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浪漫青春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南瓜记_1

来源:兰州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浪漫青春
南瓜在许多人印象里,它只是一种普通瓜类,可以摘来炒菜、熬羹,或是配上米粉子做成南瓜饼,色香俱全,甚是美味。   我知道的南瓜。它是从一棵嫩芽长成一根青藤抽丝开始的,青藤又分娩出许多根子藤,它们或是盘地蜿蜒,或是爬上瓜棚树叉,更有顽皮的会缠梁而上爬满屋顶,在它占领的疆域里开出太阳色的花儿,以示其顽强与蓬勃。   但是它的根始终深扎在土地里,在末夏秋初的时候结出青色瓜头儿,那是它的稚嫩、它的少年。经过整个夏天的酷热以及半个秋天的荒凉时节,大地最后给了它一身金黄,如太阳一般的金黄,然后将让它归还给平常的生活里,流落于墙角、地窖,在平凡的生活里滚来滚去。   而有一年秋天,那个南瓜滚来滚去的秋天里,它的功能被我们给开发的淋漓尽致,充满了趣味和想象力。   当然故事的开头也是充满趣味的。   小时候贪吃,这是所有小孩的秉性,再说人长了张嘴嘛,不食遍人间好味,咱要它何用?所以年少无知的时候,我除了吃过能吃的东西,一些似乎不能吃的东西我似乎也勇敢的尝试过。比如一岁半左右的时候被大人哄骗后就吃过母猪的奶;然后两岁左右就吐过玻璃珠子,最终化险为夷,以至于后来我的肠胃一直很好,大概有功于这次一珠贯肠的洗礼;至于什么吃土那种小玩意根本不在话下,毛毛虫我都生吃过,当然这都是当时不食人间味过于莽撞与无知而闹出的笑话罢了。   因为贪吃,对于好吃的东西会有特别敏感的嗅觉,而且那时候能给小孩当零食吃的东西稀罕的很,所以那种嗅觉的强大超乎寻常。   那是一个平常的晚上,一家人围在一起吃晚饭,我和妹妹往常一样吃着饭菜,听着大人的闲聊。突然母亲的一句话勾起了我的担忧。   父亲说:过阵子农忙可能要请一些乡亲来帮忙,家里要准备一些瓜子茶叶招待他们。   母亲说:都已经准备好了,去年就留了一大包南瓜籽,炒了就是。   我一听心急如焚啊,这怎么行啊,平时这些南瓜籽就是我和妹妹最爱的零食钱啊,如果都炒给大人吃了,我们以后还有什么可以当零食吃呢?这简直是“恶虎口里夺食”啊。   虽然心里着急,但是嘴里不能说,说出来一定又会被母亲数落的,所以只能想别的办法了。于是吃完饭以后,等大人对我们的“横冲直撞”放松警惕的时候,我就拉着妹妹躲进房间,把我的“保卫口粮”计划说出来,妹妹点头表示同意并保证不说出去。   一切计划都顺利进行并且完成了,我一手策划并且亲自出马,而且那年秋收特别忙,因为丰收大人们完全忽略了一些生活琐碎和我们的小动作,一心搞生产。   秋收忙完以后,有一天母亲突然说要带我和妹妹去外婆家住一段时间。去了之后才知道,外婆秋收的时候,不小心摔断了左腿,需要母亲照顾,母亲就带着我和妹妹住在外婆家,一来方便照顾外婆,二来也好照顾我们,因为她怕父亲糙手糙脚的照顾不好我们。   然而这一住就是两三个月,外婆的伤势恢复的很缓慢,因为年纪大了,身体机能的活跃性已经下降了很多。我不由得莫名的担忧,不仅是外婆的伤势,还有我的小计划,一直在心里挂牵着。   眼看天气越来越冷,外婆的腿始终没有大的好转,我们也只是偶尔溜空儿回家一两趟,匆匆又回到外婆家。转辗来回,也没有时间在停留太久,渐渐的我把注意力也随着母亲都放在了外婆的腿伤上了,看着她痛苦的样子实在让人心疼,其他的事情也随之抛于脑后。   经过一个冬天的磨难,外婆在我们的照顾下涅槃重生,已经可以完全下地走路了,我们都围着她,为   她的康复而高兴,她自己也开心的笑开了花儿,那时候觉得:哇!时光原来这么美好,它能带走许多东西,也能修复许多东西。   我们终于可以回家了,这也是一件非常高兴的事,虽然那时候家里清贫,但是总会觉得有一种力量在牵引着内心的向往,直至如今。