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晓荷】山楂树之恋

来源:兰州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民间文学
无破坏:无 阅读:217发表时间:2019-09-17 20:35:34 校园的东边有一片林子,取名为博雅孺子林。   前任校长文武兼修,倡导博雅文化,注重品味与内涵,博雅林由此而来。   博雅林名字优雅,却似乎名不副实。当然,这种差强人意绝非建设者的本意,而是受制于时间。自四职专迁移,我校入驻,虽投资千万,其历程短短四年而已,一切尚待完善。   博雅林出彩的在于“博”字,欠缺的是一个“雅”。   步入园子,目之所及,葳蕤丛生。没有奇花异草,郁郁葱葱的树木却满眼都是。榆树、香椿、刺槐、山楂、各类灌木、稗草应有尽有,参差不齐,有些缭乱。   博雅林花香不多,但鸟语却是有的。这里是白头翁、黄鹂、喜鹊、蜡嘴鸟的天堂。春天一到,漫眼的绿意除了给人以清爽,也成了鸟类的向往。远离了喧嚣,便远离了伤害。鸟儿们精明,深谙此道。   我是时常光顾这座园子的,理由很简单:朴素,自然。   博雅林近乎自然地存在着,没有多少人为的雕饰。它是游武汉中际医院离于钢筋混凝土之外的风景,美得自然,美得纯朴,近乎一种“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美。各类树木不事裁剪,顺其自然,或亭亭玉立,或旁逸斜出,或苍劲有力,或弱不禁风,皆随心所欲,可谓千姿百态。地上杂草丛生,厚实,丰茂,大有“草铺横野”之势,踩上去,软绵绵的,轻飘飘的。   春夏之际,博雅林是单调的,除了满眼的绿,别无生趣。秋天才是其最美的华章。   秋天,向来是成熟的代名词。此刻,博雅林里也不甘示弱,万绿丛中吐纳出动人的红色——山楂熟了。   山楂,又名山里红,形象,好听。红,是山楂的特质,红得热烈,红得持久,红得执着,红红火火,寓意吉祥。   山楂,味甘,性温,酸甜可口。据说,可以降血脂,健脾胃。我血糖、血脂有点高。于是,这片山楂林便吸引了我的脚步。是啊,这山楂林,嫣红一片,看一眼,爽心爽目;吃一颗,满口生津。坦白说,我是时常去摘食的。(贼不打三年自招了,窃书不能算偷,窃山楂能算偷?自家校园里的果果,能算偷么?哈哈哈!)秋天,尤其是深秋,置身于这片山楂林,品享着酸甜可口的果果,这种惬意是透彻心扉的。   当然,如果仅仅局限于偷食,便只能沦为吃货,我去山楂林更深层的原因是基于那份原始与纯朴。   学校设有园丁,校园里的一切花木便成了“可塑之才”。但是,在其他园林被园丁们裁剪得近乎千篇一律的时候,博雅林却侥幸逃脱。它逃避了斧钺的锋芒,自由自在地恣意地成长着,呈现着它的原始与纯朴。你看,十几棵山楂树分散在园子里武汉儿童羊羔疯的医院,各具其姿,唯一的共性只有一个“红”字。这些山楂树远离了斧钺,也远离了农药,大有自生自灭的意味。但是,每当驻足于斯,“幽兰生于空谷,不以无人而不芳”的感触总油然而生。风雨来袭的时候,没有外力支撑,需要的是自己挺直脊梁;螨虫叮咬的时候,无药可救,需要的是自我舔舐伤口。乐观也好,悲观也罢,顺境也好,逆境也罢,本我的强大是生存的第一要义。山楂树向死而生,无疑给了我小小的震撼。   时至初冬,漫步博雅洛阳专业的羊癫疯医院在哪里林,已是萧瑟一片。山楂树失去了往日的繁华,树叶凋落,红色的果果铺了一地,北京哪有癫痫医院未免有些凄哀。俯身拾起一枚,擦去表面的尘土,咬一口,酸酸的,甜津津的,不失原有的味道。心中一喜,频频俯下身子,捡拾起来,瞬间满载而归。步出园子,回望,除了感谢自然的馈赠,没有心殇,没有沮丧,一份希冀在心中悄然萌发。   我向来是一个感性的人,崇尚随性生活。虽已近天命之年,却初心不改。然而,时间书写着我的轨迹与位移。岁月悠长,思维正逐渐趋向于理性。尤其在经历一些意外的变故之后,在曲折与磨难的重压之下,不得不反思那些逝去的过往,不得不审视那些曾经的人生,不得不考量活着的含义。那些自以为是的潇洒,那些引以为豪的优雅,那些弱不禁风的豁达,瞬间灰飞烟灭。沉淀下来的是宠辱不惊,是顺其自然,是得失之间的坦然与安然。一如博雅林那些孤寂的山楂树,既有春风得意下的盎然,也有凄风冷雨下的惨然,更有风烛残年下的坦然。从无到有,从青涩到成熟,从红极一时到走向陨落,解读着沧海桑田,也道尽了人世坎坷,这便是人生的哲学。时间如河,人生如舟,把握住航向是关键,至于期间的跌宕起伏风起云涌,一切顺其自然。了无遗憾,便是优雅的人生了。   眼前,博雅林萧瑟一片,山楂树形容枯槁。心中有些黯然,摸出手机,打开音乐,祁隆那首熟悉的《又见山里红》响起,算是凭吊,也算是追忆。“又见山里红,故乡的山里红,你把燃烧的岁月融化在我心中。”这歌词很好地契合了我此刻的心情。我想,山楂树给予我的不只是酸甜的回味,更是我对人生的况悟。如何面对风风雨雨,如何看待荣辱得失,它,已然成为我的爱恋。   共 179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5)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