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业界精英 > 文章内容页

【墨香】回家味道

来源:兰州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业界精英
摘要:我想父亲来到这里,也曾高高地仰望着这颗树的变化,也曾在这颗树下说过很多快乐的事情,笑声也曾洒满这个质朴的农家小院。 表弟和表弟媳在北京做生意很多年了,生意一直很好,每年春节他们一家几口都要回河北崇礼的老家。今年我们商量准备去表弟的老家看看,大弟弟老九说非常想念三姨了,也想去看看几个舅舅,也看看自己亲妈的老家是什么样子的。   表弟他们刚来北京时,住在我父亲的家里。刚来时住在东房,是个不大的房间,后来又翻盖了一次。他们和父亲住在一起,大家都很高兴。有时候表弟媳妇早回来,会给父亲做些他们老家的特色面食,攸面窝窝或者攸面面条等,我也吃过很多次。表弟是蒙族人,孩子三个,我爱人非常羡慕。表弟是三姨家的孩子。表弟的姥姥和我的姥姥是亲姐妹,有这样的关系,这么多年来一直亲密地联系着,没有间断过。   父亲的家是在郊区的农村,距离长安街不远,在北京城区的五环内。原来的老院子有东西南北房各几间,农村的房子多,出租是个挣钱的好路子。北房有四间,三间是自家人用,其余的西房三间,东房三间,南方三间是出租的。院子的西南角是男女的公共厕所,夜晚也有灯。公共水池在哪里我已忘记了,但一切都方便自由的。北房的后面还有几间房子,前面是马路。父亲和继母在北房的后面几间房子里开个小卖部,生意还可以。父亲是热心人,邻居们也经常来这里串串门并打打麻将的,这里也是个聚会的小场所。父亲去世十年了,老院子多年前已拆除。   现在说我们一家三口年初二那天就行驶在京藏高速路上,大弟弟老九一家三口出来比我们稍晚些。中午时分我们到崇礼南出口处时,表弟已在那里等候了,等到老九到来时,才一起去往三姨家。   三姨现在的家就在崇礼县城,不一会儿就到了那里。我们家人一直跟三姨家关系很密切,所以很熟识,见到后更是亲切。我们都是第一次来到这里,来到属于自己老家的地盘还是第一次。其实确切地说,自己亲妈的老家在哪里我真的不知道,地址名字也是模糊不清的。亲妈过世三十几年了,没有来过属于无奈。   我的父亲是个生意人(据说会编笼屉),父亲心灵手巧,长相也英俊,父亲还会针灸,能治一种特殊的病。在家里,我的记忆中父亲给很多人针灸过,百分之百的痊愈,在当地还是有些名望的,很多人找过他治病。父亲当年走到这里时,看到我的母亲很漂亮又很能干,就在当地娶了亲,生个女儿后又回到北京的家里,家里还有爷爷奶奶。我们都是在北京出生并长大的。   午饭很丰盛。饭后还没有歇息,老九提议去看看几个舅舅,也就是表弟的亲舅舅。三点左右出发了,大弟弟老九的车在前面开的飞快,爱人虽然喝了半斤以上的酒,开车也是自然流畅比我强百倍。说是没多远,行车是可以丈量距离的,路很平整,但有弯曲度,围绕着山的走向一路弯曲行驶着。车在两山中间的公路上行驶着,看到山沟里居住的人家,心想,这里要是下雨那里的人们怎么办,也没敢问表弟媳妇也没有说出来,心里琢磨着他们自有一定的方法吧。表弟媳妇坐在我们一家三口的车上,说着这里的一切。说有一次是跟表弟回老家看望时,没有了公共汽车,走了几个小时的路程才到这里的家。我听了真的很感慨她的心理承受能力,他们吃苦耐劳的精神让我们赞叹不已。   先去的是二舅家里,表弟做着互相的介绍。