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欣赏 > 文章内容页

【墨海】醒来的黄粱梦

来源:兰州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美文欣赏
然而,我总是“我行我素”,孜孜不倦。村东就是小学校,因为我嗜好读书,与老师们都成了好朋友,只要学校里有什么书报,我都借来阅读。时间长了,我比普通农民多了个“特长”,就是能够读书和写字。   那时候,开会、政治学习是经常的事。每当开会、学习,总要读文件、写记录。于是,我渐渐地被人们“认识”,常常被拉出来给大家读和写。慢慢的,每当开会,我就被列为“座上人”,不是读,就是写。   一九七五年,我们这里进行“社会主义教育运动”。这个运动,是以“实现大寨县”为宗旨,生产队里驻进了“县委工作队”。   在此之前,“农业学大寨”的运动已经“波浪壮阔”地在农村进行,大会小会几乎离不开学大寨的内容,社员们对学大寨已经个个耳熟能详。我因为总是读文件写记录,对文件理解得更加深透。知道学大寨的目的,就是要发展生产,增加产量。便与队里几个“诸葛亮式的人物”探讨出了具体方法,并且拟定出了具体办法,而且付诸实行。由于这些办法确实发展了生产,增加了产量,很得民心。在具体实行中,我总是执行制度的“中流砥柱”,使制定的办法执行得没有走样,队里的社员们年年选举我当队长;我也因为自己的利益,即只有把生产搞好,自己的生活才会好一点,也就把队长当得很起劲。   在那大集体的时代,生产队最大的问题,就是生产“大呼隆”。大呼隆是什么情况呢?就是大家劳动没有积极性,互相“打拼”,天天出勤,没有劳动效益;生产赶不上季节,生产产量只能维持“低水平”。许多生产队因为生产上不来,基本口粮很低,吃饭的问题无法解决。   我们的方法,就是学习大寨那“个别农活,小段包工”的方法。然而,我们却将所有的农活都事先规划好,制定出质量标准和报酬数量,注重坚持“奖勤罚懒”的原则,促进大家负责任的劳动积极性。这个办法,如果用“无限上纲”的观点看,其实也是“资本主义”的倾向,因为,我们是鼓励大家多挣工分,多有收入。不过,我给它披上了“学习大寨”的外衣,说这是“大寨的管理方法”。好在当时大家都有想搞好生产的愿望,只是缺乏具体的方法和肯认真执行的人。因此,我们的方法虽然也有人反对,却由于我坚决地执行,连续两年,生产几乎出现了“飞跃”,我们生产队社员从根本上解决了吃饭的问题,而且劳动时间大幅度减少,闲空时经常放假的现象,在我们生产队里奇迹般地出现了。   这样的生产方法,在“社教”运动中,被工作组当成了“学大寨”的典型,我被有幸发展为先进分子,那社教工作组也因为我们的原因,被评为先进模范工作组。此后,那工作组组长顾谊群与我保存着很好的关系。他是县银行的干部,回银行后,还常常到我这里来看看,这样,我们形成了朋友关系。   改革开放后,生产队解体,田分给了农民私人。我做着自己的几亩田,生产的时间没有农闲的时间多。因此也做些农业以外“挣钱”的事,比如副业生产,而且,在闲空的时间里,可以到想去的地方玩玩。   只做农业的农民,空闲时间比较多。有些人将土地“合并”给别人,自己放弃农业,专门做农业以外其他行业的事。由于其他行业的收益比农业好,于是,社会上出现了“人人创业”的繁荣景象。   创业是需要资金的。县银行为了发展金融,根据社会上的情况,特别成立了“投资发展公司”,专门向创业的新人贷款投资。该公司的经理,就是顾谊群。   一九八五年的春天,我去县城出售自己饲养的老鸭,完事后去了顾谊群的家。他热情地留我吃午饭。吃饭的时候,他说,现在,人人都在创业,你最好也物色一个像样的事,创立自己的事业来。我说,我只是个农民,对别的行业一窍不通,而且凡是创业都需要一定的资金。我现在虽然说吃饭不愁,可是,却没有创业的钱。他说,只要你考虑好,能创立一个有发展前途的事业,我就给你资金支持。   他将他现在担任着发展公司经理的事给我说了。我说,你这样说,我回去后是应该要好好考虑,如果能够办一点事,我就来找你。同时,我询问他,最多可以给我多少资金的支持?他说,先给你十五万,一般能够起步了;要是不够,还可以再增加。我听了恍若做梦,能给我这么好的条件,我哪能失掉这个机会呢?   回来后,我将这个情况与家里人说了,全家人都莫大欢喜。此时,我想起了父亲常说起的表叔,他文墨通达,见识也多,是父亲最推崇的人。