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内容页

【轻舞】没有户口的摇车子

来源:兰州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儿童文学
摇车子是东北四大怪之一。从前,关外都是少数民族,遗留着很多游牧民族的习俗。“反穿皮袄毛在外,窗户纸糊在外,大姑娘叼着大烟袋,养活孩子吊起来”。这四大怪,就是满族的传统习俗,其中养活孩子吊起来,就是指把新生儿放在悠车子中晃动,让孩子有一种被抱在怀中晃动的感觉,夏天的时候会比较凉爽,就不会再哭闹了。和悠车子配套的,一般还有各种材质的小铃铛,我们小时候叫做花楞棒。有的带把,婴儿握在手中摇晃出响声;有的就是小铃铛,挂在悠车子的吊绳上,一摇晃有车子,铃铛也就跟着叮铃叮铃地响起来,转移孩子的注意力,也锻炼了孩子的眼力。   小时候,有一次到村里的一个邻居家串门,母亲指着他家吊在房梁上的一个红漆斑驳的摇篮说:“看看,这就是你小时候躺过的摇车子。”母亲所说的摇车子,就是后来人们所说的摇篮,我的老家习惯地称之为摇车子。我那时还小,只记得那个摇车子的底儿是薄木板做的,上下两个椭圆形的竹圈,中间用结实的细麻绳绑成网把两个竹圈连接起来。年轻的母亲们悠起摇车子,再唱起催眠曲,躺在里面的孩子很快就会睡着了。有时候即使孩子不困,摇车子一旦悠起来,再有铃铛不停地响,孩子也不会哭闹。当时,摇车子里面就躺着一个胖乎乎的孩子,睡得正香。   我当时奇怪,就悄声问母亲:“我们家的摇车子,我们自己不留着,怎么到他们家里了?”母亲笑着回答我:“傻孩子,这个摇车子也不是咱家的,你小时候睡的摇车子,也是借的。俗话说‘麻雀无房,鸡鸭无炕,小孩子的摇车子到处晃’。家家都穷,一个村里面就一两个摇车子,赶上谁家生孩子谁家用呗。不到实在不能用了,谁舍得买新的。”后来长大后求证过很多人,还真是那样。摇车子传来传去,后来都不知道当初是谁家的了,失去了“户籍”,只是不知道当初我睡过的那个摇车子,最后是在谁家寿终正寝的。   据母亲说,我的上面还有一个姐姐,下面还有一个弟弟,后来都是由于当时的医疗条件不好,缺乏营养,活到一两岁叫夭折了。说起这件事,母亲就会半开玩笑地说:“咱家就数你命最硬,上蹬下踹,不是个老实且儿,看你长大怎么孝敬我?”每当这时候,我就会囧的说不出话来,憋得脸通红。上面的姐姐,我不知道长得什么样,但母亲每每提起来,都会眼圈红红的,我就知道母亲是喜欢她的。而下面的弟弟,由于死时我还不懂事,记忆力也没有印象。只知道那时候正赶上三年自然灾害后期,家家都是以玉米棒子和秸秆磨成的粉,加上点野菜蒸着吃,再就是树叶和树皮。我想,他们小时候一定也和我一样,睡过那个没有户口的摇车子的。而他们的梦,也就枯萎在了晃动的摇车子中。每每提起那个死去的弟弟,母亲都会说:“他就是来给你送奶来的,没有他,你的小命也保不住。”那时正赶上困难时期,吃不到什么有营养的东西,我从小体质就弱,整天一副病病怏怏的样子。下面的弟弟出生的时候,我是和他分吃母亲的奶的。后来他因病夭折了,我便又吃了二茬奶,身体才算慢慢地将养起来。   我小的时候,正是六十年代末期。那时候,由于自然灾害刚过,生产力低下,农民手中都没有钱。所以家庭妇女们普遍都要在孩子稍微大一点,就到生产队参加劳动,而看护更小一点孩子的任务,就落在大一点的孩子的身上。