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轻舞】惩治胡公子的海青天

来源:兰州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悬疑小说
摘要:海瑞对大家说:“就是天塌了下来,首先在我头上。你们奉我命行事,一切后果由我来负责。” 1587年11月中旬的一天,南京城外寒冷的江边,两边岸上挤满了千千万万身穿着白衣,头上包裹着白帕的男女老少,他们迈着沉重的步子前行着,望着江上用纸做成的大白花放在船头船尾挂着,他们像失去了亲人一样,失声痛哭,泪流不止。他们随着船走啊!走啊!百里都不返回。这千千万万沉浸在悲痛中的人们是来给逝世的海瑞送行的。那一位右佥都御史(右佥都御史为明代及清代前期都察院的职官职,正二品)的海瑞——海青天逝世了,他的灵柩从南京水路运回他的故乡海南去。   海瑞(1514年1月23日--1587年11月13日),字汝贤,号刚峰先生,广东琼山(今属海南省海口)人,他是明朝杰出的一位政治家。曾历任知县、州判官、尚书丞、右佥都御史等职位。海瑞一生经历了正德、嘉靖、隆庆、万历4个皇帝,正是大明朝从全盛走向衰落的时代中。   海瑞啊!一位清官,他为官清廉的事迹几百年里在民间广泛地流传。人们啊!提起贪官污吏就愤恨,那些贪官污吏祸国殃民,他们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置人民于水深火热之中,所有贪官污吏被世世代代的人民唾骂,提起贪官污吏世世代代的人民个个就咬牙切齿。世世代代的人民热爱那些清官,尊敬清官,怀念清官,那些清官他们有的身材虽然瘦小,可是他们在人们的心目中是那样地高大,就像巍峨的群山屹立着,就像是永远是活着在人们的心中一样。      这里来讲讲海青天的一个故事。他在浙江淳安任知县时那次惩治总督大人骄奢儿子的真实故事。   1559年的一天,浙江淳安知县的县衙里一个戴着乌纱帽,两眼目光炯炯,一张严肃的瘦脸下巴上蓄着长胡子的人,他就是海湍,此时正在用毛笔审批着公文。师爷从外面走了进来说道:“大人,接到一封书信请你亲拆。”   海瑞把书信拿着拆开了,阅读起来,他读着读着就冷笑起来,把这书信扔在一边又继续审批着公文。在旁的师爷说:“大人啊!这是胡总督公子托人送来的信,信中内容大人要重视也。”   海瑞接到的是胡公子送来的消息,说胡宗宪总督(总督在明、清时为地方最高级长官,正二品,位在从二品的巡抚之上,管辖一省或多省)大人的儿子要来淳安县“视察”。   海瑞听了师爷之说,把这信里的消息还是那样冷冷一笑:“胡公子不为公事,他是私事而来呀!”   师爷说:“大人啊!对那个总督大人名下的胡公子切莫怠慢,我们要做好迎接他的准备。”   海瑞听了没有再言语,他用手示意师爷退下去,他又审起公文来。   这胡公子“视察”的到来,没有使海瑞高度重视。时间一天一天逼近了,县丞、主簿、师爷、典史等人看到知县对胡公子来“视察”若无其事的样子,一点准备也没有,他们都对海瑞说出这样的话:“大人,对这位胡公子来淳安“视察”,我们要热情接待,要像对总督胡大人一样来孝敬。他回转到总督府对其父一句话,可以带来锦绣前程。如果怠慢了他这位公子,他一句话淳安县的政绩就会被否了,我们所干的处处都是过错。所以切莫怠慢这位胡公子呀,否则将会大祸临头。”   海瑞听了用严肃的态度说道:“胡公子!胡公子!我们要怎么来热情接待这位公子呢?”   