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文章 > 文章内容页

【晓荷】青春与酒

来源:兰州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励志文章
无破坏:无 阅读:1880发表时间:2015-12-19 10:22:27 摘要:光阴一寸一寸,剥离了我们。过了那段相互取暖的冬天,到了春天是否就各自花开了? 酒未入肠心先醉,我想这大抵便是青春的迷人之处吧?我一直都没有喝醉,只是心不愿意清醒罢了。 你说有酒窝的人酒量比较好。   我大笑。   “不如我们现在去超市提一听百威回去测量测量?”   路灯有些昏黄,你一副我开玩笑,你竟当真的表情让我趣味盎然。   最后,我们真的买了一听百威回到了外宿的地方。   一间残旧的小房间,不过十坪的样子,一张一米二的单人床,加上一张在书店淘来的二手折叠书桌。三年的书籍堆积在墙角。   我们把酒放在了小书桌上。脱了鞋袜、卸好妆,一切都准备就绪。   “嘭”一罐啤酒被打开,酒才入一口,你却微醺了。   你开始讲故事,点了许多我未曾听过的人名,还有说了一些我不曾听说的地点。故事的开头那样美好,诗意盈盈,深林浅溪,雨水淅淅,流水沥沥。我听得入迷。   暮春。你和那个名叫楚凉的女生流浪在四下无人的街头。两个人并肩坐在路灯下,各自燃了一根烟。   两个迷了路的孩子,游离在微凉微凉的夜晚。没有诗和远方,只有空洞和迷茫。   偶尔还有汽车从眼前的路上经流。   有一辆黑色的广本车停在了你们的眼前,车主缓缓摇下了车窗,是个女人。三十岁左右,微卷的披肩长发。夜晚漆黑的得过于深邃,你和楚凉都没有看清女人的模样,只是记得大概的轮廓。   她的声音略显低沉,兴是疲倦居多。   “姑娘,你们有困难吗?这么晚还不回家?”   你说这个寒凉的夜晚就因为这个女人的问候,你从此开始相信世间始终饱含温情。   你回之一笑。   楚凉弹掉手上的烟蒂。   “我们迷路了,想等黎明的曙光来救赎。”   女人微叹一口气。   “还是赶紧回家吧,太危险了。”女人摇起了车窗,重新上了档,松了刹车,离开了。   我听你说,楚凉是一个特别纯澈的女孩儿。你曾爱她那么深,那么深。   你们没有真的等到天明,毕竟人还是有困意的。   大约凌晨四点,一包茶花烟盒被你们扔在了路灯下,烟盒上的茶花在灯光里显得有些凄迷孤冷。昏黄的灯光像是将你们的落魄都拉长,你们却慢慢往前走,谁也没有回头看。一身烟味的你们,明明没有喝酒,却搀扶着各自,一路沉默。   我听到这里,脑海里不断临摹楚凉的样子。   迷离的眼神,单薄的嘴唇,雪白的脖颈儿。笑起来唇红齿白,特别纯真美好。   后来,你疏离了楚凉。这会儿,你已经扔掉三个空酒罐了,中途还去了一趟厕所。   我没有打开宿舍的灯,并不是缴不起电费。只是黑暗里,耳朵能够更加佳木斯癫痫病医院哪家便宜清晰地捕捉我肉眼看不见的情绪波动。   窗外边的路灯,隐隐闪闪,还有一些蚊虫在光影里扑闪着,夜半都不睡。   不远处的田野间,蛙声绵绵,青春里的夜风仿佛特别的沁人,甚至这场风恍若能穿入我的毛孔,渗透进我的血液里,随着血液循环挑逗我的平静。   我的心里忽然涌起了一泓诗意,在这象山脚下的我们,在这座平静而安然的小镇。花香青草、友情和梦,缱蜷的云朵还有明天起我们又将朗朗书声。   山间的风   来得如此从容   它带着一斤凉意   潜入我们的故事中   七两柔暖   二两念思   还有一两眼泪      还合肥治癫痫病好的医院是哪家呢?裹着一米荒凉   纷沓至我们的年少气盛   半米风霜   半米微凉      还拖着一立方夜晚   呈装了一立方惆怅   年少多美好   像是一排排诗歌   在巷道上彳亍   然,光阴一寸一寸   剥离了我们   我看见了   你未曾表露的失落   还听见了   你不曾说过的人生   如这山风      世上最美好的匹配不是相似,而是互补。两个人都一样沉静,像是将两个人的悲伤都叠加了。美好的事物拥有一份就够了,多了,反而会审美疲劳。你说。   你告别楚凉的时候,特别平和。没有拥抱,没有眼泪,也没有说一句拜拜或者再见。   我开始害怕,害怕你和楚凉的终点,也是我和你的终点。但是我不敢说出口,只是多灌了几口酒。却索然无味。   黎明快来之前,天空深邃又可怕。