因为,我当时确实不知道应该做能什么事,怎么去做,只好去找他谈谈,看能否有好的办法。   用现在的观点来看,当时我们的见识都是陈旧的。因为那时的社会真正是开放、自由的。正确的创业途径,应该是创新。可是,我们全家,包括我的表叔,还都停留在自己固有的思维里,因此,所选择的创业途径,没有长足的发展潜力。   经过我与表叔的讨论,他决定与我一起合作。我们所选定的“创业”项目,是办个“农业服务公司”,专门经营农业方面的物资。我们设想,这样,既可以方便当时正蓬勃发展的家庭农业,也可以自己赚钱。按照我们的设想,这个公司应该要为“农业现代化服务”,并且,要跟着时代发展。可是,我们都不知道,做农资本钱大,利润小。在事实中,由于竞争激烈,化肥几乎没有利润。   一九八五年三月二十日,我与顾谊群办理了一个十五万元的贷款协议,先期动用了十万元,新建了门市部、购进了化肥、农药等物质,公司正式运行起来。然而,顾谊群对那五万元没有动用,提出了异意,说,既然办理了协议,就应该把钱拿出来。因为钱不动用,银行就没有利息收入。我说,等公司运行一个阶段后,是会动用的,或者这点钱还不够用。他说,到时候再做增加的协议吧。   当时,虽然是开放了,而农村商业还是被供销社统治着。我们办的这么个公司,是在政策开放的情况下,经过工商管理部门批准,是合法的,供销社无法压制;但是,它却倚仗自己财大气粗的优点,在我们附近推出了无利竞争的方法,意在击垮我们。当时的农民虽然是解决了吃饭的问题,但经济上仍然遍紧张,拿现款买生产资料都有力不从心的困难。于是,供销社在我附近设点,底价赊账销售。这对我们的公司运营影响非常大。一时间,我们几乎没有生意可做。   为了应付当时的情况,让公司能够生存下去,我们也只好采取相应的措施。于是,也向农民们低价赊账销售;还在邻县设置了两个门市部。这样一来,我们的资金运行便从宽裕变成了紧张。只好将那还没有动用的五万元启用了起来。其实,那只是垫付了赊出去的货款,并没有扩大实际业务。   在我们公司运行期间,顾谊群时常对我们经营情况进行考察。当我们采取了“生存措施”后,特别是在邻县设点,他颇不放心。说,这样的下去,他的资金很难掌握。于是,他暗暗地决定:要收回他的投资款。   他怕他的投资款难以如数收回,居然用上了哄骗的方法。他找到我说:“我们银行决定撤销投资公司了,我给你的贷款也要收回。如果,你们还是需要贷款的话,我可以用另外的项目重新给你办理。但是,你必须要将现在的款子还去。”我说,我们的货赊出去不少,马上全部归还,困难不小。现在只能归还一部分,另一部分,要等到农民们给了赊账的钱,才能归还。他听了更加着急,一再说,只要你把这一期的代款还掉,我马上就给你新的项目支持。我听了,也一再声明,我必须要留下一部分做周转用,不然公司无法运行。因此,我们当时的谈话,他表示很不满意。   我于六月二十日,还给了他十五万元中的十万元,还有五万元,我做好了决定,无论如何是要留下来维持营业。   在我归还了十万元后的六月三十日,我的同事,即我表叔的儿子,带着五万元现款,去农药厂购买农药时,在那厂里遇到了顾谊群。他说,你们公司的贷款,已经归还了大部分,只要你把这剩下的五万元还掉,我马上就给你们重新安排贷款。你们总应该还要发展的吧?靠这几个欠款,总不能解决问题吧?这个初出茅庐的表弟,听信了他的话,当即将现款全部还掉了贷款。他因为没有了钱,这次的农药也没有买成。   表弟回来说着这件事,我当即就埋怨他太不慎重。这重新贷款,明显是个幌子,会是非常困难的了。果然不错,此后,我去了顾谊群的办公室许多次,他都是说项目还没有安排好,叫我等一等。这一等,居然是无期的,到后来,便是不了了之。   改革开放初期的人们,普遍还是很穷的,只要是上千元的钱,就算是巨款。因此,社会筹款非常困难。于是,我们周转金发生了困难,原有的几个钱,还都被赊账的农民欠着,不到秋后,是没有办法收回的。   本来,我们公司的信誉是非常好的。在厂家进货,只要有几个首付的钱,就可以进到所需要的货。这样一来,连“首付”也办不到了,进货便成了奢望。   无奈,我们只好紧缩业务,将门市部的存货慢慢销售。这样,维持到了秋后,将赊账的钱收了回来,但是已经做不成什么事了,于是,这个公司只好偃旗息鼓。   哈尔滨癫痫病去哪个医院佳木斯癫痫病医院地址?哈尔滨哪里可以看癫痫病呢湖北哪个医院看癫痫病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