二舅家里很热闹,几个姑娘带着家人全部到了,几辆豪华的汽车就停在了门外。二舅家里的几个女儿很是漂亮,还有一点就是皮肤白,这山沟沟里的人吃了什么,皮肤白嫩的。我的母亲皮肤就很白,在我们这个村里就很有名,姑父开玩笑地说过,我母亲的外号就叫做心里美,脸上皮肤白净,颊骨两侧有一些淡淡的红。没有想到,在二舅家里看到了这样皮肤白皙的女人,心里多了一些亲切与好感。   农村的房屋一进门就是可以做饭烧火的地方,再往两侧是卧室,靠窗户的位置就是土炕了。桌子摆在土炕上,一家人围坐在一起,既暖和又亲切地在一起喝酒聊天很是惬意吧。我们的到来打乱了一家人的围坐,纷纷下地坐在沙发上说着话。我看见屋里的墙壁上都是字画,居然有习近平主席和爱人的像,在北京的家里早已没有了这样的粘贴画像,记得六七十年代我们的家里也有过这样的画像,像毛主席周总理等等的画像也粘贴过,但现在早已没有了这样的画像,在这里看到主席的像真是感觉很亲切,会不由自主地多看上几眼的。大弟弟老九和他们互留着电话,告诉他们来北京一定找他,那种豪爽大气的语言精神,给人感觉是多么的富有呢。大弟弟这个人既善良又热情,是一个值得交往的男人。我站起身来到屋外,屋外的墙壁都是瓷砖粘贴的,很是亮丽,想着这山沟沟里的房屋粘贴成这样亮丽,也是一种富裕的体现吧。   去四舅家里看到了一匹骡子,想着农村干活有匹骡子还真很棒,感觉挺惬意的。去了大舅家里,表弟还在前边一个个地介绍着。我们都是第一次来到这里,对舅舅的长相还是有记忆的,脸庞长长的有些黑,个子高高的,感觉苍老些。大舅看到老九,还没有说什么就流下了眼泪,我也流下了眼泪。大舅说,我的父亲来过这里。我想着父亲在北京的家里离火车站不远,坐火车还是很方便的,但到达这里的一切怎么样呢。是坐汽车,还是走着,还是有舅舅的接送,我都不知道。要是父亲健在,一定会开车带着父亲来的。父亲曾经来到过这里,这里有过父亲的足迹,我们对这里的感觉又是亲切更多喜欢。大舅家里还有一颗特别高大的树,至少也有几十年了,我想父亲来到这里,也曾高高地仰望着这颗树的变化,也曾在这颗树下说过很多快乐的事情,笑声也曾洒满这个质朴的农家小院。   几个舅舅都很有能力,大舅家里年收入也是几十万了。以前大舅是个乡里的领导,家庭成分不好回乡务农。四舅是个老师,也是成分不好,回乡务农。过去的家庭成分很重要,都要进行劳动改造的。记得自家的大爷爷就是劳动改造过,需要到马路上去打扫的,当时我还小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还问过大爷爷为什么去扫马路呢,后来才知道是劳动改造的。想必家庭成分在那个时侯不管是在哪里都有牵连的。   我们准备要走的时候,几个舅舅家的人都来到车前,给我们拿上黄米面的年糕以及粉条,说着亲热的话语。这些人都在远送着我们,使我们感到很是温暖。在这里,人与人的亲情度有着很浓的意识。而我们在自己的家里送客人时,很少走到楼下的,懒惰慢慢变成了麻木与冷漠。   回来时,表弟媳妇介绍着路边的一排排像大棚的地方,说是这里种植的彩椒,每年都出口韩国日本等地,经济效益好,这里的农民都富裕起来了,这里很多的人都在市区或者县城买了房子,这里也只有上了年纪的人在这里劳作着,这样的分化劳作越来越突出了。   顺着弯曲的山路回来时,已经是暮色时分了,五十多公里的山路很平整有弯曲,也感觉是很遥远的距离。来回也一百公里开外了。   