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秦风秦韵 > 文章内容页

【轻舞】那山杜鹃

来源:兰州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秦风秦韵
摘要:我心中的那山杜鹃,何时能在你的怀抱徜徉? 三十岁那年,杜鹃鸟正欢叫着,有一安徽朋友告诉我,每当杜鹃鸟啼鸣时,他家屋后的山上会盛开满满的杜鹃花,煞是好看。我不禁踏上了梦的年轮旋转起来。   我于是想着带上蹒跚的儿子在开满杜鹃花的山坡搭一座小茅屋,屋顶最好有些许漏洞,能随时看到天空的一眼景象。   阳光明媚的时候,我穿上风情万种的旗袍,把长长的青丝盘成发髻,撑一把素雅的丝绸小伞,漫步在花丛中,不远处,幼子追逐着蜂蝶,时而合拢双手,时而挥舞双臂,趔趔趄趄与泥土接吻的时候,我会笑看,走到他的身旁,不住地咯吱他,然后让笑声惊飞孵小鸟的妈妈。我会让儿子把各色的花朵插满我的发,也会让儿子揉碎落英在我脸上涂鸦……   细雨蒙蒙的日子,我把娇小的身子藏在拖地的白裙里,或散开一头乌发,或辫起两根麻花辫。仰面任雾雨喷洒脸颊,等发丝布满细细的如针尖般大小的雨珠时,轻轻地采一朵杜鹃花,微闭着双眸,嗅着,吻着,再带着我的心思把花斜插在耳鬓青丝上,任花芳香我的心房。   起风落雨的时候,我会慵懒地套上睡衣在茅屋的吊椅上晃荡,听着风雨声用童谣来和唱。这时儿子会用碗、用盆来接天水,叮叮咚咚煞是悦耳、由雨珠儿欢唱。儿子不时地洗洗小手、抹抹小脸,我静静观看,随他是涂抹成小花猫,还是湿了衣衫像只落汤小绒鸡。雨过放晴便和儿子去玩泥巴,做泥娃娃还是搭造我们的花园,就看我俩的手艺有多像样。假如天边挂着一道彩虹,我俩一定先是跳跃,然后在坐在花间并排把彩虹看望。儿子的目光全是灿烂,我会心满意足合起手掌,向彩虹许愿,愿我们母子永远情长。   四十岁那年,历经十年的磨难,我成了满脸皱纹半头白发痴痴傻傻的模样。儿子十年植物人,填满我生活的是怎样把他的气息留住。偶尔想起心里的那山杜鹃,耳边却萦绕着杜鹃鸟的哀鸣。于是梦醒的深夜就想抱着植物人的儿子去避开人世,在山花烂漫的星空下陪着他走完最后的一步。在阴雨绵绵的黄昏独自把他安息在火焰般的杜鹃花下,让他的魂魄燃烧成大气与我息息相关。我也会借杜宇的身躯啼血而尽,更会把他的坟头染红。那魂牵梦萦的那山杜鹃成了我不惑之年深深地哀痛。   现如今我五十岁了,十年的风雨历练了我不屈的年华,可能是矮小重心低抗倒吧。今天的我又念想起心底的那山杜鹃,多想带着佛音、携着墨香、揣着诗词去度过余生。建一座稳固的石屋,四面开着大大的门窗,用轻纱做帘,随风任性地飘拂。天蒙蒙亮我会披上心爱的披肩在花径漫步,和小鸟对话,与星辰道别。一整天我会久久地坐在窗前,睁眼看花,闭目闻香。我会在小屋里焚一柱心香,由佛音伴着灵魂游荡。我会蘸着墨香书写美好时光,任笔画把心灵涤荡。我会吟唱唐诗宋词把脑袋摇晃,寄文字把心情舒畅。我会在星光下席地而坐,把呼吸放轻放慢,听徐徐吹面的风声,听悄悄绽放的花语,听绵绵爱恋的虫鸣……   我心中的那山杜鹃,何时能在你的怀抱徜徉?   我的那山杜鹃…… 武汉中际癫痫医院治疗癫痫都有哪些进口药荆门看羊羔疯哪家医院最好青海治疗癫痫的偏方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