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歌赋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根】老妈病了

来源:兰州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诗词歌赋
林至孝正捧着电话,向远在外地的大姐通报着这个不好的消息。   林至孝的老妈已经八十六七岁了,虽然有着二十多年的高血压,心脏病,糖尿病等多种病史,但老人家平日里还算康健,并不需要人怎么专门照顾。   自从大姐一家迁居外地后,林至孝的老妈就跟着早已离异单身的二哥林至安一起住进了大姐的家里。母子两个彼此照应,共同生活。   林至孝是兄妹四个中最小的,过去也基本都是为着自己的小家奔忙着,并没有怎么真正陪伴照顾过老妈,反正凡事都是哥哥姐姐们费心担待。林至孝也只在逢年过节时,带着妻儿去老妈那里蹭饭罢了。   最近,林至孝退休了。陡然赋闲的他,不免心里空落落的,便常常赖在老妈那里,反正有吃有喝,房间又大,林至孝自在得不得了。“世上只有妈妈好”,林至孝哼唱着平时给孙子唱过的歌谣,便觉得有老妈的日子还是幸福的。   前阵子,老妈被大哥林至康接去另一个城市住了两个月,林至孝还真像个委屈的孩子一样,想念起老妈呢。   好在,国庆刚过,老妈就回来了!林至孝又屁颠屁颠地去蹭饭了!   寒流突袭,没有暖气的北方的屋子里,林至孝抱着被子,团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眼睛瞟向厨房里那个忙碌的身影,鼻子不断努力地嗅着,嗅着厨房里飘来的羊肉汤的香味。那是老妈亲自烹煮的,是有祖传秘方的。林至孝嗅着嗅着,就满足地长舒了一口气。   林至孝觉得很冷,老妈也觉得很冷,冷得感冒了,很严重,严重的血压都快爆表了。   林至孝的小心脏瞬间紧了起来,他安顿老妈先吃了降压药,躺下休息后,便开始思忖:“这不行,老妈病了,我一个人怎么照顾得过来啊?万一有个啥意外,大家还不得找我的麻烦。不行不行,我得赶紧告诉大家。这可不是我一个人的老妈”。   于是,林至孝就开始打电话。当然,是用老妈的电话。老妈的事情,何必浪费自己的电话费呢。      二   “姐,老妈病了!血压很高,腿还发麻,路都走不了,吓死我了!”林至孝语气里充满了紧张。   “啊?那咋办?你给吃药了没?要不要去医院看看啊?”听得出电话那端的大姐也紧张了起来。   “我先给吃了降压药,先降血压要紧。我给你说,我老丈人和丈母娘都是因为高血压引发的重病,这个我最有经验。”林至孝的声音提高了许多。   “哦,幸亏你在啊。你先观察着,要是老妈血压降不下来,就带她去医院看看吧,和老二一起去。”大姐安顿着。   林至孝便突然来了脾气:“老二?你靠他呢?靠他,老妈的病都靠拖延了。我给你说,前天老妈就说腿麻,老二说是冻得,搓搓就行了。今天老妈这么严重,老二还跑去工地上那个班,他心里只有自己,哪有老妈?”愤愤然地林至孝撇了撇嘴。   “老二下岗早,退休了也没几个养老金,比不得你待遇那么好,六十多岁的人了还在工地值班,也不容易。别怪他了。”大姐在电话宽慰着林至孝“辛苦你先照顾照顾妈,有事儿让你儿子先过来帮一下吧。”   “我儿子?我儿子不用上班吗?”林至孝越发激动起来“哦,别人的工作都是工作,我儿子是瞎混的吗?”   “那咋办?