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美文 > 文章内容页

【心音征文】归程

来源:兰州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创意美文
1.   凌晨五点多钟,庄世彦把车停在老地方,熄了火,解开安全带,把坐位向后放倒躺下,伸了个懒腰,然后两只手在头顶交叉环在两耳侧,闭上眼睛养神。   从省城到县里380多公里的路程,不算太远。但是,从昨天早上到现在,庄世彦已经在这条路上来回跑了三趟,中间只休息了3个小时,人已经睏得不想说话不想思考,眼睛刚一合上就睡着了。   庄世彦原来在一家汽车修理厂打工,整天和汽车零件、机油打交道,每时每刻身上都是脏兮兮油渍渍的。这还不算,关键是工资太低。庄世彦上有年过古稀的双亲,膝下还有正上幼儿园的儿子,妻子王丽华也没有正式工作,在一个打印门点儿打工。两个人的工资合到一块,花到月底已经所剩无几。眼看老人的身体愈来愈差,花钱看病需要钱,儿子读书也要花钱,可两口子挣回来的工资就是经不住花销。   正在庄世彦苦思苦想挣钱法子的时候,一个无意中听来的消息让他从修理厂辞了工。   大概一个月前吧,庄世彦来到厂里,刚换好工作服,就看见一辆自由舰牌子的汽车驶进修理厂停在了修理库车位上。车上跳下来一位年轻司机,四处张望着,看到穿着工作服的庄世彦,便急匆匆地跑到庄世彦面前说:   “师傅师傅,赶紧给我看看我这车,水箱漏水了。我还忙着去接一位客人,麻烦您赶紧给修补修补。”一边说着手一边往随身的腰包里掏出一包“新世利”,拿出一只香烟递到庄世彦面前。   庄世彦接过烟来插在耳朵后,来到司机的自由舰旁边,蹲下身子看了看地面的水渍,用手指扣扣水箱。说:“你这车一时半会儿也修不好,先去服务台登个记,回头我再仔细看看。”   司机一听急了,说:“师傅可不行啊,这耽搁一天,我损失可大哈尔滨治癫痫比较好的医院是哪家啦。而且乘客是付了定金的,我要是出不了车,没有进帐不说,还得双倍陪钱呢。”   庄世彦瞄了一眼“自由舰”的车牌,说:“你这不是私家车吗,又不是出租车,跑什么生意啊?”   司机还是不依不饶:“师傅,帮帮忙帮帮忙!”说着把一整包“新世利”都塞到了庄世彦手里。“我还有两小时出车,应该来得及的。嘿嘿!”   庄世彦说:“如果急着用车,我只能先给你用胶水来粘接,但粘接的水箱只能解一时之急,时间长了还会漏水,不如用焊机接上的牢稳些。”司机说:“那就麻烦师傅先给粘上应应急吧,回头我再找您给焊接上。”   咚咚咚!咚咚咚!   睡梦中的庄世彦被一阵敲打车窗的声音惊醒。“师河南的癫痫医院有哪些比较好傅!出车吗?”庄世彦抬起沉重的眼皮,摇下车窗问道:“去哪?”   “省城。”   “几个人?”   “五个。”   “够一车了,上车!。”   庄世彦抬起身子,把坐位拉起来。他看看车上的时间表,刚好睡了一小时四十分钟。      2.   今年夏天这气候也不知道怎么啦,每天就这么一阵太阳一阵雨,阴阳怪气的。这个周六,陈立维陪刚怀孕的妻子逛街,走在熙熙攘攘的人行道上,撑着的太阳伞被挤得歪来歪去。陈立维一手揽着妻子的肩,一手把太阳伞举得高高的。   “白天人太多了,不如晚上再出来买吧。又凉快,人也不多,你看这挤的。”陈立维担心妻子和她肚子里的孩子被挤着。   “不行,晚上那家店不开门。”妻子苏晓打算给未出世的孩子打件毛衣。毛线不够了。   这时后,天空一下子暗沉下来,乌云象听了指挥似的,齐刷刷漫过来把一片蓝天和太阳挡在身后,落地的和树上被掀落的梧桐叶被风卷起来,直往行人身上扑,风还没吹过一条街,那雨竟似从楼上泼下一般,浇得路上行人忙着往街边的商店里钻。陈立维和妻子刚钻进一家店里,歇下手中的伞,抖抖伞上的雨水,和其他人一样咒骂着这鬼天气。才说着,外面雨又歇住了。乌云散去,太阳看着重新热闹起来的街市,又笑着将一团热辣抛将下来。   陈立维在一家设计院工作,是设计一室的主任。在陈立维来设计院之前,设计一室和其他设计室相比,不是最差的,但也不是最好的。陈立维来报到的时候被分在一室,除了原任主任、现在已经退休的肖主任外,其他人都有不少的牢骚和意见。也难怪,新人资历浅,没经验,不招人待见。陈立维呢,从小话就不多,好静的性格象个女孩子。所以,陈立维刚来那会儿,从上班到下班几乎没一个人跟陈立维说话,可越发是这样,陈立维到是多了思考的时间,他一门心思投入到工作上。