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文章内容页

如云贪念外八首

来源:兰州文学网 日期:2019-9-17 分类:武侠仙侠

   世界如此而坚硬。皴裂。流血。结痂
   河面渗出脓状的液体
   寒冷已经来临
   心要洗干净了放在安静的地方
   且听风行
  
   窗外看不清行人匆匆的脚步
   寒气直逼虎刺梅上的每一根荆刺
   花开半夏也只能听天由命
   一个被爱折磨的人
   人到中年
   私自改变了性别称谓
  
   ★杂草集
  
   继续往前走。风推着风
   踉踉跄跄的是草木
   它们如同行尸走肉
   作妖人间
  
   而我披着人间华丽的外衣
   赶着瘦弱的牛羊
   骗取羊身上的毛皮取暖
   用它们的肉身
   果腹我的肉身
  
   ★人间白话
  
   手脚留下无数疤痕
   远方的路途却始终没有到达
   苍茫大地,我虚度春华
   种瓜得豆
   发小取名悠悠,不见
   南山。
  
   人到中年再不能闪烁其词
   讥讽我的人手握利刃
   我伸出头颅,而他
   选择放下屠刀
  
   终究被西风撕碎外衣
   枯草佝偻着身子
   大雁向南折回
   村庄断断续续吐出人群
   农具和牛羊
  
   ★悔过书
  
   杀人者偿命。屠刀有罪
   废旧收购站遇到一把
   带有血渍的尖刀
   屠夫蔡光棍用它剔过牛骨
   剐过羊肉
  
   神灵向着秋风的方向而去
   有人原谅了元凶
   一念之差里挖出自责和跪求
   上苍需要一份安静的心
   打发人间的善良者
  
   世间万物喜欢抱团取暖
   一根刺扎进果实的内部
   艳丽褪去。果实
   露出素颜的面目
   溃疡从内心慢慢衍伸
  
   向大地忏悔
   遍地都是带有疱疹的果实
  
   ★太阳偏西
  
   粉色的窗帘逐渐失色
   睁一眼闭一眼,一朵花在枝头
   屋内不想醒来
  
   午后的流水不断地加速
   因为海誓山盟而沉寂的石头
   心跳杂乱无章,早搏
   或是间歇性休克
  
   我无法靠近那个握着镰刀的人
   稻草人越来褴褛不堪
   玉米秸秆向村庄的方向退去
   几只羔羊撕扯一条小路,路上的脚印
   覆盖着脚印
   喝醉的人不知道走向何处
   夕阳咳出几滴肺血
  
   灵隐寺的小和尚被诵经卷进去
   寺院的大门吸纳着秋后的寒冷
  
   ★出卖
  
   一杯开水清澈,能看见五脏六腑
   我捏一小撮分心木
   它很快就把这些杂物举起来
   试图赶出杯具外
  
   生活不停演变着角色
   曾经的干净、快乐、天真
   轻易放弃了
   我被生活打败,灵魂
   出卖了我
   叛徒在阴暗处嘲笑:看
   一条路出卖了他的脚步
  
   ★清理内心的哭泣
  
   寒食节梦见已故的父母
   离这个冬天的距离越来越近
   他们相继在我不同的本命年走失
   尽管我不断加衣,我身体积蓄的热量
   远远不够温暖我的骨骼
  
   母亲三十五岁,父亲四十岁
   那年春天他们抱着啼哭的我
   大姐说,我爱哭,天生命
汉中哪里有治疗癫痫效果好的医院  
   十多岁了还哭
   二婶说,母亲下葬的那天
   只知道我哭得好可怜
  
   父亲走的那天寒食节刚刚过去
   我没有一滴泪
   我舍不得为父亲再流泪
   我怕地下的父亲
   也忍不住哭泣起来
   我知道,父亲原本也是一个
   爱哭泣的人
  
   ★预制死亡
  
   想象一次襄樊治儿童癫痫医院生死之后
   赶上群鬼聚集,迈过奈何桥
   出去吓吓人
  
   那些爱哭的孩子不敢再嫌弃
   母亲乳汁的寡味
   仇视我的人,千万别碰见我
   给你一个眼色
   白天睡觉都得蒙住头
   更不要说我伸手去掐他的脖子
  
   我也有不敢做的事
   比如,在白天的河流上
   我被自己的长相吓破胆
   我指的晚上出来
   窗根下听人间最好的话
   即便是哄我的
  
   ★被秋天侵袭
  
   核桃纷纷脱下外衣跳下树来
   一个人的秋天总是被流水打败
   它们从大地上流过
   试图抓住每一棵青草
   寒冷是什么,它们
   就扮演什么
   在人间它们选择袭击行人的眼睛
   偶尔后天出现的癫痫会不会遗传折射出已故的双亲
  
   我到达不了流水的漩涡中心
   我只会用秋天的露珠,遮掩稀疏的眉毛
   寒霜此时已经落满我的双鬓
   我被秋天侵袭,我举起身子里的白旗
   向时光缴械,我承认
   我是一个生活的失败者
上一篇:问鼎人兰州
下一篇:月光老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