县丞说道:“总督大人的公子,他不是官也是官,他就代表着他老父亲,他的威望比他老父总督官威望也低不了多少,这个接待标准嘛,比巡抚大人略低一点。老爷呀!你要大大打开城门,亲自带队走在前面,和众人出城外迎接公子大人,要设佳宴款待他,挑选美女日夜伺候着他,那个公子离别时还要用银子来孝敬他。这次花费估计也要用上近两百两银子。”   海瑞听了,从衙位上站起来,哈哈大笑不止,然后严肃地对着大家说道:“公子大人!公子大人!我这个淳安县地处交通要冲,月月路过官员士大夫都很多很多。总督的公子到来就要花费近两百两银子?花费近两百两银子,吸我淳安县百姓的血呀!这些银子是百姓的血汗钱啊!这样来迎接这位公子大人,能使我淳安百姓安居乐业吗?”海瑞说到这里叹着气摇摇头说,“公子大人,公子大人,要我这样来迎接你,我淳安百姓负担不起啊!”   海瑞身旁师爷说道:“大人啊,看那前任知县呀!每年的驿费(招待费)高达白银12000多两啊!淳安全县百姓人平纳银三两五钱,大人你总是节省又节省。”   海瑞大声说道:“这驿费呀!官府无此项经费预算的,都是由全县百姓来负担。我们就是要做到年驿费不超900两,使百姓纳银两钱五分。这次胡公子的到来,我就是不设宴,就是不带大家出城迎接这位公子大人,就是不寻找良家美女来对他侍候。别说是公子大人,就是总督大人亲自来,我也不会干出欺压百姓的事来孝敬他呀。公子不是公人,他不是为公事而来的公人,他这是游山玩水,到各地吃喝玩乐,到处索取贿银,他是用其父总督官帽来压制人,我海瑞就是不巴结他这样骄奢的贵公子,他若违法犯罪,在本县境内胡作非为,本官会与民同等而治他,决不循私情放过他。”   “大人呀!大人,识事务者为俊杰呀!总督二品官相比七品官位,官位要高好几品哟。总督的儿子他们远道而来淳安县,难道说使他晚露荒野?饥食空气?我们不能这样来对待他们吧?”主簿说道。   海瑞对大家说:“你们不要为这事多议了吧!怎样来迎接,我心中已经有安排,总之,节省开支就是减轻百姓负担,减轻负担百姓才会使百姓安居乐业。”   大家只好住口,不知大人怎样来迎接这位胡公子,大人总是说要减轻百姓负担,减轻负担百姓才会安居乐业。如果得罪了那位胡公子,会被穿上尖尖鞋,会被摘掉头上乌纱帽呀!   两天后的一个晴朗日子里,一乘大轿远道而来。大轿进入淳安县境内,闹闹热热,连抬轿的也一大路人。闹闹热热的一行人中一个小头目对轿内那个胡公子说道:“淳安县城不久快到了呀!”   胡公子说道:“不会吧!估计还较远吧!要是进了淳安县,这淳安县怎么这样冷冷静静呢?难道这七品官儿不知道是我到来吗?你们先送信告之了吗?那信送到了吗?”   那一个小头目说道:“我们还在前两天就派人送信告之了呀!”   胡公子说道:“既然送信告之了,为何如此怠慢本公子啊!我到每州每县都是府官县官亲自来迎接,淳安县这里为何如此待我呀?”   那一个小头目说:“公子息怒,再等片刻,如没动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县官,今后这七品官儿就知道公子的厉害了。”   说话间,迎接之人到来,远远礼拜:“本驿丞恭迎胡公子来到淳安县!”   原来海瑞已经有安排,在县衙里对一个衙役说:“传驿丞(驿丞似如今招待所所长兼邮政局长)立即进衙面见我。”   一会儿驿丞就来了,礼毕问道:“大人何事,小人定照办?”   海瑞知县说:“近有位从远道而来的客人,你以五六两银子的规格来招待他们吧!”   