你站立起,斜倚在窗边。我们陷入了莫名的沉默里。你踢开脚下的酒罐,酒罐翻滚的声音撕裂了这诡异的安静。你开始嗤笑出声,我看不见你的表情,只是嗤笑中的自讽之意我听见了。   你也是一个薄凉的人吧?我心想。   “你说的可能没错,我的酒窝让我拥有好的酒量。喝了两瓶了,我却心如止水。脑袋也特别清醒”   第一次喝酒,这算是傲人的成绩吗?脑海里浮现了这样一个疑问,让我觉得好笑。   你没有回应我,也没有继续往下说故事。   临近拂晓,风有些湿冷。它像清水一般荡涤我们的精神和灵魂。醉意被风刮跑,留下两个人在黑暗里,精神抖擞。   我们没有休息。我将六瓶空罐收拾好装进塑料袋里,然后提着塑料袋跟你一起出门。   小镇的破晓,乘着一杯静谧,煮着一壶安凉。像极了青春的模样,静又不静,凉又不凉。我把塑料袋随手扔进正在清扫大街的阿姨的垃圾车上。车上还有些空,所以铝罐跌落的时候,声响有些大。我为自己的粗鲁向阿姨说了一句抱歉。阿姨却对我说了一句谢谢。我莫名。   你没有告知我,你和楚凉后来怎么了。前面那些故事都有结局,唯独楚凉这里没有了后来,只是陌路。   我们并肩走在小镇空旷的马路上。路边摇曳着象草,还有其他不知名的野草。   风越发清澈。未大亮的天空还悬挂着淡淡的弦月。我忽然想起了柳永的《雨霖铃》。兴许是书背得多了吧!   “杨柳岸晓风残月”。我甚至像是真的望见了荒凉。野草从生,天涯茫茫,前途无望。孤独感油然而生。我站立在荒烟蔓草中央,观望着别人的离别,眺望着别人远去的背影,回过神,转过身,依旧只有自己是孑然一身,孤身一人。离去或是留下,都显得无意义。   多么寒凉。   不知何时,我的身边空了。像是一听酒是我自己喝的,故事也是我对自己说的。   马路上空旷依旧,风却刺骨寒。   路灯下,一直是一依狭长。   没有告别,没有拥抱,没有眼泪。小镇的古老石桥却记录过你的存在。   那是一个特别静美深幽的黄昏,斜阳依依立在西山头。我站在石桥上远眺,因为我听说,在石桥中央这个角度远望去,远边连绵不断的山像是一位半曲着腿而睡的女人。晚霞笼罩着她,像极了一位微蜷着入睡的美人。我看得入迷。等我回神,你就已经站在我身旁了。   你纯澈的眼眸里却带着微微的疏离。可是后来,我的青春里,你无处不在。   三四月的木棉树下,你穿着红色的长裙,栗色的单鞋,清瘦高挑的身材被暖阳笼罩着。我原本想看木棉花的视线,都变成了在看你。你有一头乌顺的披肩长发,春风撩弄着你的发梢。清风里,你迷离的眼神,让我想起了“春风十里不如你”。   可你又一如春风多情又淡漠。   不知觉里,我又来到了石桥上。只是这次我看见的是满是蓬勃、盈盈希望的朝阳。   晕红的颜色如墨水,在东方那畔远方渲染开来,朝霞朵朵漂浮在干净湛蓝的天空。霞光破开了黑暗,柔柔的光芒缕缕散落在桥下那道蜿蜒曲折的河流的河面上,微红的粼粼波光,自此淌入我的瞳孔里,落入了我的心上。   我忽然又想起了雾雨蒙蒙的一个清秋的清晨。你穿着墨绿的棉麻长裙,一双牛皮制的系绳平底鞋。   “我带你去看银杏树,票已经买好了”。   十一月中旬,南方其实还是一副炎炎夏日的嘴脸,不过偶尔还是会高冷几天。   我们搭乘火车,前往韶关南雄。这是我第一次和你出远门。七百多公里的路程,我和你一副耳机,听同一首歌,却想着不一样的心事。   “为什么突然要带我出来?”   窗外的风景起伏不定,时而繁华时而荒芜。我忽然觉得你像是要离开了。   我等了许久,你依佳木斯癫痫病医院较好然缄默。只是闭上眼睛,假寐。   金色的南雄秋天,墨绿色的你。这是我后来所有的记忆。   “我可能要离开你了,楚凉。”   是啊,你要离开了,而我成了楚凉。   又见夕阳了。酒气散尽,自那以后我未曾再见你。   过了那段相互取暖的冬天,到了春天是否就各自花开了?   酒未入肠心先醉,我想这大抵便是青春的迷人之处吧?我一直都没有喝醉,只是心不愿意清醒罢了。   你看这抹熟悉的残阳,这样一座安暖的昏晚。小镇石桥下,河流依旧缓缓,野草在两岸曳曳生姿,石子在水里寂静无声,唯有岁月如歌,在我的耳畔、心上和脑海涓涓悠扬。         共 294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2)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