今天又该倒霉了!等待霉运的张星偷偷的用眼角的斜光向王文菊扫去,发现王文菊不但没有发火,还微笑着说:“儿子,愣着干什么?快来帮妈啊!”张星望着妈妈,男子汉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滚落下来,他一头扎入王文菊的怀里,他哽咽着说:“妈妈......”王文菊紧紧抱住扑在怀里张星说:“儿子,一切都过去了!我们从头开始!”   人活着最可怕的不是周围的环境,而是自己的心态!自从王文菊调整了自己的心态后,话也渐渐多起来了,人也开朗了许多,那个风韵别致的女人又慢慢的回到了从前。经过这么多事以后,变得比原来更多了一份成熟的美,加上单身女人的身份,她的手机变得繁忙了起来:   “有空吗?今天一起去吃饭吧!”   “干吗呢?有几个朋友在一起打扑克,你都认识,来一起玩吧!”   “美女,今晚赏脸去喝茶吧!”   “周末了,去唱歌吧!”   “怎么电话老占线啊?今天晚上海世界有音乐会,和你一起去听好吗?”   白天的喧闹总在午夜的钟声中结束,黑夜的寂静让她感到颤动的惊悸:陈在众目睽睽下用锐利的双眼不停的扫视她的全身,那光让她感觉就像脱光了衣服裸露着全身站在了他的面前;李流露着奸淫的光,用舌头一下一下舔着流出嘴角的口水;张在昏暗的灯光下攥住了她的手,拇指游离在被攥的手心;赵趁她不注意的时候摸了一下她的屁股,嘿嘿的笑着说:“尤物!”   恍惚中王文菊觉得自己走在一个遥远而陌生的地方,无数张大手从四面八方向她伸过来,胳膊像一根根柔软的藤条将她束缚起来,嘞得她喘不过气来;她又觉得自己行走在一个漫无边际的沼泽地里,一不小心就陷在了深不见底的泥潭里,先是双脚、双腿、身子.......冒着泡泡的泥水慢慢浸向她的脖子,绝望的孤独和恐惧向她袭来,她伸着双手拼命的大叫:“救命啊!”她听见: 共 22777 字 5黑龙江癫痫那里治疗好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