不到半年,全院的人对陈立维开始刮目相看了。原因是陈立维在刚刚参加工作三个月后,一份设计图纸被评为省级二等奖。当获奖消息传到设计院的时候,设计院就象平静的湖水跌入了一头公牛,搅得湖水象开了锅似的。从此,陈立维所在的设计一室在水中沉闷了很长时间后,终于高昂着头浮到了水面上,   正值下班的高锋期,马路上车子穿来梭去。陈立维骑着摩托车在车流间小心穿行着。下午,陈立维要赶到省城报到开会,陈立维要趁着中午的时间收拾东西。回到家,陈立维冲了个凉水澡。从浴室出来时,妈和苏晓已经把饭菜端上了桌。   结婚后,苏晓就没出去工作了,辞了职在家做全职。陈立维的工资和奖金足以让他俩过上小康生活。   当初,苏晓辞职的时候,婆婆杨桂芝是极力反对的。世界上这么多家庭都要生孩子都要过日子,别人家的老婆都在工作也一样生了孩子并养育成人,凭什么你苏晓就非要我儿子挣钱养你?杨桂芝心疼儿子,但和苏晓交流时还是换了一种口气。   “晓啊,你看你们刚结婚,家底不算厚实。而且,如果将来你们生了孩子,花钱的地方可多了呢,孩子的吃穿用自然要最好的,但是,现在电视广告的不是都在说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吗,这样一来,什么强化班提高班还有那个奥什么班,这个班那个班的都要上的。再有,现在的孩子,都兴着学钢琴什么的,提高提高孩子的那个综合素养,也得买一台钢琴。还有,以后孩子读书了,也得有辆车接送着啊。是不是。再说了,现在的女人谁不想有自己的事业啊,有事业、有家庭才是完整的自信的女人,对吧。所以吧,妈觉着你现在就辞了职,是不太妥当的。你看,明天是不是回单位和领导说说,回去上班去。”   苏晓没说话,冲婆婆笑笑。然后,扭头看着自己的老公。“妈,别说苏晓了,她不用工作我一样养得起她和孩子。而且会让你们都生活得很好。现在苏晓刚怀上了孩子,多点时间休息也有好处。现在的女孩子都娇气,动不动就流产。苏晓在家休息也可以就着保胎。要想工作的话,孩子大些了我帮她找就是了。”   “啊!怀上啦,哎哟,真快哟。”婆婆一听说儿媳妇怀了孩子,高兴得都忘记了这次谈话的主题了。昨天在老年活动中心,王婶愁眉苦脸的倒苦水,她儿子儿媳结婚快一年了,还没怀上,愁得王婶整天唉声叹气,担心自己要独子无后了。有时候半夜里醒来,王婶竟然会神经质地跑到儿子儿媳房门口听听有没有响动,想听听他们是不是在做那事。嘿嘿!真好笑!   “晓啊,从明天开始,你就好好休养着吧,其他事都不用沾手啦。想吃什么尽管说,妈给你做。你的任务就是顺顺当当把孩子生下来。”陈立维的妈暗自兴奋起来,下次活动的时癫痫病人的寿命长的吗候,自己可以神气一下了,儿子儿媳怀上了蜜月宝宝。   “妈,您做的黄瓜豆腐鱼最好吃。”苏晓撒娇地看着婆婆说。   “哈哈哈,晓啊,爱吃就好,明天我一早就去买最新鲜的黄瓜和鱼。”杨桂枝笑得一双弯眉倒挂。      3.   那天,在给自由舰修补水箱的时候,司机老雕告诉庄世彦,他用私车跑长途已经好长时间了,费用少,利润高。   “我可听说私车跑长途要交什么保护费?而且还很高,那还有啥利润。”庄世彦疑惑地看着老雕说。   “这你就不懂了,那不叫保护费,是干咱们这一行的管理费,是由咱们圈里的人收取的。目的是为了打点上上下下,咱出车也顺当些,不至于被查来查去的。”   就是这个消息让庄世彦动了辞职的念头。   吃晚饭的时候,庄世彦把和老雕的谈话讲给王丽华听,和王丽华商量:“要不,咱把房子抵押了,也买辆车跑跑吧。他们买轿车,咱先买辆微型车跑着,等宽裕些再换轿车。听说轿车的收入要高好多呢。”   “这事能做吗?会不会有什么风险,如果出了什么岔子,贷款拿什么赔去。”王丽华心里没底,同意吧,担心丈夫的安全问题,不同意吧,目前家里的经济状况确实让人感到捉襟见肘。   庄世彦明白妻子的担心,但不想想其它法子改变一下,他们一家过到老也是这样子了。他说:“咱这房子也抵押不了多少钱,就买一辆长安,费用少,回本时间可以短些。等拿回了本钱,赚钱就是纯利了,加上你打工的工资,咱们的日子就宽裕些了。”   王丽华虽然还是担心,但还是经不住想过上宽裕日子的诱惑。就这样,他们把自己住着的那套三居室抵押给了银行,买了一辆二手长安7座微型面包车,跑上了黑运。   但是,如果庄世彦知道不久的将来要发生的事,那么,打死他他也不会做这没前途的事了。   出工第一天,庄世彦开着车来到自由舰司机老雕所指的地点,看到已经有七八辆车停在那了。庄世彦把车开过去,跟在最后一辆车后面,点了烟,开始等他的第一桩生意。   