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诗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春】紫花地丁

来源:兰州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散文诗
摘要:妈妈就像大地上的紫花地丁一样,用她孱弱的身躯,担负着养家爱家的责任;用她纤细的双臂,托举着我们童年难忘的美好春天。    一   春天的脚步来得轻盈,仿佛刚一眨眼,它就逃离了冷漠的冬天,匆匆地跨进人间三月。   北方的三月,和煦的春风像暖意融融的情话,在你耳畔轻轻萦绕,直到一股暖流悄然抵达你的心扉。我漫步在乡间的田埂上,让心情随着飘远的思绪自由飞翔。但我无心去凝望远处层层叠叠的黛山,也不想走近河边那些柔韧的翠柳。此刻,我只想在田野明媚的春光里,去回味童年时光的美好记忆,寻觅儿时那些难以忘怀的紫花地丁。   紫花地丁,别名又叫野堇菜、光瓣堇菜、铧头草、犁头草等。紫花地丁,在北方盛放于每年的三四月间,它那纤细的花茎,羞涩地托举着脉脉含情的五枚花瓣儿。它的花瓣儿呈淡紫色或紫色。春暖花开的季节,也是小小紫花地丁飘洒温馨的时节。   我喜欢紫花地丁,不仅偏爱它低调绽开,默默地为大地增添一缕春的气息,更欣赏它不炫耀,不招摇,而又令人蕴藉的微笑。不知为什么,这种极不显眼的小花儿,在我心中总能和迎春花相媲美。虽然它没有迎春花那么名气,也没有迎春花那样光鲜亮丽,但它从不自卑,从不气馁,更不会向风霜雪夜低头。它有极强的忍耐力,把根深情地扎进滋养它的土地,将希望埋藏在隆冬的梦里。当它顽强地熬过冬天,在春风里绽开蓓蕾时,那一朵朵紫色的小花,不正像是一句句温暖的话语,在不经意间给人们带来温馨愉悦的享受吗?同时,它也让自己孤寂芬芳的心灵世界,得到了最倾心安慰。   紫花地丁分布很广,它生于路边、林缘、灌木丛、荒地、田埂阴湿处或水沟旁,就像生活在苍茫大地上的百姓人家,遍布大江南北。它默默地爱着深情的土地,不管是肥沃还是贫瘠,甚至还会坚强地生长在被人遗忘的角落里。它尽管渺小,生命力却极强,它在哪里生根,春天的微笑就在哪里绽放,醉人的芬芳就在哪里吐露。      二   童年的时候,我就特别喜欢紫花地丁。那是缘于母亲常常带我去田间挖野菜。在挖野菜时,只因蜜蜂围着紫花地丁嗡嗡鸣叫,蝴蝶绕着紫花地丁翩跹起舞,我便对那些娇小的紫花产生了奇妙的兴趣。当母亲摇着单薄的身体,抖动着乌黑的发梢,挖满一篮碧绿的野菜时,我用稚嫩的小手,也欢快地采集了许多紫精灵般的小花。我把香气四溢的花朵放在妈妈手上,俨然一副在春风里给妈妈献花的模样。妈妈接过我刚刚采撷的紫花地丁,轻轻地放在鼻翼下嗅了嗅,欣慰的笑脸上,仿佛也绽开了幸福的花朵。   妈妈的一生不知吃过多少苦,但又有谁会诚心敬意地为她献过一次鲜花呢?也许,那些紫花地丁,是她一生唯一能够得到过的花朵。我想,那些紫色的小花,或许曾经让她得到过一丝心灵上的安慰吧。   回到家中,妈妈把刚刚采集来的新鲜野菜一根根摘好洗净,然后烧沸一锅热水,将野菜慢慢煮透,再经过冷水浸泡几个小时。当我再一次看到野菜时,它已经被妈妈灵巧的双手做成了美味佳肴。   说是美味佳肴,其实,不过就是把野菜用刀剁碎之后,添加一些葱花、大酱、花椒水、食盐等农家最简单的佐料,再和少量的玉米面混合起来。但经过妈妈的粗粮细做,那些让人难以下咽的野菜,吃在嘴里却另有一番滋味儿,我们咀嚼着妈妈做的美食,不禁喜上眉梢。在那个物质极度匮乏的年代,能吃上妈妈亲手做好的有滋有味儿的野菜饭食,那真是一种幸运,也是着实让人惬意的事了。   记得那年姑姑送来两斤白面,妈妈一直收藏在板柜里,尽管日子过得清苦,她却怎么也舍不得吃一顿。有一天,妈妈发现爸爸因为总食野菜,脸上变得有些浮肿。