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茶艺 > 文章内容页

女人如酒

来源:兰州文学网 日期:2019-8-24 分类:茶艺

   心放大了,装的才多,看的才远,和我们一样活着的人很多,比我们好的有,比我们差的也有。过去,不只是你个人拥有的,未来也不是只有别人才有,遇到挫折,没有了对生活的希望和信心,那就真的只有过去。

   醒来时,又是10点多了,当然还没有谁起床,虽然外面的温度高的不得了,据说在中市到了这个季节,鸡蛋放在车里也可以熟透,若是放在马路上绝对要开花的,不过寝室里还在秋天,不是因为小海难过带来的气氛,而是寝室里都装了空调,所以外面是夏天,里面还和秋天一样,凉爽。小海苦涩地睁开眼睛,看了看他们三个,只有一个在玩手机,还有两个好像还在在梦中,小海起来了,“看来何时,都是我最早啊”听到小海的说话,从床头传来了萧北的声音,“我早都醒了,只是没起”。接着阿飞道,“都给我起床了,开黑啊”何川对着阿飞说,“别闹,哥还没睡够呢”阿飞笑道,“让你丫的一个人玩,赶紧起了”。听到他们的对话,小海心里很温暖,这两年,他们一直这么快乐的度过来,吵吵闹闹,却也相当开心。小海去洗漱了,他们在哪里商量下午一起去网吧玩。

   阳台,阳光照过来的地方,小海心里感受着失去了诸多阳光的颜色,看到操场上热热闹闹的打球场景,还是有一种空洞之感,那也是他教玲打球的地方,白天没有什么时间,就晚上去,人也相对少一些。看着球场,没有了味道,就不在想去,去了容易找不到方向,找不到回来的路,倒是不是没有人和你一起,而是你想一个人呆着,不想让别人知道,就那样傻傻的看着。小海有气无力扭了扭毛巾,对着镜子,照着自己的难过,还是继续难过,匆匆洗完,进来后,所有人都起来了,“咦,怎么这下都起来了”萧北看着仿佛已经进入死寂的小海,把刚刚他们商量的和他说,“我们下午去网吧开黑(打dota的意思),然后去吃个饭,给你高兴一下”。小海从萧北的表情中看出来他现在很需要释放自己,马上就要开学了,如果不快点回到这个夏天,那么将在自己的冬天聊聊死去。小海又是很乏力的一笑,“好,打完游戏,你们多陪我喝几杯”。

   车上,小海没有了大一时和他们第一次去通宵时的活力,可以说小海属他们最活泼的,最话多,事情最多,也是班上活动最积极的。现在,他看着窗外,没有一句话,这让室友也很难过,他们就想着赶快到网吧,所有的都好说了,因为他们知道,这个游戏,让你知道你不是在为自己而奋斗,也不是一个人奋斗,在这里呐喊没有人说你,因为所有人基本都在喊着,叫着。

   到了,网吧四连坐,他们还有好多好友,所以他们四个再加一个好友,这样5人黑的团队,10个人的世界。玲有时也会说他,要少玩游戏,她很想不明白,游戏对他怎么那么重要,有时候甚至不顾一切也要和室友一起玩。记得,那一次他俩在街上逛的时候,看到网吧进进出出的学生,玲就对他说,你以后少玩游戏,我就不明白了,游戏真的有那么重要吗!小海,拿着水果,就笑了,“那你得看是什么游戏了”玲很无语,不都是电脑游戏,小海接着说,“不是我想找借口,说我们玩这个游戏有多益智,有多么好玩,首先他不是一个人的游戏,是10个人的游戏,而打得精彩不精彩,不是一方决定的是双方的表现的好坏,所以我们的游戏平台就提供了平等的对战模式。再者,这可能是最重要的,这个游戏团结了我们室友的关系,因为这个游戏,我们总是可以走到一起,哪怕遇到再大的矛盾再不爽的事情,一个人的游戏,永远都是孤独的,而我们四个人一起玩,一起喊,你救我我救你,其乐融融,所以有时候,你打电话过来的时候,他们就不高兴了,说我又坑他们”玲前面的不怎么懂,后面这句听懂了,说道,好啊,不想接我电话是不是。

  小海很得意,即使他们很爱玩,但从来都没为了玩游戏而翘课,他们还是有分寸的,通宵那也是周末,不过也很少。而这一次,不是室友闹了矛盾,而是,他失恋了,以前活泼的像小孩,现在给人的眼神就像一个无精打采的老头。当然,他知道现在何时玩游戏,再也不会有玲来说他了,不会有人问他,游戏怎么就那么重要。

  他们依旧那样喊着,依旧那样着急的动着鼠标,虽然都是菜鸟,却也有过团灭对方精彩配合;不是大神,也有过大神靓丽全场的操作,也有过让对方说,你们打的真漂亮。小海在这个游戏的时间里,开始还放不下,打完一局后,把所有烦恼都跑到九霄云外,什么失恋,什么玲,一时就只有一波波来的团战,他这次露出了真正的笑容,虽然是在游戏里,室友看到这样也放心了很多,特别是萧北,不过他有一些担心,要是他沉迷这个游戏了,他们就算是最近的室友,恐怕也很难劝服他,到时候怎么办。

  下午7点左右,游戏打完了天还没有黑,何川一脸高兴对着小海说,“小伙,前面打的就不说了,我还以为你不行了,后面打的不错”。走走说说,一路上,大伙都把刚刚打过的精彩的和遗憾的地方都总结了好几遍,有说有笑,一时还没决定吃啥,而小海,出网吧后不久,所有的失落感又回来了,并没有说太多话,大多时候都只是笑和点头。阿飞看着他们没有目的,“敢不敢去吃火锅”何川一听,“毛线,吃火锅!”萧北点头,觉得正和此意,“可以啊”。何川见他们要吃火锅,“我倒是不怕,我担心你们而已”他确实不担心,要担心,也应该是萧北,他不太爱吃辣,可是现在小海需要的就是释放,刺激,而且这可是中市最出名的特色。四个人,直奔火锅店。

