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文学 > 文章内容页

【墨舞】真情心语相寄

来源:兰州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民间文学
九月偶带着一份向往、两份神气、三份帅气、四份得意迈进了一中大门,   见了舍友,一边整理东西一边“交流感情”   “为什么会有人愿意为了一朵玫瑰放弃整座花园呢?”我发问   “爱情,神秘的女神,让我拥抱你吧!”秦大志激情澎湃   “喂!你干嘛?不会是想陷入毒流吧!”   “你不羡慕那些神仙眷侣吗?不羡鸳鸯不羡仙,只因佳人已在我心口...”   “羡慕?爱情可是枕着甜蜜喝毒药,想我翊玥寒,风流倜傥,才华横溢....”   “自吹自擂的家伙!”一个枕头以标准标准抛物线砸中我的俊脸,将未说   完的话尽数砸断在口中,而行凶者正是我长这么大所见的最像女人的男人了,虽然人妖我见得也不多。但是对于这个男人我不想用这个词污秽了他,阴魅的绍伟斜躺在床上不仅脸无悔意,还一副受不了的表情。   “喂!我的脸可比命值钱,别以为长得比女生还PL我就舍不得打你....小心我废了你!”我怒吼。而绍伟则一副没听见的样子搭着秦大志的肩膀出去了。   “喂!该死的”竟然无视,我抓狂了!向会议厅去的路上一直愤愤不平,在心里把绍伟给B了,突然眼前出现一位“绝世”佳人。哇靠,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这MM也够“古典”的,一身过时旧衣(突然感慨国家倡导的勤俭节约精神以深入人心,而且被贯彻的很彻底)头上扎着两个怪异的小辫(呵呵,是初中部的吧,竟然童心未泯,可敬可敬)一边“欣赏”着难得一见之古女,一边称赞国家精神之贯彻,心头微愤不觉烟消云散。   参加开学典礼本想寻芳问柳一番,奈何芳不散香,柳无纤条。唉!真怀疑,是天生犹怜之情,让早已绝迹的恐龙重现大地了。虽然我无恋花之意但有赏花之心呀!唉,这下只能望龙心叹了。网语有云,美女无才,才女非美,此话可信度100%。真后悔当初的决定,鬼迷心窍啊!放着美女如云的二中不读,却拼了命的挤进才女辈出的一中,叹一声失策啊!我似乎看到   前方恐龙密布,在我垂头丧气之时,两位仁兄回来了。“嘿,哥们儿,想什么呢?唉声叹气的!小心长皱纹”大志坐到我身边搭着我的肩   “别问了,烦着呢!”   “烦?我说兄弟,早晨还红星高照这回怎么霜打茄子了?”绍伟边倒水边说。   “唉,别说了,想我一世英名怎么就误陷一中了呢?”   “一中有什么不好,别人有那心进还没那力进呢!你可好,尽说风凉话”绍伟斜靠门栏。   “对了,一会会有个短住生过来”   “哦!”早听闻一中高三实行封闭式教学,一是方便管理,二是给低年级学生做榜样。所以每个宿舍都会住一两个学长,我很赞成。倒并不是它所产生的巨大效应,也没有以学长为榜样的那个心。只因为偶是网虫。嘿嘿一中才子,莫凝风在我们的讨论中伴着夕阳出现了,他背朝太阳面向我,那一刻好似天神降世,我突然明白什么叫:一山还比一山高。我心呼“天   既生他莫凝风又何生我易月寒。”他的出现让我好似踏错了台阶陡降一级,心里想着“这小子真他妈帅,幸好只一年就展翅高飞远走他乡了”口中却道:“学长,同为帅哥,以后还请多多照顾啊!”大志,绍伟白眼一翻,狂吐起来。莫凝风点了一下头,就处理自己的事了,摆什么酷啊,心里超不爽。      (二)竟不知,迷醉清音间      我承认莫凝风给我的打击很大,但因本人心胸广博,性格开朗也没怎么想不开。可是老天要是有意打击我,那就另当别论了。见到瑞子溪我觉得我被老天耍了十七年,他比莫凝风还要帅三分,酷七分,就算再不愿意承认那也是事实。我悲伤地发现自己沦为三流帅哥了,如果现在再出现比我帅的让我成为末流,我就我就....唉本人脾气好没什么就了。我心那个恨啊   ,不过老天算给我面子。让我榜上有名。瑞子曦,莫凝风,我,欧阳启被   称为一中四大校草。   老天给我的第三个打击就是美女突现,那叫一个壮观,一个比一个娇美不说,一个比一个才情更甚。幸好鄙人心理承受能力突出,不然一会大悲一会大喜,不死也疯癫了,真怀疑第一天是不是老眼昏花,错失了这么多美景。   “真羡慕你俩啊,掉花园里去了”大志躺在床上大叫。   “学校这是有心,肥水不流外人田嘛!”绍伟一边听歌一边答。   “唉,帮我认识王悦行吗?”   “现在是市场经济时代,你知道我也很有商业细胞,所以...”绍伟拐弯抹角。   “这星期的饭票算我的”字是从大志牙缝间蹦出来的。   “身为兄弟哪有不帮忙的道理,到时哥成了可别忘了我们的酒钱”绍伟说的豪迈,笑得奸猾   老天的第四个打击,就是“古女”成了我的同班同学兼同桌,这不禁让我大跌眼镜(虽然我无眼镜可跌)痛彻心扉(没有美女可伴左右了)。她没有其他PL女生那种高高在上的傲气,无论男生、女生她都处的很好,好像天生就是个社交达人。可有一点让我不可思议到吃不消,她两三天就会换一个发型,而且那些发型你在大街上绝对找不出第二个。还有让我惊讶的   是每天中午放学,莫凝风都会来我们班,而“古女”就会小孩子般蹦跳过去,说不出的可笑,下午她又会和瑞子曦一起出现在校园林荫主干道上,竟显出文静可爱。这么一个多变的女孩让我很快记住了她的名:莫瑞奇。   中午我喜欢在吃过饭后去校区南边的听雨楼,在听雨楼回廊中的草地上睡觉,因为这里可以清晰的听到校播音员清清纯纯的声音,那是一种可以让人心情清静的声音。我总是想拥有这样干净声音的会是怎样一个脱俗的女孩。      (三)无意间,心动自不知      令我受挫的是班级精英太多,月考我被远远地甩在后面,而瑞子曦的成绩令我自叹不如,第一次月考后我才意识到这是一个以分数论英雄的地方,哪怕我多么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我开始埋首苦干,与我共同进步的就是莫瑞奇,她好似一只蜗牛慢慢的先前爬,从她身上可以看到一股冲劲,分段几次考试下来我发现瑞子曦总能考出惊人的好成绩,并把我们远远地甩   在后面,真是一支独秀,渐渐的我发现,我第一次开始打从内心佩服一个人,一个男人。   “学长,你不觉得她很奇怪!”讨论女生时我问出了这个问题。   “谁?”莫凝风并未抬头,将近一年下来算是了解了这个人的脾气,他对   所有事都淡淡的。   “莫瑞奇!”   “挺好的啊!”莫凝风转过半个身子,一手搭着桌沿“可爱,聪明,好脾气”   “学长你眼光好烂!”秦大志很有感慨的说“我是不会交这样的女朋友,前辈佩服”莫凝风只是笑,笑得我心里发毛。   “她是我妹妹”莫凝风拍拍大志的肩膀出去了。大志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我的也差不多吧   “哈哈......”一直沉默的绍伟爆发出狂笑。   “你小子想死啊!”大志吼着塞了绍伟一拳,却被轻描淡写的档掉了。   “一中人都知道,莫瑞奇是莫凝风他妹,要怪只怪你俩孤陋寡闻,女生缘那么好也许有他哥哥的关系”   “其实她挺不错的,学习有拼劲”我自言自语道   “学习又不是比拼的要比这里”绍伟故作渊博状   “唉~玥寒,你是不是爱上人家啦!”大志怪叫道,我恶狠狠瞪他一眼,耸了下肩膀表示对这个问题的不屑,继续低头看书。   “大志,这你就不懂了吧,所谓青菜萝卜各有所爱,如同你迷恋王悦,这就叫情人眼里出西施!”绍伟摇头晃脑后很妖娆的手托香腮“只是不明白,本是同根生,相貌竟南北...唉!”受不了了,这个人妖...   “要怪只能怪她不善于优化组合,哈哈....”大志带着笑声出门。   “你的话最好不要传入她耳中,初三时就有男生被她打得转校了”绍伟在房门闭合前说出这番话,就会周公去了,我想绍伟在说梦话吧!不,我觉得他一直在说胡话,什么情人眼里出西施,傻瓜才会爱上她。      (四)缘来如此,盛怒为谁知      早晨,天空瓦蓝如我的心情,莫凝风毕业了,我也荣升一级,下个礼拜是毕业宴会,想到美女如云,鬟发散香,衣袂飘飞,我就热血沸腾,哈哈,我也是男人嘛!   “喂!交了作业再睡!”第一次这么清楚的听见莫瑞奇的声音。心里咯噔了一下   “别烦!”欧阳启手一挥,继续会周公,声音大了点,吸引了不少看客。   “喂,起来,再睡跟猪有何区别?”莫瑞奇脸蛋通红   “不要你管!”欧阳启继续睡   “你以为我想管,交作业!”莫瑞奇伸出手,瑞子曦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我这么帅,用的着吗?”