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QQ签名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心在旅途中漫步_1

来源:兰州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QQ签名
摘要:生活中突如其来的变故,往往让人骤不及防,除了乐观接受,咒骂、抱怨并不能改变什么,又何苦做这些无谓的“挣扎”。静候事物的演变,没有更坏的,坏到最后那部分是果,无论是痛苦、悲伤,待到沉静下来,这些会成为过去,成为内心一面坚实的墙,用以抵抗更顽劣的风沙。 一   火车带我离开这座城市,陌生感由此而逝。黑隆的夜,只听见车轮与轨道重复的摩擦声“吭哧--吭哧——”整夜纠缠。偶于在某一站点停留几分钟,又启动行程。如此反复,逐向终点路线驶进。   坐车时分,是中午十二时,窗外有耸立的高楼大厦,幻影般划过眼前,被动行的列车抛在后面,与我渐行渐远。这些冷若冰霜的石头建筑,无声而寂寞,美好而寂静。并非对物象的抒写,应是对自身当下心境的映照,莫名地,留下感伤,在这个告别的过程中。   原想旅途会增进心的成熟,会透过生活中的一些欲望,来看清灵魂的所需,坚定一些实质的向往……然,非我所想。仍有失望,撩拨于心。当满腔热情在盛大的期许下,得不到臆想中完美的感触,泪,还是三番四次不争气地落下。      二   曾告诉网友自己想独自远行一趟,领略异乡的风情,改变感伤的心境。友说,自心本身带着郁结,不管行途再远,它的性质不会得到任何改变。   不信,执意坚持。   看了一个又一个城市,与自己的故乡并无迥异。一样有繁华,一样有寥落。所不同之处,它给心带来陌生,是没有半点归属感的陌生,自然便有了惧忧。   凭借少少的虚伪,学会强颜欢笑。在偏静一隅审视当下生活,始终战胜不过内心极疼的荒芜。笑的时候不会有快乐,哭的时候随时随地,没有征兆。努力用平静掩盖现实的欺骗,告诫自己接纳所有的变故,爱情或生活。不要盲目执著美好幻像,理智一些,平淡一些。不自欺以及欺人。      三   下午三时,上卧和邻卧传来旅客熟睡的鼾声,彼此起伏。   昨夜一宿无眠,早上六点半便起床,因要赶往九点开启的列车。默默地把行李收拾,仿佛装载的是石头般的沉重,而非轻简的衣物。早点仓促买两个热包子和一包豆浆,挤上公交车。赶到火车站时刚好八点四十分。是提前购买的车票,知道列车的班次。   偌大的火车站,抬目所见,均能看到各省各地列车班次的时刻表。此时,我环顾四周查看,并对照被我拿在手里的票核实,K511列车,出发时间,晚点。一个未定数,倒也不急。过一会,时刻表闪出我要到的地方晚点三小时。要是知道它晚点这么长时间,亦不用如此匆忙。毕竟自由行,不会耽误事情,所以心里很淡定。   只是想到生活中突如其来的变故,往往让人骤不及防,除了乐观接受,咒骂、抱怨并不能改变什么,又何苦做这些无谓的“挣扎”。静候事物的演变,没有更坏的,坏到最后那部分是果,无论是痛苦、悲伤,待到沉静下来,这些会成为过去,成为内心一面坚实的墙,用以抵抗更顽劣的风沙。      四   从某个城市辗转抵达到另一个城市,像鱼一样游梭其中,日复一日。初来的心境带有些许低落,总摆脱不了感伤的牵绊。如今,心里明白得很,谁活在这个世上不是如此,有悲有喜,都一样。   即便安于现状,生活没有颠沛流离,心,它似乎永远像在远途上颠簸,不得安生。除了无限荒凉感伴于左右,落寞在所难免。自知是对生活失望透顶,却也要坚持着。仿佛一场终极格斗,要是谁先向对方轻轻拍几下,即自甘服输。   累,身和心,由衷感到累,却无心熟睡。人总像一个矛盾体,有时连自己都弄不明白想要什么,却又为它伤筋劳骨,乐此不疲。总是这样不知为何,偏要把心折磨得痛都不知痛,方肯罢休。弄痛自己的心,连安慰都是多余,所以受罪的心一直成为可怜虫,不被人疼。   一颗心,就算行程万里路,它原质的本性是亘古不变的,它却会随着路途的长远而改造心境,这还需要对自己的乏缺有深刻的认识。我明白,有些事情,自己极尽所能努力了,到头来,不能改变什么,也无愧初心。   时间在摧毁与重建之间较量,人越是迫切想要获及,越显得面目可狰。表相看似风平浪静,内质其实汹涌澎湃。一切的幻像,肉眼很难看穿,更多时候,冷暖自知。      五   火车继续向终点方向行驶。   车上有广播,来自铁路之声,播着许美静《城里的月光》。很旧的一首歌曲,听时,仍被这淡淡伤怀的声线感动。如你是坐在咖啡厅里,啜着咖啡,听着她的歌,便会想起一段往事,想起一些淡淡的愁,无声无息,很轻易就把你的情绪波动。   许美静说,曾经的她把人生看得太轻易,以为人生被自己牢牢捉在手中。原来一切只是虚无,从未得到。故总是失望。   明星光鲜璀璨的背后,永远隐匿一种小心翼翼不被探测的无奈感。孤高也许是假象,是面具。每个人的苦楚惟有自知,如同脆弱的灵魂宁可四处飘荡,亦不愿降伏被囚禁一处。虚拟地安生,从不妥协,多么坚决的信仰。      六   窗外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天空乌云密布,没有一处是蓝空,阴沉得很。车程行驶二个多小时,仿佛接近傍晚。夏天的形象销声匿迹,这会倒像深秋来临。凉意阵阵,是来自车厢内的中央空调。   落在透明车窗外的雨滴,被动行的火车邀来风的撕扯,滑向窗缘边,留下一条条像蜗牛爬过的纹路,仿佛经过一场生死劫。故事的主人却不见踪迹。   夜,转眼之间,盛大来临。   望着窗外漆黑的郊野,我想起很多人,像偶尔偷袭而来的光影打照在窄小的卧铺床位上明灭起伏,不被捕捉,轮廓模糊不清。原来有那么多人,与我擦肩而过,到最后,忘得一干二净,竟不自知,却又无能为力。   又到一个站点,有乘客下车,一阵扰动,吵杂喧嚣。是小孩哭闹声,我分神听着。公众场合难免有诸如此类的打扰。习惯它,认可它,因它是生活的一部分,我们无以抵制。      七   行程中,我不停地写,断断续续,没有实际的叙述,而它的实质更接近本真。我认为本真的东西带来的质感,远远超越虚华浮夸的词藻堆砌的表达。这些真,是它的光,没有晦暗,一直明亮。亦是我认定的执着。      后记:   这些年,与所有历经的行程同属,通过他人、他物,渐渐认识到,自己内在的暗疾隐晦,是稚幼想法孕育它们,而自己,是一手喂养它们成长的人。该是狠心割舍的时候,虽然做不到通透去断绝自己情绪的根系,却会与它们和谐相处,不受其扰。想,这也是一种进步。      (注明:本文曾以午夜紫瑶笔名在其它网站发表,现在原文上略有修改。) 武汉哪里治疗癫痫最权威荆州哪能治疗羊角风武汉癫痫怎么彻底治疗甘肃羊羔疯在哪里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