   终于还是回到了酒桌上,吃饭就是喝酒,吃火锅也是一样的,没有酒,火锅就没有气氛,也没有愉快的味道。

   各种肉菜,都上桌了,开始都只是闷闷的吃喝,没有话说,就只有何川女朋友打了个电话过来,很快也就挂了。小海就一直喝着,没有像以前那样,说个不停,虽然他也觉得气氛不对,但还是只想喝酒,想着他和玲的事。而萧北第一个说话了,拿着酒往小海面前一放,“干了这杯,你想说啥就说啥,咋们都听着呢,酒我们都陪你喝”他俩同声道,“就是,你丫的别光喝酒”小海看着他们,觉得他们真的好可爱,他知道他肯定不会有事的,很沉重地说道“她父母不同意,没有办法”何川一听最急发言,“我靠,你们争取啊,这样就放弃了”“我从暑假一直和她说道现在,就差不去她们家了,还要我怎么办”

  小海觉得自己已经很努力了。“只是”没有说完,阿飞这声说的比较温和说道,“只是什么”。“她想放弃,我就再也没有办法了,也没有给我机会”。萧北算已经懂了他们分手的原因,本来还想直接劝他的,但只是举了举酒杯,“来,一起喝一个”他们都知道,当时小海被拒绝了三次后,他们才在一起的,都没有想到会这么快。何川看着觉得有必要劝他,“你别多想了,以后肯定会有更好的,你要知道,男的受过伤才会成熟起来”阿飞,对这儿女私情不敢感兴趣,不过也说道,“你想啊,以后大街上的美女随便看,不用担心你媳妇怎么滴,对不对,何川”何川笑了笑,“呵呵,那是那是”接着不知道怎么,话题转到了dota上,一时间何川和阿飞争论着一些英雄的打法。

   小海看着他们,喝着酒没有说话,一旁的萧北陪着他喝,时不时也劝劝小海,他想知道小海以后的打算。小海一杯一杯的喝着,寝室里要是说喝酒,就属他最不能喝了,而这一次,他没有说话,一箱酒在他面前早已喝完了,一半都是他喝的。

   萧北知道,这样喝下去也不行,不过他又知道不让他喝也不行,只有转移他的注意力,才行,对着小海叹了口气,说道:“小海,你别想不开,你要知道不只是你才有过去,老俞说过,男的大学毕业后会找到更好的女的,你应该感谢让你受过伤的女孩,是她们帮你找到了你最终的幸福”萧北朝他浮动了一下眼皮,举起酒杯,又道“女的就像我们喝的酒,可以让你兴奋,让你借酒消愁,有时候也会让你醉的不省人事,甚至让你堕落成酒鬼从此一蹶不振;好酒是懂你的,劣酒是害你的”小海的头其实早已经发晕了,听着他说的这些话,看着手里的酒,倒影着自己沧桑憔悴,一时间所有回忆涌上心头,想哭,想醉,想疯!阿飞,听得不太懂,一句“少说话,都在酒里,来喝”何川也觉得萧北深奥又有道理,觉得萧北肯定有故事没和他们说,不过现在的问题是小海,“萧北说得对,来,让为这些懂我们的酒干杯,让那些劣酒超鬼去吧”小海看着他们三个已经举起了酒杯,时间也已经不知不觉来到10点了,他恍惚着举起手中的酒,“谢谢你们,我的好基友”。又是一口喝完了,小海说话了,而且很大声“她是一杯孝顺的烈酒,我和她在一起,她人特别好,成绩又好,人长得好看,和我一样喜欢爬山,人又特别孝顺”说完最后一句,小海终于盖不住涌上来的泪水,“呜呜”哭了,酒不自醉,人自醉。萧北赶紧结了账, 现在很晚了,已近没有车了,路上也没有什么人,小海哭的好大声,阿飞在一旁扶着他,小海总是对着阿飞说“为什么,我对她那么好……”满脸的泪水一滴一滴往地上掉,阿飞,不太会劝,“别哭了饿……没事的”整个安静的大街上,充满了小海的心情,伤心的泪水。那是酒的泪水,那是玲泪的水,喝下这杯烈酒,只有小海一个人懂,烈酒驱寒,却不是每个人都合适,懂你的酒贴心,所以小海一直都还想不明白,合适为何那么重要。他总以为,只要自己不放弃,她也不会放弃,醉了才懂,或者还是不理解。

  “呜呜,呜呜,呜呜……”他们一路陪着小海,让小海哭着,让小海尽情的哭出来,萧北和何川知道这样,他心里会好受一些,中途还有一个拉客的大叔,好心过来问问需不需要帮助,他们婉言拒绝了,小海现在需要的就是这场属于他的泪水,男孩要成为男人,泪水的洗涤也许是不可或缺的,都说女孩子比男孩子成熟的早,也许和泪水有一定关系吧。

  萧北在后面和何川说道:“小海喝了很多,比我都喝得多,这一次”。

  “恩,看出来了”何川道,“不过你说的话,很有见解啊,说,是不是有什么没有和哥几个说过的故事”。

  萧北瞪了瞪眼睛,“考,有吗,我复制人家的话,瞎掰的,女人如酒,你信不信”何川,“我不信”。萧北诡异的笑道,“你去问你媳妇,说,你是一杯什么样的酒,看她削你不”何川大笑,“哈哈,她敢!”

哈尔滨癫痫到哪里治长春治疗癫痫排名癫痫治疗要多久才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