这里是一个建筑工地附近的空地,东边马路对面是一个菜市场,周边都有路边摊,人流量较大。尤其是西面50米处有一个汽车站,这是最好的先决条件,有些没赶上班车的旅客,就会到这里来租车。庄世彦收回目光,发现前面车子动了,向前开了四五米又停下熄了火。原来是排在最前面那辆车搭上了客人,走了。庄世彦也把车向前开了四五米跟上,熄了火。这时,他发现有三个人朝他这边走过来。那三个人走过来的时候,庄世彦以为是来生意了,有些高兴,又有些害怕。   “你是哪个圈的?”   “为什么停这里?”   “想抢我们的生意嘎?”   没等庄世彦开口说话,那三个人每人质问了一句,而且满脸十分憎恶的样子。   “不不不,我……我是新来的,是老……雕……老雕介绍的。”庄世彦有些心虚,说话也结巴了,不知道该先回答哪一句。他以前可不这样的,不管在什么场合说话是从没结巴过的,现在不光结巴,心也咚咚跳。他湖北好癫痫医院赶紧再加一句:“我这是第一天来,请各位大哥关照……关照一下。有什么规矩还请各位大哥明示小弟。”庄世彦双手拱在胸前上下摇晃,乞求地看着对方。   傍晚,庄世彦拖着一身疲惫回到家,懒洋洋地往沙发上一靠,闭眼不说话。王丽华迟疑地过来,坐在庄世彦旁边,略微弯腰,盯着庄世彦看了一会儿,轻轻地问道:“怎么样,今天?”   庄世彦仍旧闭着眼睛不说话,王丽华还想问点什么,也没说出来,然后走进厨房继续做饭去了。   庄世彦干脆将身子放平,把鞋子一蹬躺倒在沙发上。人虽然躺在沙发上,庄世彦也没睡着,他心里那个气愤,老雕当时告诉他说管理费是2000元一年,可那可恶的哥仨欺生,硬说是3500元一年,明摆着他们仨每人想从他身上白拿500元。狗日的,真黑。庄世彦在心里骂道。哎,真是,做什么都难呢。他想,还不如在修理厂呢,脏点累点,可没那么多恼人的事。他有点后悔了,当初只听了老雕的话,也没调查调查这一行的行情。现在款也贷了,车也买了,想收手也难啊。关键是,在自己的极力鼓动渲染下,老婆王丽华对未来美好生活也很是期盼那。哎,自己是家里的顶梁柱,不管什么时候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要顶住啊!受点气受点累又有什么呢,干哪行没点受气受累的时候呢?先忍一忍,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就不信了,叫花子都还有三天的红运呢,我庄世彦就活该一辈子穷倒楣?   吃晚饭的时候,庄世彦没等老婆王丽华问他,把这一天的情况简单说了一下:“今天白排了一天的队,包车的人不多,还有些是熟客,都找熟悉的车主了。还有就是,咱这是七座车,只拉一两乘客也不划算,碰到五六人来包车咱就赚了。”扒了口饭又说:“对了,等会儿拿3500块钱我装着,明天交上管理费。”   “管理费不是2000块吗?”王丽华嘴里包着一包饭菜,来不及咽下就忙着问。   “哦,说是从这个月开始涨价了。如果上个月交就是2000块。没事,现在咱们是新手,等咱们做得时间长了有了回头客,那1500元还不轻松就拿回来啦。”庄世彦扒了一口饭,一面嚼着一面说:“现在才知道,这一行在咱们这有几个帮伙,咱们加入的这一伙生意是最好的,听说每辆车最差的一个月纯利都上3000呢。”   说这话给老婆听,庄世彦心里也没底,不过想安慰安慰王丽华罢了,不想叫她有太多的担心。“明天,你去帮我做个简单的名片,把我的名字,车号和电话号码打在上面,有机会发给乘客,方便联系生意。”   “哦,是了。你快洗洗澡睡去吧。”      4.   在排队等候了一周后,庄世彦终于等来了他的第一桩生意。   那是立秋后的一个下着小雨的早晨。这场雨是立秋后的第一场小雨,雨不大,但就这么一直淅淅沥沥地下了一夜,地面已经开始积起一汪一汪的水滩,在雨中行驶的车辆把那一汪一汪的水滩溅起漂亮的水弧来。   俗语说:一场秋雨一场寒,这场及时的秋雨煞了秋老虎的威风,给前几日一直秋阳笼罩的小城带来的一片凉爽清新。一大早,庄世彦出车来到老地方,刚买了两根油条坐在车里吃着,就过来四个人,一男三女,男的问师傅,去新街吗。庄世彦赶紧说去去去,几个人呀。男的说就我们四个。庄世彦问现在走吗。男的说是啊,现在就走。庄世彦说那上车吧。说着,庄世彦把装油条的塑料袋拴紧了搁在一边,准备发动车子。 共 15859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