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情随笔 > 文章内容页

【平凡】季候风

来源:兰州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心情随笔
风吹过,一阵凉意。已是秋了呵!   属于我的夏天,渐渐远离,栀子花的香气,隐隐散去。   我站在阳光里,树,花,映了满身,满地。回头瞧见,旖旎的长影被切得七零八落的碎,忽然,好想抓住点什么,抓住什么呢?那夏?那香气?亦或那影?   我总是会在此消彼长的交替中,顾此失彼,总是会在朝云暮雨中,渐渐迷失。前方的前方,或许也有彩虹和美丽花季,我却,迟疑了前行的脚力。   她们说,夏,属于爱情季。   我便期待了,一朵花开的美丽。在蝉绝望的嘶吼声中,我读懂了,所谓的爱情,只不过是给夏镶了一道金边而已。   窗外,那枝头仍浓,仍绿。我怀疑是不是被夏晒化了,那样子仿佛要滴出些水。   季节破了个洞,漏着几声蝉鸣,我端坐于浓绿里,捻,紫薇的花香,染,藕荷的花色,穿,光阴的针孔,将夏与秋绣补。   母亲说:“看你笨手笨脚的,针缝大过了窟窿”。   蝉,仍旧嘶吼……人渐渐有了懒意。   找来陈力的“葬花吟”,听到泪滴。“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葬花的女子,早已是一抔黄土埋香魂,却留下凄凄惨惨戚戚的哀婉,飘在风里,千年、万年,永不散去。   歌声氤氲着,人忽然有些潮气,遂换了巫娜的禅音,淙淙的流水声伴鸟的清鸣,人一下子空灵,空灵得忘了时空,忘了红尘。   我决定,这个秋天,不再沾染薄凉的东西,免得眼泪打湿了心。   冲凉,换了宽大的袍,喝杯干净的白开水,素着麦芽色的脸庞,开窗,让房间晒满阳光....   找来闲置的空瓶空罐,洗干净,趁着夏天还未走远,折几枝绿回。   初秋的阳,有些暧昧,砸下来,没有了生生的疼,只是温,不灼不凉,有些扯不清道不明的温,心也跟着生了莫名的粘腻,拿出手机,给他打了个电话,“什么时候回来呢?”那边一阵轻笑“想我了?明天就回”。   急驰而过的车,有风,滑过皮肤,如同指甲划过脊背般让人着迷。我摘了片薄荷的叶子含在嘴里,像含着块冰。   花木荫荫下穿行,我摊开手掌,任由一片片凉浸浸的绿漫过手心,漫过手臂,直到将我淹没,将我浸染成一团浓绿。如雪小禅所说,我安静地活着,像一株就要面临秋天的植物,倦怠,懒散。   时间仿佛阳光下的冰,融化,融化……化成一滩水,被风一吹,没了踪迹。   宅了一个夏季,我以为不再会说话,原来只是不喜,那些斟酌再斟酌的客套,拿捏再拿捏的虚言,实在疲于应对,不如缄默了,于花木相对。敷敷的茵草间,突然拱出了一株蘑菇,遗世独立的,打着伞,仿佛江南雨巷的丁香姑娘,含着羞意的惆怅,不知道是要送别夏?还是迎了秋呢!草坪旁的桥廊上,有年轻的女子,着了薄荷色的长裙,手把栏杆,迎风而立,脖上的白纱巾,像一对蝉翅在身后飞起。惊醒了池塘里的莲,睡眼惺忪地打量着秋水样的女子。   我蹲在卖秋桃的摊前,桃子个个饱满硕大,比夏桃丰实,比夏桃妖媚,着了浓浓的胭脂,散发着迷人的甜香,盛在竹篾的筐里,那篾筐编的细致紧实,篾皮泛着黄褐色的光,润润的黄,定是浸了好光阴,满满的古朴气。女主人帮我挑好个大色艳的,高高的称来,又忙着用一柄毛刷一个个掸刷干净桃毛,才肯让我离去。   蔷薇花、紫藤花零落成泥,合欢已被秋风秋雨摇打了葳蕤季,疏疏落落藏在叶间,着实让人添了疼惜。独留紫薇靡靡。或低眉,或婷立,总归是素雅的模样,像极了中年的女子,一切尘埃落定,退袪了春的繁华,夏的热情,独享秋的静美。   夏热己去,秋凉逼近,我如一片叶子,在天空中盘旋着,不肯退去。   秋凉,添情绪,半分惆怅,半分欣喜。 银川专业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处处小心癫痫的危害武汉小孩癫痫是怎么引起的武汉癫痫十大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