妹妹、弟弟出生的时候,我不过是五六岁的样子,记得很多时候都是母亲白天出去参加劳动,中午是回来喂一遍奶,再给我们做点饭吃,下午就接着又走了。整个一个白天,妹妹就呆在揺车子里,我负责让揺车子不要停下来。有时候贪玩,就忘了,直到妹妹哭了起来,才又想起来去悠两下。可是妹妹一旦哭起来了,便很难哄好。即使是躺在摇车子里,也是一直哭到累了才能睡。有一次,我自己不知道怎么连累带困,躺在炕上就睡着了,妹妹哭了也不知道。直到母亲回来,发现了,一巴掌就把我打醒了。正在我也哭起来的时候,母亲也一边哄着妹妹,一边也忍不住掉下泪来。是呀,我也不过是个四五岁的孩子,懂什么呢!   就这样一天一天地熬着,直到秋收结束了,颗粒归仓了,母亲才能闲下来,我也就解放了。有一回趁着母亲到邻居家去串门,我也想再重新尝一尝躺在摇车子里的滋味,于是蹬着凳子爬进了摇车子里。但没有人在下面推,自己又悠不起来,在里面躺也不舒服(我已经大了,躺不开),坐也不舒服,自己又下不来,只有蜷曲着等母亲回来。也不知道等了多少时间,最后自己也卷曲着睡着了,是母亲回来后把我抱下来的。还好,这次没有打我。   熬了一年多的时候,妹妹大了,开始练着走路了,便不再躺在悠车子里。有时是母亲扶着她走路,有时是我扶着她走路。走累了,我便背着她走。小孩子,毕竟还是爱玩的。有时候,为了和其他的男孩子玩,我便要一直背着妹妹。等到弟弟会走路之后,我也是一直背着弟弟。所以后来在全家聚餐的时候,每每提起小时候的事,我都会埋怨他们俩:都是你们从小就总让我背着,结果把我累得一直没长起来。弟弟、妹妹还反唇相讥:“那是你爱玩,你不总跑出去玩,用得着背我们吗!”反倒弄得我挨累不讨好了。   妹妹刚会走的时候,摇车子还暂时没有被别人家借走。我喜欢摇车子,不愿意它再被借出去,于是便整天琢磨着怎么能把摇车子弄出毛病来,坏了,无法使用了,便会留在我家里。趁着父母不在跟前的时候,我就破坏摇车子。但以我那时的能力,还真很难把摇车子弄坏。有一天,当我趁父母不在家,用菜刀割摇车子的绳子的时候,被前来串门的三婶子发现了。三婶子本来就是一个多事儿的人,看到我这样做,上前就把我手中的菜刀抢了下来,放到我够不着的地方。还向父母告我的状。父亲听说后,狠狠地揍了我一顿。母亲当时也没有拦着父亲,只是后来一边帮我揉被打肿的地方,一边和我说:“都是一个村的,咱不能那样自私,会让人瞧不起的。损坏东西要陪,咱哪有钱去赔给人家。”结果还是父亲费了很大的劲儿,才又把摇车子被我割断的绳子重新换过。然后直接送到了村长家里,断了我的念想。   三婶子向父母告状还不算,还在村里到处宣扬,说我的坏话,结果弄得父母也很没有面子,我简直恨死她了。后来她再来我们家,只要我在家,就会堵着门不让她进来。她却总是轻易地就把我推到一边,没事儿人似的和母亲谈论起别人家的家长里短来,并传出了很多的闲话。后来父母也不怎么理她了,她才不再登门了。   到我娶妻生子后,每每想起揺车子,还真想给孩子也买一个,能省去媳妇的很多麻烦,不用总抱着孩子那么累。可那时随着时代的发展,揺车子早已和满族四大怪中其他三怪一样,销声匿迹了,再也找不到了。   那时的揺车子,不知曾托起过几代人飞翔的婴儿梦…… 西安哪里治疗癫痫病比较好洛阳哪家癫痫医院治疗效果好得了癫痫病该如何去治疗治疗癫痫病常出现的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