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好书推荐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无奈_1

来源:兰州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好书推荐
渭北乡村今冬的原野似乎比往年更加荒寂。一片片枝条拥挤的果园,灰蒙蒙的,不见了往年这个时候修剪后的清整。园畔路边早前茂密的野草已经枯萎发黄。阵阵寒风吹来,莎莎作响,仿佛向路人诉说着今昔的变迁。果园上空偶尔飞过一群觅食的小鸟,方显出原野的一丝生机。   天刚蒙蒙亮,秋香便用脚踹着睡在被窝那头的志龙说:“赶紧起来剪树去,年前争取把树剪完。”   志龙把头探出被窝,长长打了个哈欠说:“急啥呢,眼看过年了,苹果还没有卖,价钱便宜不说了,客商还少的可怜,有啥劲剪树呢,你往地里去看看,绝大部分人都没动啊。”   秋香又踹了他一脚说:“苹果再便宜,可树还得剪呀,现在正是剪树的时候,那也是自己的活,再说,提前剪完了,腾出些时间,开春看谁家盖房或者有其它活,你打个零工,多少也能挣几个啊!”   志龙见秋香说的在理,也不再争辩了。他唏嘘着恋恋不舍地钻出被窝开始穿衣服了。   穿戴完毕,简单洗漱了一下,准备好工具,天已经大亮了。志龙拿上工具,扛上蹲梯,便奔村北果园而去。      二   志龙刚刚走出村子,便听见村北果园那边传来一阵接一阵的油锯声。“呜…呜呜呜……”沉闷的锯声在这寂静的清晨显得格外的响亮。   “哎!肯定是谁家又在挖树毁园呢。”志龙自言自语地说。一阵寒风吹来,他不由得打了个激零,缩了缩脖子,右手紧裹了一下衣服,加快了脚步。   不一会,便走近伐树的那片果园。老远就见聪玲和宝鸡两口子在往外拉锯下来的树枝,前头一个小伙拿着油锯正使劲地锯着树上的大枝。   “啧啧啧,太可惜了!”没等走到跟前,志龙就急不可耐地喊叫着。   “聪玲,这么好的果园,你们咋舍的得挖呀?”志龙边说边停下脚步,把蹲梯放下站在地头望着。   见志龙来了,聪玲便停下手中的活说:“哎!没办法呀,这果子一年不如一年值钱了,甚至连本都收不回来,娃们么在外面打工,我俩慢慢年纪大了,还有孙子要照看。你宝鸡哥干一天活,成晚上喊腰疼呢!”   一向爱说爱笑的聪玲,这会也神情凄然。她用手指了指东邻家的果园接着说:“小芳人细心,你看她的园子多好,今天也挖呀!都是前边那小伙挖呢,她一会来给我帮忙。”   志龙回过头看了看小芳的果园,果然不错。树叶子一落,真容才露出来了,棵棵果树杆粗枝壮,大枝层次分明,排列有序,稠密的结果枝组,饱满的花台,的确让人喜爱。看得一辈子爱果树的志龙连声叹息。   说曹操曹操到。说话间小芳骑着电摩就到了。她摘下口罩对志龙说:“志龙来这么早,得是也想叫这人挖树呀?”   “不是,不是,我来剪树,你这园子挖了实在太可惜了!”没等小芳回答,志龙又说:“你不用解释,情况我知道,我现在问你俩把园子挖了,下一步准备种啥呀?”   志龙这一问,小芳神情凄然的脸上又添了一丝无奈,她叹了一口气说:“哎,到底种啥,真的还没有想好呢,先把地腾出来,后面走一步看一步吧,实在不行,就把地便宜包给人,不能再务这折腾人的果树了。”   小芳话音刚落,聪玲插嘴道:“我也没有啥目标,现在种啥都不行,栽风景树吧,前几年栽的太多,都卖不出去,种粮食吧,粮价低,地又三十年不变,哎,农民难啊!”   志龙叹了口气说:“你俩说的也是啊,要不先种几年庄稼,反正现在都是机械化作业,人也不累。”   三个人在地头聊着,地里整理锯下树枝的宝鸡,因为挖园子,心里难受,所以一直默不作声,听到志龙说这话,便忍不住插言道:“机械化人轻松对着呢,但是要出钱啊,胜利去年把树挖了,种了一料子玉米,他给我说,除去种子钱,化肥钱,机耕费,水费,去年天旱还多浇了几水,到头来把账一算,落了个浑身响,啥都没赚!”   说完他又招呼聪玲小芳道:“不说了,越说人心里越难受,干活吧!”   志龙也顺势说:“宝鸡哥说的对,好,你们忙吧,我也忙去了。”说完,他扛上梯子朝自家果园走去了。      三   要说这志龙剪苹果树,那可是个行家里手。他每到一棵树跟前,先把树上下打量一番,心里便有了方案。因树造型,随枝修剪。成年的大树基本上都做到三稀三密,即上稀下密;外稀里密;大枝稀小枝密,通风透光。剪过的树在地头一望,大枝亮堂堂,小枝闹嚷嚷,路过的人无不拍手称赞。志龙也因此而-沾沾自喜,每次剪树时也是兴致盎然。   可今天的他,完全没有了当年的兴致了。   志龙叼了根烟,一边漫不经心地剪着,一边思绪翻腾:这果园到底咋办呀?到底挖不挖?如果挖了又种啥划算?   想着想着,一个奇怪的想法突然闪现了一下:老同学新涛去年把果园放弃了,自己在咸阳一家小区当了个保安,一个月也一千七八,一年下来比务果收入还多,人还轻松,不行咱也当个老保安或者给人家看个大门?可一转念,想起了家里还有两个老人都八十多了,又有小孙子要人照看,还有些地,自己出去了,秋香一个人能管得过来吗?这个念头又打消了。整整一个早晨,也没想出个头绪。   这时,秋香的电话响了,叫他吃饭呢。志龙收拾了一下工具,扛上梯子开始往回走。   走到聪玲的地头,见他们已经锯到果园的北头了。再看看锯过的果园,简直惨不忍睹,原先茂密整齐的果园,现在残枝遍地,庞大的树冠,只剩下一个个低矮的树桩。虽然不是他的果园,但眼前的景象,使这位一生爱树如命老果农不禁凄然泪下。   “呜……呜呜呜……呜……”果园的那头,沉闷的油锯声依然在空中回荡着。   这声音仿佛是那被锯果树的阵阵哀嚎,又仿佛是果农们积存已久的无奈的呐喊!它久久地回荡在渭北乡村的上空…… 癫痫病人发病前有什么征兆?甘肃哪家医院治幼儿癫痫病哈尔滨有什么好医院可以治疗癫痫如何有效的控制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