驿丞箦说:“是!”退出县衙。   胡公子见是稀稀少少几人来迎接他,又不见淳安县知县海瑞的身影,怒火升起来,暗暗骂知县海瑞,心想指派一个驿丞来接我,把我降到何等位置?他要破口大骂,但又忍了起来,只好随着驿丞进了县城里。   驿丞把胡公子迎进厅堂,他阴沉着脸,焦急地等待知县到来。等了很久,就是不见知县海瑞的影子。来给公子上茶的是一位男童,不见美女上前来。胡公子心中又怒火燃起,他站起来又坐下,坐下来又站起,喘气声仿佛几里路远就听得见,他要拍桌子砸杯子了,但他还是强忍住了。   午宴了,公子一行人也饿了。公子心想待午宴后会有美女来侍候他们,又想这一午餐也会像其他地方一样的山珍海味,谁知他坐上桌子,一看桌上碗盘中除了少许点荤腥,其余都是青菜、萝卜、南瓜汤。胡公子再也忍不住了,站起身上,砸盘砸碗在地上,大声吼骂道:“我姓胡的走了几十个州县,你这淳安县却如此待我呀,把我视为乞丐之人,这样来欺负我呀!欺负我就是欺负我老父亲总督大人呀!”   驿丞看见胡公子砸盘砸碗,暴跳如雷,吓得面如土色,起身跪地赔礼。胡公子向驿丞用口吐唾液在其脸上,用脚猛踢驿丞,并令左右:“给我把这小驿丞捆绑起来,倒吊在梁上。一个小驿丞,是一个什么东西?能与我同桌相坐同饮同食。待我来慢慢收拾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小县官儿。”胡公子的一行奴才们就把驿丞捆绑,悬吊在那梁上。   驿丞求饶:“公子大人请谅!公子大人请谅!本人是听从安排,如有不当,请公子大人有大海一样的胸怀,大人不计小人过。”   “妈的是这样哟!”胡公子看着倒吊的驿丞,在室内来回走动着,他的怒火还是没有压住,也不理解小驿丞的难处,他挥着手对他的随从说道:“给我打小驿丞,抽打小驿丞就是抽打那个小县官,小县官真不知我姓胡的厉害。”   这些随从就是胡公子养的狗,是他的一群奴才,主子发了话说捆就捆,说吊就吊,现在主子又叫打小驿丞,他们就用鞭子抽打,无情的鞭子打在驿丞身上,他大声哀求不止:“公子大人饶命呀!公子大人饶命呀!哎哟啊!哎哟啊!......”   海瑞得知驿丞被打的消息,带着衙役数十人匆匆而来,大声吼道:“胡公子,卑人有失远迎,望公子你谅解。”   梁上吊着的驿丞正在挨打,胡公子骂声还末停,见一行人到来,有人向他说:“他,他,海瑞知县到来了。”   胡公子停骂了,斜着眼一看这个如此怠慢的小知县不应声。他站了片刻又用眼斜视一下就把头望另一边说:“芝麻官儿,你乌纱帽带厌了吧!”   “胡公子,我驿丞今天这样受刑,他犯了何罪呢?在这地盘上他就是犯了罪公子也要把他交我查办呀!公子就这样动私刑?”海瑞问道。   胡公子闭嘴不答。海瑞上前:“胡公子,大人大量哟,卑人公务在身,有失远迎,望你谅解!谅解!”   胡公子歪歪头,一副傲慢的样子,冷笑几声后仍不言语。   “公子大人,不言驿丞何罪,请请你立即放人松绑,无罪被受刑,胡公子你构成犯罪。”海瑞说道。   胡公子大声说:“不但捆这个小小驿丞,本公子今天连你也如此捆绑,你这个井底之蛙,小看本人。你七品官儿做厌了吧,不想要你头上的官帽了,头上想缠那百姓头巾了。”   海瑞说道:“你是哪一级官员呢?敢在此胡说八道?看样子你是山上的一个山大王,来冒充总督大人之子。”   “小县官,你不要把眼生在两个大腿中间,你的末日快到了。”胡公子用手指着海瑞,怒目圆睁,大声吼道。   “你是胡公子吗?是胡总督的贵子吗?快给我驿丞放下来,他吊着分分秒秒都在痛苦中。”