欧阳启一脸自恋,我发现同仁了,不过他的表情怎么那么不对劲。   “帅能当饭吃吗?猪头!”莫瑞奇吼道   “你说什么!”欧阳启拍桌而起   “我说,谁能当饭吃吗?猪头!”莫瑞奇吐字清晰,嘴上带着坏笑。   “好,晚上放学等着。”欧阳启发飙了。瑞子曦嘴角上扬   “等就等,把作业交了”莫瑞奇声音很亮,听到后半句班级狂倒一片。   “没做!”欧阳启一副痞子样,莫瑞奇狠瞪他一眼转身去了办公室。      任谁也不会笨到别人让等就等,而莫瑞奇显然就是这个笨蛋,女人笨真不是盖得。   “你还没走啊?”打完球发现“古女”一人。   “我在等欧阳启”   “他走了吧!”绍伟接口   “你还要等?”没见过这么笨的女孩。可觉得她笨的开爱,晕我想什么呢!   “奇奇,还没走啊!”欧阳启满身大汗的跑进来。   “等你啊!”   “还是一点没变,笨丫头”欧阳启划了下她的鼻梁笑道“走吧!去我家吃饭!”欧阳启拉着她走了。第一次,我被忽略的感觉。   “喂,兄弟,人都走了,回神了”绍伟的五指晃荡在眼前,   “该死!”我踢倒桌子。      (五)情深处,酒醉迷离恍惚见佳人      宴会如期而至,我成了王悦的舞伴,那小子一直大叫“不公平”,他暗恋人家没错,可人家也放了话,考不到我们班一切免谈。本以为欧阳启会邀莫瑞奇,可那家伙竟和瑞子曦单身赴宴。音乐一起两人就躲拐角拼酒去了,所以一进舞池我就四处找寻莫瑞奇,可没找到。   “玥寒,你有点诚意好不好?”在无数次错拍踏错步后,王悦一脸不高兴。   “你找大志好了。”我松手走下舞池,我弈玥寒什么人,能受一个女生的气吗?   “你”王悦在身后气的跺脚。   “哥们怎么不跳了”秦大志醉音绕耳   “为什么喜欢?那么高傲的个性”   “爱情是没有为什么的,而且爱情比酒难对付”秦大志醉倒在桌上。唉!爱情真是毒液,边喝酒边赏舞,发现莫凝风的舞伴很美,这小子艳福不浅啊,怎么越看越觉得那女孩是莫瑞奇,唉,喝醉了吧!还是日有所思醉有所见。      (六)烛光夜,众人迷醉桃花间      高二在紧罗密布中走过了一半,生活依然。王悦对莫瑞奇变得跟仇人似的。对莫瑞奇总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常常这时我自己就有一个冲动想对王悦吼“你拽什么拽”。   秦大志凭借惊人的耐力和忘我的奋斗终于挤进我们班,分班那天他大呼“老天万岁”跟疯子没两样。同学换了又换,我也懒得去记人名。新来的短住生不像莫凝风飘逸,幽默,风趣,是个书呆子。绍伟默默地就抱得美人归。两人常在校园里,花前月下赏秋水,谈情爱。这大大的近乎绝望的刺激了秦大志。王悦至今也未正眼看过他,他就让我陪他唱《单身情歌》唱得我头皮发麻,两脚发软,不辩东西,这让我更讨厌王悦。我更讨厌王悦也就更喜欢莫瑞奇,可让我怄火的是每个晚自习瑞奇桌上都有一盒巧克力,她总眯开眼笑得接受,并享受的大块朵颐,我不会生她吃巧克力的气,却把那个送巧克力的人恨的跟杀父仇人似的。      停电那晚,电停了心亮了。绍伟恋爱全班皆知,但都是私下里开开玩笑。那晚停电,莫瑞奇突然说来个烛光晚餐吧!一向冷漠的瑞子曦让同学把桌子并起来,欧阳启去买了两份快餐两根蜡烛。绍伟和蔡晴被关在教室共进晚餐。看到莫瑞奇趴在窗前往里瞅的可爱摸样,突然想如果那里面是我和莫瑞奇多好,心就忽悠了一下,才发现自己掉进了她的陷阱,不知不觉。   “我想吃牛肉面”莫瑞奇说   “好!”欧阳启应到“晚上一起去。”在问瑞子曦吧!我看到他点头   “好唉!我好喜欢你哦!”莫瑞奇突然冲进欧阳启怀里,而他满眼宠溺的揉乱她的发。   那晚宿舍里,一向不常言语阴魅的绍伟孩子一样一脸幸福的感激莫瑞奇,这是两年来第一次听到他赞赏莫瑞奇。而大志大叫“你小子真够让人羡慕的啊”那语气活活能酸死一车大象。而我双眼冒火,将怒气发泄在了绍伟身上,完全忘了当初发过绝不打美人的誓言。大志像看怪物一样上下打量我,之后很了解的拍拍我的肩,叹息,睡觉。      昆明治疗癫痫需要多少钱西安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武汉癫痫病去哪治好武汉哪里有可以治疗癫痫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