我离得那么远,就是飞,一时半会儿也飞不回来啊。”大姐几乎拖着哭腔。   “行了,行了,你别急,有我呢。幸亏我经历过,多少能应对下。有啥情况我再告诉你。”林至孝摸着脑袋,宽慰着大姐。      三   林至孝正跟大哥通电话时,门开了。二哥林至安的女儿小倩匆匆进来了。小倩是奶奶一手照顾长大的,对奶奶的感情非常深厚。刚才一接到小叔的电话,就着急地跟老板请了假,赶回家来。   小倩先去卧室看了看熟睡的奶奶,又匆匆走回了客厅,盯着还在大声通电话的林至孝,问:“小叔,奶奶血压降了没?要不要去医院?就这么睡着行吗”?   林至孝听着侄女爆豆子一样的质问,挑着眉头回答:“我咋知道咋办呢?我得先让大家都知道啊。又不是我一个人的老妈。大家总得一起商量着,看要不要去医院吧”。   小倩的眉头紧了起来,脸上挂起了怒气,恶狠狠地转身去了奶奶的卧室。林至孝听到她打电话的声音,好像在叫救护车。林至孝暗自想:“对嘛,我就不信还没人管了。送医院,救护车是要掏钱的。都等着我掏吗?”   医院就在小区对面,救护车来得也很快。小倩没有搭理在客厅继续四处打电话通报的林至孝,而是利落地给奶奶穿好了外套,又陪着急救人员一起护送奶奶上救护车。林至孝这才匆匆锁了门,追着下楼去,还不忘叮嘱着小倩:“哎,我没有带钱啊,待会儿检查的钱得你先掏一下了。”小倩只抬着头,眼皮都没有眨一下。      四   二哥林至安也请了假回来,在医院推着轮椅,陪老妈各处检查。小倩跟前跑后,忙得满头是汗。林至孝则坐在医院大厅的长椅上,给媳妇打电话:“你先别来,我就给他们说你看孙子呢,没办法来。就让老二他们家先忙着。不然咱们还得出钱,太便宜他们了”。   小倩路过林至孝身边,着急地说:“小叔,医生说奶奶要住院的,现在可能没有病床,你能不能去住院部看一下,问一下医生啊?还有,你让你家乐乐过来吧,他好歹是个壮男子,能背动抱动奶奶啊。”林至孝忙接茬说:“哦,乐乐啊,我刚才叫了,他现在忙得很呢,说忙完就来,忙完就来。”   见着小倩的背影跑远了,林至孝赶紧给儿子打电话:“喂,乐乐啊,我给你说,你奶奶要住院,这会儿正检查呢。待会儿如果小倩给你打电话让你来医院,你就说你忙得顾不上来。记得,千万不要现在来。”“啥?为啥不来?哎呀,你傻啊。这会儿各种花钱,你来还不得掏钱?让小倩和她爸先掏上。又不是我一个人的老妈。记得,千万别来,别说漏嘴了。”   林至孝安顿好了妻儿,又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裤子口袋,这才不急不慢地向住院部走去。      五   老妈终于顺利住进医院了。是小倩的老公辗转着找了好几个朋友,才优先挤到了床位。   林至孝站在病床前,弯着腰说:“哎呀,今天可累死我了。也紧张死我了。我这会儿都不舒服了。那个,今晚医院谁陪床啊?”   小倩刚给奶奶喂完最后一口馄饨,回头看了林至孝一眼,眼神里写着“厌恶。”   林至安站起来说:“今晚我陪吧,你们都回去吧。”   林至孝如释重负地直起腰,快速地把外套拉链拉起来,一条腿已经迈向门口,脑袋又扭回来说:“那啥,妈,你好好休息,我明天一早就来看你。”病床上的老妈,两眼盯着吊挂着的液体瓶,昏昏欲睡。林至孝只能尴尬地向二哥林至安点了下头,就匆匆走出了病房。      六   第二天早晨,又是忙忙碌碌的各种检查。又是林至安和女儿小倩推着轮椅,奔波穿行在医院的楼层之间。   