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大全 > 文章内容页

千里之行——足下

来源:兰州文学网 日期:2019-9-11 分类:励志大全

寒假如期而至,又到了离开的时候。往返于遥远的中国南北,再一次踏上千里长途。一夜辗转难眠,第二天三四点的时候就一次次醒来,生怕睡过头而误了飞机。收拾好东西,不到六点,头脑昏沉就离开了学校的宿舍。

飞机票早已买好了的。因为火车票在很久前就销售完了,而在更早的时候,又以为自己不会回家,也就没准备买火车票。结果计划赶不上变化,等到决定回家的时候已经买不到火车票。恰好一个同学联系时告知飞机票打折,三折,于是急急忙忙买了一张太原飞往重庆的飞机票。原定计划到亲戚家玩玩,去参观一番不同于故乡的风景,作一次真正的旅行。

出门,天空漆黑色,寒气在地上徘徊。路灯昏黄,从早已落光叶子的树枝间洒落下来,在僵硬的地面上画下一条条幽暗的影子。拖着行李箱,滑轮转动的“哗哗”声在寂静的校园里显得格外悠远。走了百米距离,便见到了学校操场。围栏里的操场早已亮起明亮的灯光,上面传来呼喝声,随着篮球拍落的声音,几个不知年级的同学在寒冷的早晨挥洒着青春的热血。他们的影子,在明亮的灯光下显得格外深沉,长长的,交错在一起。

操场过去,是一座长达三十米的天桥,天桥下是一条笔直的柏油路。站在上面看去,看不到大路两旁的灯光汇聚成长长的河流究竟流向什么地方,在灯光尽头,也还是明亮的灯光。周围的店铺还没有开门,加上冬日光亮微弱,此时的街上不免清冷孤寂。车辆并不多,不多的出租车缓缓从路灯下跑过。

走下天桥,站在寒冷的街上,才发现北方的冬天还是有些寒冷。淡淡的寒气从厚实的毛衣里侵蚀进来,突兀觉得有些冰冷,于是急忙拉了拉衣襟。

去飞机场很远,而在这么早的时候,公交车是没有的。我是在网上买的票,担心取票时遇到什么鄂州看癫痫病哪家好麻烦而错过飞机的起飞,所以想尽早赶到飞机场。站在路边,准备打个出租车。

等了不到一分钟,迎面驶来一辆黄色的出租车。车停下,车窗放下,司机是个三十五左右的男人,靠过头来,说:“去哪里?”

我拉上行李箱,说:“武宿机场!”

他转过头去,打开车门走下来。我精神一震,急忙拉着行李箱走上去。他打开车的尾箱,示意我把行李箱放上去。放下尾箱盖,我回头望去,司机已经上了车,于是急忙跟了上去。打开车门,坐在司机的旁边。我看着车上的价钱表,说:“多少钱?打表吗?”

他低着头,准备开车,随口说道:“三十块钱,不打表!”

我有些不相信,毕竟我没有去过武宿机场,自然不会知道两地间的距离。就说:“你还是打表吧!我不太相信!”

司机脸色似乎变得不好,语气也有些生硬,说:“打什么表,你就给三十块钱,我带你过去。”

我更加不相信,态度也强硬了不少,坚决要他打表,是多是少,按表上显示的算。就指着价格表说:“你就打个表吧,反正也不费事。”

“你要不坐就算,我来回就你一个,不亏本了?”他不耐烦地说,却不管我如何坚持也不同意打表。我心中怒极,打开车门就走下了车。又跑到后面将行李箱抱下来,一把关上尾箱的盖子。

尽管我已经走了下来,他还是没有离去。想来是在等待另一个在这么早就需要出租车赶往什么地方的旅者。可不管他如何,我还是需要找一辆能载我到机场的车。幸而运气不差,刚下车就在面前停下一辆出租车。司机是个四十几岁的男人,微胖,才停下车就开口陕西的癫痫病医院哪家比较好笑了起来。微胖的脸笑成一团,愉快的声音远远就能听见:“坐车吗?”

刚听见他大笑的声音,早先被弄得很糟的心情又变得好了起来,我弯下腰,说:“去武宿机场吗?”

他又笑了,大声说道:“上车!”我急忙拉着行李箱往后面的尾箱走去,他又说:“不用放在后面,放在那里就行。”他指了指车的后座,然后催我赶紧上车。我放下行李箱,打开车门走了上去。才坐下就说:“打表吗?”

他一开始也不同意,说:“从这儿到机场也就三十几,打表也差不多!”我又重复说了一遍:“你还是打表吧!”他见我态度坚决,叹了口气,说:“行,就打表!”他打开车的引擎,载着我朝远方快速行去。

车上,他一边开着车,一边笑着说:“刚放假?”

我扭过头看他,又看了看窗外在灯光中显得灰蒙蒙的天空,说:“放了好几天,今天才走的!”

他点了点头,说:“你们学校放假很早吗?”

我很奇怪他为什么这么问,说:“很晚了,别的学校都放假十天半个月了我们才放的。”

他惊奇地“咦”了一声,说:“刚才我还载了一个小女孩到飞机场,就在前面,给了五十块钱。她说她们还没放假,这次回去马上又要回来上课呢!”

我说:“是吗?这我倒不知道。”

他又笑出声来,说:“是啊,比你这儿到飞机场远不了多少,收了她五十块钱。”

我“哦”了一声,却没有注意他是什么意思。大约半个小时,终于到了飞机场,而在前方一直跳动的表,也终于停了下来,数值停在三十五的位置。我掏出五十块钱,并没有准备下车,等着他找钱。可是见他半天不动,就说:“怎么了?不找我钱吗?”

他“哎”了一声,笑着说:“从那儿到飞机场,收你五十块,和那个小女孩一样!”

我心中突然明白了什么,也笑了,说:“不要这样,表上是多少就给多少,退钱吧,我赶时间呢!”

他掏出放回包里的钱,找出一张十块的人民币,递遵义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最好给我,又叹了口气。我接过钱,有些不悦,说:“你不要这样,说了三十五就是三十五,按表上给,一分都不能多!”他的脸色渐渐变得阴沉,又伸手掏出五块钱给我,嘴里嘀咕着说:“你这小伙子!”

我没有管他说些什么,下了车,取了行李,大踏步向前面的飞机场走去。路上,思绪突然想起来许多东西。第一个司机只是让我给他三十块钱,我却因为他不给打表而拒绝了。此时,却因为打表而多付了五块钱,到底我这样的举动是智慧还是愚蠢?我这样,到底值还是不值?

但后来一想,值或是不值,都是自己心里的感受。实际上我需要付三十五块钱,也就不觉得亏。郑州那里治癫痫好可若是不打表,就算是三十,就算是赚了,心里还是会觉得不舒服,仿佛自己吃亏了一般。如此一想,心里倒平静了许多,对于旅途的期望又加深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