夜晚的崇礼县城很是美丽,宽阔的马路两侧灯竿上的雪花造型图案在夜晚的灯光中更是迷人耀眼,崇礼因为有个崇礼滑雪场而远近闻名,连北京城区的很多公共汽车的车身上都有崇礼滑雪场的广告,很是诱人向往的。崇礼县城四面是山,真正处在了山的怀抱中了。这里的楼房形状也很美,中心还有一条什么湖,像个世外仙镜。   晚上,三姨做了当地的攸面窝窝,一个个圆桶状型的,在电视上也看到过这样形状的攸面窝窝。配上肉丁山蘑土豆掺和在一起的汤料,沾着吃,可谓香气浓郁,爽口舒适。据说攸面比白面的营养价值要高很多,当然价格也比白面的高很多。只有在张家口的坝上土地上这种作物生长得很是旺盛。   三姨家里是一百多平米的楼房,很宽敞明亮,厨房很大,即能做饭又可以就餐。这里的房屋到了晚上,每家的窗户上都有彩灯的闪烁,贴着漂亮的剪贴画。三姨说,你站在窗户边上看看,家家都这样,更有好看的呢。这里的节日气氛很浓烈。晚上他们出去散步,在河边在街心很漂亮,也很繁华。   晚上大弟弟的孩子高兴地跟他的爸妈炫耀着,也回老家了。他的孩子五岁多了,幼儿园的小朋友放假都说回老家,可弟弟的孩子不知道老家在哪里。其实我们的感觉也是这样的,每年春节期间,看着电视上大批的回家人,很热闹。而我们生长在北京,体会不到那些回家人的急迫,就像没有相思一样的感觉。大弟弟说以后会常来这里的,看看这里的三姨,体会着亲情的浮现。我想,是亲情永远都是亲情,经常多走动,增加亲情度,亲情是不会断线的。   第二天,表弟带着我们去了崇礼滑雪场,不到二十分钟的距离就到了这里。这里也是在山的怀抱中,几条不同的滑道可以分为初学者或者是高级者的滑道,真正看到了那些技术高超的人从几百米的弯曲滑道上飞驰而下的精美滑姿。冰凉的风从一侧吹过来,吹在脸上冰凉,手指都是通红的,那是一个寒冷。九弟说你滑吗?我可不敢,这么冷的感觉还是让我生畏的。这里的雪是人造雪,踩在上面跟真雪没有区别。   表弟说崇礼滑雪场正在积极地申请什么冬季滑雪比赛,不知道能否成功。不管成功与否这里都是一个令人向往的地方,春夏秋季节这里绿色一片,满山的绿色悦人眼帘。这里的海拔比北京高很多,空气清新,呼吸也顺畅。三姨还说这里有野生的百合,有很多都是能吃的东西,很多人上山采集过这些。大山造就了这里的一切,也养育了这一方的人。这个县城在群山怀抱之中显得格外鲜亮格外让人眷恋起来。   第一次来了这里一趟,也没有真正地到我亲生母亲的老家,是哪里,那里什么样,根本不知道。但当我们真正踏上这片土地的时候,是很向往也很想念的。母亲在我十二岁时去世的,之前有过几年的病患,所以没有跟我们细致地讲过她的家乡什么样,我猜想跟我们看到的差不多吧。三姨说我母亲很漂亮很能干,是个不服输的女人,我想正是因为能干不服输的劲头,过早地把身体累垮了。我们深爱着我的父亲,但父亲对母亲的劳累没有多多体谅时,我们心里有过一丝丝的埋怨,如果不是劳累,不是生养了那么多的儿女,母亲也不会过早地离开我们了。   人生中的遗憾有很多,没有孝敬母亲的养育之恩,更是从心底感到无限的愧疚。04年父亲母亲合在一起安葬在陵园了,每次去墓地的时候叫妈妈的声音都有些生硬了,记忆声音慢慢模糊了,那个年代的事情模糊了。现在我们都生活得幸福,我想告诉那些有父母健在的儿女们,多多陪伴父母吧。一生中,父母的恩情永远记在心中。   湖北有治羊角风的医院吗热烈庆祝黑龙江中亚医院成人癫痫之正确保养治癫痫要花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