林至孝也已经来了医院,正坐在陪护的椅子上,打着电话:   “喂,大姐啊,别担心,老妈好多了,情况稳定,现在又去做检查了。哎呀,我担心得昨晚一夜都没睡好。啥?你也没睡好?是啊,是啊,咱们大家的老妈,大家都担心,都担心。”   “哎,大姐,你知道吗?现在医院可真黑,这还没查出个子丑寅卯来,已经花进去四千多了。”   “啥?缺钱不?不缺,不缺,自己的老妈,花钱是应该的。就是感觉花的速度比水龙头上流的还快。”   “啥?你要打钱过来?哎呀,先等等吧。要是需要,我就给你打电话,好吧?”   “哎,大姐,你放心,我在呢,全力照顾老妈,别担心。”   “喂,大哥,我给你说一声,老妈情况稳定多了,现在还在继续做检查。”   “啥?谁在身边操心?唉,还能有谁?老二眼里只有挣钱,还不得我这个退休的闲人陪着老妈呗。再说不成啊。”   “没事儿,咱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苦惯了,撑得住。就是这个医院,看病像抢钱一样,随便进个门,就要掏钱。太可怕了。”   “啥?你要打钱?哎呀,这个缺多少,我也不知道呢。先等等吧,回头需要补钱,我就告诉你。”   “行,大哥,你放心,我在呢,老妈不会有事的。钱的事情好说,都是自家兄弟,给老妈看病要紧。”   放下电话,林至孝长长松了一口气。心想着:“总算把医药费安顿好了。怎么着,也得哥哥姐姐们先出钱吧,实在催得急了,自己这个小儿子再掏点。对,这就对了!谁让他们都比我年纪大,比我享福早呢?”想着,林至孝看了看桌上的住院通知书和押金签付条,以及各种收费凭据,他知道那都是二哥和小倩付的钱;想着,他便拿出手机,玩起“斗地主”来。      七   下午,老妈继续输液,二哥林至安因为陪夜,这会儿已经困得不行,靠在椅子上睡着了,小倩也因为单位有事,回了单位。   林至孝轻轻从老妈枕头边,拿了手机,又蹑手蹑脚地走出病房,站在走廊里打电话。   “喂,乐乐妈啊,是我。我还在医院呢,待会儿就想办法回家。你给乐乐说一声,如果小倩问他咋不来医院,就说他在外地出差,千万别来,听到没?”   “为啥不让来?哎呀,你以为来趟医院那么轻松?来了,就要给老太太陪夜呢。我们才不出那个力气呢。让老二继续陪着。咱们能躲就躲。”   交代完了,林至孝背着双手,在走廊里溜达起来。   林至孝焦灼地等着老妈输完液体,便说自己的腰疼得紧,怕是累着了。二哥挥挥手,让他回家去。林至孝简直有种顺坡下驴的幸福,随便跟老妈说了几句,就赶紧离开了医院。      八   林至孝把双腿搭在茶几上,靠在沙发里,惬意地看着电视,还忍不住抱怨医院那个陪护椅简直太硬了,硬地硌痛了自己的屁股。   他突然想起了小倩,想起了一下午都没见到这个丫头。“不行,得问问这个丫头去医院了没?可不能让她偷懒。不然老妈平时都白疼了这个孙女。”   于是,林至孝拨通了小倩的电话:“喂,小倩,你去医院了没?啊?还没有,还在路上?哦,没啥事儿,就是提醒你下,买两包卫生纸,给你奶奶带去。她没有卫生纸用了。哦,行,你别忘了。”   林至孝看电视看得困了,起身准备去卧室,便又想着医院那边还有啥要安顿的,总得做给家人们看看,自己还是很操心的嘛。于是,又给小倩打了一通电话,再次提醒她,千万别忘记给奶奶买卫生纸。这才踏实地睡觉去了。      九   又是新的一天。   二哥林至安去上班了。林至孝坐在一旁,陪老妈输液。百无聊赖,便又拿着老妈的手机打起电话。   “喂,大哥啊,我给你说,老妈检查结果出来了,基本正常。对,对,医生都说老太太命大,不然咱们这些儿女们不知道得花多少钱呢”。   “喂,大姐啊,我给你说,医生说老妈没啥大毛病,就是感冒引起的,治疗几天就好了。你别担心。嗯,就是医生说老妈出院后,可能家里要常备着吸氧机了,听说那机器很贵的。”   “啥?大姐,你说吸氧机你给买?哎,不用急,咱们大家的老妈,谁买都一样,对吧?”   “喂,大琴子,你好啊,我是你小舅。”林至孝这次拨通的是大姐女儿的电话。他总觉得孙子辈们也得为老妈的住院费分担一些。   “喂,欢欢啊,你好,我是你小叔。”这次呢,是拨给了大哥的儿子。   林至孝的原则是:一个都不放过!   对于“钱”,林至孝是认真的!      十   小倩和老公双双请了假,来医院接奶奶出院。   大姐的女儿大琴子不放心姥姥,也特意从外地赶来探视。   回到家里,全家忙忙碌碌,给老太太洗洗弄弄,把久病初愈的老太太安顿地妥妥帖帖。   午饭后,林至孝看着大家都在,就走了过来,掏出一大叠住院凭据,说:“来,大家看一下这次的住院费,都知道一下。”   小倩又厌恶地瞥了一眼,不耐烦地说:“急啥啊?我们又跑不了。而且,这些钱基本都是我和我爸出的,我们都没急,你急啥啊?”   林至孝脸微红了,说:“嗯,我不急啊,那不是说亲兄弟,明算账嘛,不能让你和你爸吃亏对吧。再说,住院前的降压药还是我买的,也好几百呢。”   大琴见了,走过来,翻了翻那些住院的单子,看了看总金额,转身从包里拿出一个信封,交给老太太,说这是她们母女的钱,又拿出几张百元钞,递给林至孝,那表情,不冷不热。林至孝收了钱,又特意仔细瞄了一眼那个信封,在心里盘算着里边的数目。   小倩也拿来手机,说大伯家的欢欢哥哥也通过支付宝转来了钱,是他们父子的。回头就取了现金,拿来给老太太。   老太太慈爱地看了看两个孙女,便发话说,老规矩,四个儿女每家平摊费用,公平合理。   林至孝欣慰地点着头,表示赞同!   大琴子走到林至孝身边,手搭在他肩头,笑笑地说:“小舅,大家都掏钱了,你的那份呢?不是说要明算账嘛,你也得掏钱了吧?”   林至孝开始痛恨自己,简直自己挖了个坑,还得自己跳。便敷衍着说,他今天没带钱,回头补给老妈,不会欠的。却又一拍大腿,好像想起了什么似得,接着又大声说:“对了,大琴子,让你妈别忘记了买吸氧机,你姥姥现在就需要那东西。”      十一   林至孝瞧着一屋子的人,估摸着烧晚饭应该是个费工夫的事情,不如回家过自己的消闲日子去。便假托自己腰痛,准备回家休息。大家正热闹着,倒也没谁强留他。   林至孝窃喜着又可以装懒了,心里正美着呢。就听有人敲门。开门一看,是送外卖的小哥,进来就在餐桌边,掏出许多餐盒,挨个摆在桌上。林至孝正莫名着,小倩满脸笑意地迎了出来,说着:“哎呀,外卖哥速度真快,刚点好菜一会儿,就给送来了”。   林至孝看着那些餐盒上的标记,是附近一家知名大酒店。林至孝本来要回家吃面条的,这会儿两条腿沉重地怎么也拔不动,心里也不舒服起来:“明明有大餐,为啥不留我吃?我那么辛苦,是白辛苦的吗?不行,我不能走,我得吃了再走。”又想了想,索性一个电话,把媳妇,儿子,儿媳妇都叫来了。说是来一起庆贺奶奶病体康愈。   昆明好的癫痫病医院有哪些优势武汉专业的癫痫病医院是哪家呢如何治辽癫痫病有效果枕叶癫痫病怎么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