海瑞向衙卒头目说道。   驿丞被从梁上放下来,胡公子说:“不要小驿丞受罪了,现在换人了,把这个小县官乌纱帽摘掉,把他给我吊在梁上慢慢打。”   胡公子虽然带着几十个奴才,在这里面对海瑞身边几十个衙役,他的命令也不那么顺利了,衙役头目手执大刀大声说道:“在此胡作非为,谁敢动知县一根毫毛,就叫他人头落地!”   胡公子的奴才们吓哑了,他们本想捆绑海瑞,看着威风凛凛的衙役们,也只好站着了。   海瑞哈哈大笑后,收住笑脸:“衙役们,这不是胡公子呀!快快给我拿下!”   胡公子大声吼叫:“我是胡总督的儿子呀!一点不会假?瞎眼的小县官,你不要装模作样,你目中无人,横行不了几天了。”   海瑞见衙役近那胡公子身前未立即捆绑又大声令道:“把这个横行霸道的山大王快快捆绑起来!”   胡公子忙退几步,歪着头咬牙切齿指手画脚说:“你们不要蛮来!你们不要蛮来!”   知县说:“他不是公子,是假的,假的,他的言行和山里为匪的大王没有一点区别。胡总督养育的儿子会这样横蛮吗?胡公子会如此对待一个无罪之人?过去胡总督按察巡部,令路过州县一切从简,不得铺张浪费。他这个山大王今天冒充胡公子,行装丰盛,毁总督大人清白名声,光天化日之下,他敢这样胡作非为。”他说着手一挥大声说,“给我拿下这个冒充胡公子的骗子。”   胡公子大吼:“你们胆大包天,还想活命吗?”   县衙役们齐上,把这身子乱跳的胡公子擒住拘押,他那些奴才吓破了胆,毫无办法来护主子了,个个呆若木鸡。   众人都为海瑞捏了一把汗,县丞、主簿来对海瑞说:“大人,看在总督大人的面上,就不要拘押他了,放他而去,他已经丧失面子了。”   海瑞说:“你们怎么还没识破呢?这是一个害民的山大王呀!他冒充总督大人的公子,败坏总督大人的声誉,损坏总督大人的形象,到处招摇撞骗,收刮民财,强奸民女,我们惩治的是匪徒!是为总督大人清白而作呀!”   县丞、主簿又说:“大人,大人,饶了他吧!放他而去吧!”   海瑞说:“放了这个害民的匪徒,这样做就是得罪真实的胡公子,得罪胡总督大人。”   县丞、主簿又说:“那比巡抚权还大的总督一句话,谁不听他的?众人忧虑会有不堪设想的后果。”   海瑞对大家说:“就是天塌了下来,首先算在我头上。你们奉我命行事,一切后果由我来负责。”   海瑞回到县衙,立即写书信一封,派人骑马火速送信到胡总督衙门里。胡总督接到紧急信拆信一看:“报告总督大人,有人来我县衙内,冒充你家公子少爷,大耍淫威。他所到之处索刮了数千两白银。总督大人清正廉洁,天下人皆知。报告大人后派人来核实后,再严惩罪犯。”   胡总督读完信,知道自己儿子仗自己的势来刮民财,他为了树自己清高声名,命人将儿子接回府里“严办”,这次所到州县的所有银子都充公,胡总督他这样来表现出他清正廉洁,一身正气啊!这个总督大人如此情况下,并未责怪这个小县官海瑞,没有给这个小小知县“小鞋”穿,他还表扬了这个小小知县海瑞的所作所为。   海青天的故事呀几天几晚也讲不完的。海青天他做官就是这样:为政清廉,洁身自爱,为人正直刚毅,从不阿谀奉承,一生忠心耿耿,直言敢谏。他一生清贫,抑制豪强,视百姓为父母,狠狠打击贪官污吏。他的生平事迹数百年在民间广泛流传,经过戏剧家演义加工后,戏曲节目在舞台上占有他许多的重要内容。 河南治疗癫痫病到哪家医院比较好武汉治羊癫疯哪个医院专业湖北治疗癫痫病的好医院有哪些武汉哪家癫痫病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