为了给劳顿的爸爸增加一点营养,妈妈这才把白面取出了一小碗儿,然后做成一锅薄片儿面汤,里面又放了两枚仅有的柴鸡蛋。   妈妈小心翼翼地拿起一只蓝边儿白瓷碗,给爸爸盛上热气腾腾的面汤,再放入一个白嫩诱人的柴鸡蛋,然后将面汤碗轻轻放在爸爸手上。我和姐姐看着爸爸碗里的鸡蛋和面片儿,简直不能控制口水了。   爸爸捧着手里的面汤,浮肿的脸上露出些许微笑,“先给孩子们吃吧,他们正长个子呢,我多吃点儿野菜不要紧啊。”他一边轻声地咳嗽着,一边有点无奈地对妈妈说。   “不!你必须吃!你是家里的顶梁柱,你垮了,我们怎么办?”妈妈坚决地对爸爸说。   “孩子们,不急,锅里还给你们留着呢。”她抬起手,拾起一只碗,先给我盛上半碗热面汤,然后又给姐姐盛了半碗。我和姐姐的眼睛,都在盯着锅里唯一的那枚土鸡蛋。妈妈用温和的目光看看我,又瞧瞧期待中的姐姐,然后转过她那显得十分憔悴的脸,笑眯眯地将那枚鸡蛋一分为二,我们姐弟俩也笑了。后来,我听姐姐说,妈妈把鸡蛋热面汤都让给我们吃了,她竟然一口也没舍得尝。我可以想像得出,妈妈又在屋子的角落里,独自悄悄地去吃野菜窝窝头的样子。当年的那个场景,一直深深地埋藏在我幼小的心灵里,它常常让我因此而感到自责、内疚与不安。   那时候,妈妈对我们没有说过一个爱字,但我从妈妈平凡的话语中,听到的都是春风般暖暖的爱;从妈妈深情关注的眼神里,得到的都是亲亲的母爱的情。在童年的时光里,母爱,让我懂得了世界上最真实最入心的温暖。在妈妈的耳濡目染下,我又懂得了什么是感恩。感恩的情怀,让我把心地变得更加善良,胸怀更加宽广。   后来的日子,总在慢慢地发生改变,眼看着野菜的数量在饭桌上逐渐减少,粮食却在悄悄地增加。虽然我们还不能达到温饱状态,但温饱的曙光正在悄悄来临。那年,自留地的庄稼长得格外喜人,一棵红薯秧能结两三斤红薯,一个玉米棒会有半斤多重。爸爸举起金灿灿的玉米棒高兴地说,“农作物的品种改良,让我们看到了丰收的希望,以后,我们不会挨饿了。”妈妈兴奋地捧着一块足有三斤重的大红薯说,“我们的日子真是越来越好,再也不用吃很多野菜了。”此刻,我感觉到她脸上的笑意,比那年丰收的红薯更甜。      三   日月如梭,时光荏苒,眨眼之间几十年过去了。时代在悄悄变迁,观念也在渐渐改变。现在,我们食野菜不再是一种痛苦的折磨,它却被历史慢慢地演变成了一种新的生活时尚。   春暖花开的时节,城里人在享受生活乐趣的同时,周末常常还会远离喧嚣的都市,不惜驱车几十里甚至上百里,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结伴而行,到郊外去踏青,去挖野菜,到农家院去品尝农家新鲜的饭菜,领略山乡人纯朴的风土人情。   岁月在改变着人,时代也在改变着人们对野菜的解读。也许,人们早已忘记了当年吃野菜的那些心情和味道。今天,当我们走进田野,兴冲冲地挖野菜时,挖出来的不光是野菜,而是一种热爱生活的情趣;当我们走进农家院再次品尝野菜时,品出的滋味儿并不是有多苦涩,感觉更多的是对野味的偏爱和享受,是对幸福生活的感恩与憧憬。   如今,妈妈已经驾鹤西行,永远地离开我们,但我永远不会忘记妈妈带我去田间挖野菜,采撷紫花地丁的那些难忘的生活片断。在那段饥饿难熬,生活窘迫的日子里,妈妈就像大地上的紫花地丁一样,用她孱弱的身躯,担负着爱家养家的责任;用她纤细的双臂,托举着我童年难忘的美好春天。   每逢春天来临,当我自由快乐地走进田野踏青时,总会留意路边、河畔、树林下、荒地中的紫花地丁。望着紫花地丁绽开娇小而又温馨的花朵时,感觉就像妈妈在温暖的春风里,正轻轻地呼唤着我的乳名,带我回到童年美好的春天里,回到为妈妈采撷紫花地丁的美好岁月……      2019.03.30(原创)北京 得了突发癫痫怎么治哈尔滨看癫痫病专业的医院哪家好湖南看癫痫病靠谱的医院武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