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感人的话 > 文章内容页

【时光】品味年滋味_1

来源:兰州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感人的话
无破坏:无 阅读:1659发表时间:2018-02-11 15:51:41 “腊月二十三,小过年,灶王爷送上天……”这是我童年时代就耳熟能详的俗语。   不记得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慢慢淡漠了年的滋味。人到中年,随着一个个春节的过去,总是在想,那浓浓的年味在心里究竟还有多少?这个看似简单的问题,如今很多人也许都说不清。随着年龄的增长,总是喜欢怀旧,每当春节来临,就喜欢回忆童年时的春节,回味儿时的快乐。   今年的春节,因为家中的琐事,在我没有感受到一点年味的时候,就悄悄来到了眼前,而我却不知道家中大大小小的事该怎样捋顺了才能做的更好。心绪不宁,坐卧不安,家中年迈的婆婆更是焦虑而天天唠叨不停。眼看着快到小年了,我陪老公先去医院做完了复查,将他安顿好了,然后才像其他人一样,开始了年前的忙碌。不为别的,只为家中的老人和孩子,还有那永远也割舍不下、留在记忆深处一份温馨的回忆。   对于寻常百姓来说,每年春节前,蒸、炸、煮、卤的事是必不可少的。小时候,这些活儿都是由母亲来完成,我只站在她的身后静静看。也不知道母亲是原本在家乡就会蒸煮那些好吃的食品呢,还是到新疆后才现学的。每次看到母亲忙碌的身影在那炉火旁转,我们的目光就会围着那热气腾腾的香味跑。母亲总是能用她那灵巧的手给我们做许多好吃的出来。香喷喷带着广东味的酿豆腐、粘粘的、甜甜的年糕、各种花样的油炸果子、还有又香又甜的小糖包。每当那些小食品一出锅时,我们都会忍不住将一双脏手伸过去抓一个放在嘴里,然后在母亲那温和的笑骂中飞入院中,那快乐与惬意至今还在心中洋溢着。   不知不觉在婆家已过了快三十个春节了。早些年时,家里制作食品的事全部都由大姑姐夫来承担。这是一位很勤劳的上海男人,他总是把公婆家、还有我们这些兄弟姐妹家里所需要的食品都准备得妥当。可惜他英年早逝,离开我们已近二十年。自从老公爹行走不便后,这个重任就全部由我来承担了。知道自己是半路出家,厨艺不精,虽然如此,我还是尽心尽力。也许是公婆怜爱我,每年不管我做得如何,他们总是吃得津津有味,一个劲地说:“香!香!香!”这就更激励了我制作那些食品的兴趣。   虽说现在物质生活水平提高了,随时随地都能买到各种美味的食品,但是我还是喜欢自己动手,准备那些各式各样的小吃。煎,炸,蒸、煮,每天一个花样,按着母亲教我的做法,越做越开心,越做越得心应手。   眼前依旧浮现出母亲在我那间小小的厨房里忙碌的身影,让我想起故乡的老屋黑龙江治癫痫病去哪个医院最好,想起童年的伙伴,想起大年初一的早晨。大院的孩子们会排成一长串队伍,扭着歪歪的小屁股,手里提着放炮用的小木棍,从这家扭进去,再从那家扭出来,进了家门问个好,抓把果子就跑,嘴里吃着还尖声唱着那已经跑了调的儿歌。大家都惊喜地叫着,放肆地爆笑着,而此时的大人们则笑呵呵地看着我们,爱意在脸上飘逸开来,抚平了一年的沧桑……真想把年味儿全都找回来,装在行囊里陪我走完所有的人生路,可那一切恐怕只有在记忆中慢慢去回味了。   常言说的好:“每逢佳节倍思亲。”当“家”的概念如时间的潮流一浪赶过一浪占满我的脑海时,不知不觉身上就多了些许的责任。对于我们这些已经成家立业的女人来说,逢年过节回家已经成了一种习惯,更是一份亲情的维系。大家似乎更乐意把父母的家当做自己真正的家、当做生命里的根。每次提到家,自然就有一种情绪涌上心头,总有说不完的话题。   因为老公是独子,照顾公婆就成了我们理所应当的事,我也习惯了婆婆将我如女儿般的呵护。自参加工作离开家已经三十多年了,依照传统,逢年过节首先是公婆家,之后才是娘家那边,多年来已经成为一种规律,是不能更改的。可我所在公司属于季节性生产,每逢遇到中秋和春节时,总是会赶着生产运行的时间,上到公司领导,洛阳哪家癫痫病医院评价好下到普通员工,都无法回家陪着家人一起过节,总留一份遗憾在心中。多少年过去了,家中的父母亲朋也习惯黑龙江哪个羊角风医院比较好了我们这种不规则的工作习惯,会宽慰我们,让我们好好工作。   有一年春节,母亲被二哥接去过年,小侄女闹着非要我在年三十那天就回娘家去过年。知道我回不去的消息后,她打电话哭诉道:“每年的年三十总是缺你们一家,我想吃一下你炒的菜就那么难吗?”我耐心地劝说着孩子,告诉她:“姑姑现在不是一个人,我有家,有公婆,所以就不能乱了规距的,等你长大成家后就明白了!”   “我才不管你那么多规距,等我以后结婚了,逢年过节我一定是先回自己家的!”   孩子的话是有些赌气,可也说得很现实。对于我们这些远嫁他乡的女人来说,家,远在千里之外,它似乎永远与那有亲爹亲娘、有祖坟、有童年的一片土地相连,却又与那里相隔甚远,象一团理不清的乱麻,总是在魂牵梦绕中令人感慨。遇到节日期间回不了家的时候只能与家中的父母进行电话联系了。那一根长长的电话线,维系着与父母亲人之间那份割舍不断的爱,连接着与亲人们的那份情。   想家的感觉是幸福的,也很酸楚。不知不觉,母亲过世已三年。没有了母亲,也就没有了家。我这个娘家姑奶奶变成了哥嫂们的亲戚,回家的感觉也就成了生命中永远也诠释不清的话题。   一阵阵鞭炮声,又将遥远的记忆拉向眼前。儿时的那份童趣,还有那纷飞的雪花,那留在记忆最深处绚烂的烟花、哥哥手中那喜庆的鞭炮;从父亲的肩膀头传来悦耳的锣鼓唢呐声、热闹的秧歌高跷队伍;还有那漂亮的新衣服、新鞋、在雪地里微笑着的雪人,当然还有小小的、令我们向往、更让我们欢欣鼓舞的“红包”,就成了记忆深处最完美的画卷,在记忆的收藏夹里慢慢展开,感觉好温馨、好幸福。   又一个春节的来临,让我也明白了真正的年味,其实就是家人团聚在一起的那种其乐融融,是以家为中心的亲情聚会。冬去春回又一年,感谢生命中这大大小小的节日,让我在平淡的生活中一次又一次感动。因了这每一次的回想和顾望,生命在醉与醒之间诠释着瞬间的永恒,你才会在岁月的沧桑里去感受那份爱、那份真情,去珍惜生命里所有的美好了……   共 231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8)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