回家那天大家都高兴得不得了,晚上父亲还杀了一只鸡,大家一起开心的像久别重逢,其他的事情都抛之云霄。   当然好时光也不会停滞不前,所有的时光都是稍纵即逝的,不管你选择记住或者遗忘。   第二年春天,那是一个清晨,在声声鸟叫和阵阵微风里,我出门去上学,经过堂屋外面一截土墙的时候,一大丛绿茸茸的东西出现在墙角。我喊了妹妹一起走近去看个究竟,原来是一簇新生的瓜苗,乳白中透着青丝的嫩茎,茎的头儿上对称的盖着两片小小的厚厚的嫩绿的叶子,看上去像一个个小婴儿在墙角探头看着这个新奇的世界,它们的样子充满活力和无限可能,稚嫩美好惹人怜爱。果然春天总是会给人希望和惊喜。   妹妹突然拉拉我的衣角,使了个小眼神,这微妙的暗示使我立刻想起来了,原来这些可爱的小精灵是这样出现在墙角的。   突然又有些担忧了,如果这些小精灵被妈妈发现了,我的“保卫口粮”计划不是要被识破了,识破也倒没什么,大不了被母亲数落一遍,但是被母亲当作笑话传出去,我这脸面何存呢?想到这儿我萌生了一个念头,必须毁灭证据,我把手伸到瓜苗的根部,准备将它们连根拔起,这样就不会被发现了。妹妹见势一把拉住我的手,摇着头,眼睛里充满了光亮,那一刻那么美好又生动,我停下来,又看了看那些瓜苗,那种晶莹剔透和妹妹眼睛一样美好生动,不由得动了恻隐之心。   真的下不去手了,内心开始在强烈的抵触自己刚刚的行为,甚至有些自责了。不管了吧,我拉着妹妹,起身就往学校的方向走去,就让这些小精灵自由生长吧,管他什么笑不笑话呢。   时间一天天过去,那些瓜苗一天天长大,似乎母亲没有发现这一切,我渐渐也放心了。我和妹妹每天上学放学路过土墙时都会走上前去看一眼那些瓜苗,我们像交了新朋友一样开心,陪伴着他们和我们彼此一起长大。   有一天傍晚,我们放学回家经过土墙时,发现瓜苗苗都不见了,只留下一个大土坑,我知道一定有人挖走了它们,心里莫名的失落,妹妹眼里含着泪水。我们四处寻找,终于在我家后院原里看到一个忙碌的身影,是母亲,她正在把一根根瓜苗移栽在刚刚翻过的新土里,我们的心一下子就安稳了,又有些莫名的担忧,但是那一刻我心里无比的感恩母亲,不仅是她给予了瓜苗们一个新的天地,从此不再拥挤,她也给予我生命里的营养让我成长了,学会了一些那时难以理解的事情。母亲发现我们齐刷刷的站着看着她,转身向我们笑了笑,又埋头为瓜苗培上新土。   那一年因为某些东西在心里累积,我能感觉的日子仿佛和从前不一样了,我似乎不再是那个莽撞而懵懂的无知小孩,开始学会了关心,学会了期待,学会了感恩。   直到那年秋天的一个早晨,我们都在睡梦里,突然听到一窝子的鸡咯咯乱叫,把我们吓得都往后院跑。原来是水池上边的瓜棚里突然掉下来一个熟透的南瓜,落进蓄满清水的池子,咕咚一声闷响,水花四溅,一窝子鸡吓得四处乱飞。   南瓜大丰收了,后院的南瓜结得太多了,像灯笼一样挂满了瓜棚,屋顶,后墙,甚至都溜进了鸡窝,黄澄澄的甚是壮观。   于是大家找来竹筐、大盆、木桶,爬上墙头、树棚、屋顶,开始采摘南瓜。一个个金黄的南瓜在后院滚来滚去,我和妹妹干脆就把最圆最大的南瓜搬到堂屋里,当作皮球,你一脚推到我这边,我一脚推到你那边,玩得不亦乐乎。   大人们经过一天的忙碌,终于把所有的南瓜都摘下来,然后一个一个堆在后屋里,堆满了房间。我和妹妹又爬进南瓜堆里,在里面蹦上蹦下,一会滑倒,一会儿跟着南瓜滚来滚去,一会还钻进南瓜堆里藏猫猫。   父亲怕我们磕坏了头,他切开一个南瓜,然后挖去里面的瓜瓤,又在两边挖了洞穿上绳索,我们把它戴在头上,系紧绳索,它就成了我们的南瓜头盔,我们戴着南瓜头盔顶牛,又爬上南瓜堆起的高地,像打完胜仗的将军站在最高处,举着手臂,威武极了。   那一年我们喝过南瓜羹,吃过南瓜饼,坐过南瓜凳,几乎把南瓜送遍了村里所有的乡亲,甚至路过的茶客。   但是我和妹妹的秘密母亲始终没有揭穿,我们知道其实她很早就知道我们的小心思,她故意不说。 伊春癫痫病医院哪家效果好郑州癫痫病哪家治的好黑龙江哪家医院专治羊癫疯随州那家医院看癫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