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语录 > 文章内容页

【柳岸•爱】雨中,母亲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_1

来源:兰州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爱情语录
摘要:天下的母亲都是善良的,若是连上天的滴雨也欺凌母亲的孱弱与衰老,作儿女的那肯作罢!一场淅沥的雨,在别人眼里是一场甘霖,而在我的心胸里,却是砸在母亲头上的陨石……无需陈词母爱了,晚辈心中的不忍,岂但是几句宽慰可以释怀?我把挚爱与沉重献给我的母亲,但愿她可知我心之痛! 天,雾蒙蒙的。   村外的果园经过雨的冲刷焕然一新。雨,淅沥地下着,不偷懒片刻,越发下得精神,也吓得我心里发毛。   连续几天了,雨一直下得潇洒,大家也无不拍手叫好说,雨下得再及时不过。我和大家的心情一样,更是巴不得雨再持续几天。因为我那八亩玉米因为天旱,快枯死了,这场雨的到来令一望无际的玉米苗霎时变得绿油油。   老公走后,本来说好把地给别人的,由于地平顺,加上机械化耕种,母亲千般阻拦,万般舍不得,最后只好给了她。趁着牛毛细雨,多数农户都在撒化肥,还有的打药。   母亲也不例外,凌晨四点半便动身去地里了。   等我一觉醒来七点了,揉着眼睛一骨碌爬起,脸也不洗冲到地里。老远就看见母亲佝偻着身子,端着盆子手忽高忽低飞舞着,我忙喊着她:“妈,雨大,快出来,小心着凉!”她大声质问我:“跑来干什么?”并训斥我赶紧回去!   我急了,也倒好化肥端起盆子,欲和她一起撒。她停下脚步,说我不会撒,会浪费化肥的,还是回家做饭吧。正好二姨家的儿子和媳妇来帮忙,他们也劝我回去,无奈我只好转身朝回走。   雨大了,他们还没有回来,却打电话让我把饭带到地里。我知道母亲的脾气,活不做完不吃饭的。唯有双手提饭,深一脚浅一脚踩在半尺高的水泥路面上。雨丝淋湿了我的发际,顺着脸颊流下来。抬头看,路上行人已经稀少,只有冷风无情地陪伴着我。   多数人已撒完,他们陆续回家。我站在空旷的地头,看着母亲在玉米里徜徉着,禁不住眼眶潮湿。雨淋湿了母亲消瘦的肩,母亲穿着雨鞋,手里端着的盆子时不时向下坠,母亲隔一会就朝上扶扶。她只顾低头看玉米苗,周围的一切好像与她无关。   透过时光的巨轮,我的思绪仿佛回到几十年前……   母亲兄妹七个,在外婆家是最小的女儿,也算得上是娇生惯养。谁料她拒绝了许多门当户对的富贵人家,下嫁给了一贫如洗的父亲。用她的话说,她爱父亲,她无悔于自己的选择。现实往往是残酷的,母亲从娇小姐一下子滑坡到织布纺花的村妇行列,可想而知她的苦比别人要多出许多倍!   母亲没有抱怨,也没有叹息,她顽强地和命运抗争。白天在红薯地里苦刨着,晚上用勾针学钩毛衣、围巾,父亲看着母亲感动了,他说他会用毕生的精力珍惜母亲对他的爱!我们姊妹三个先后降生,母亲无暇做针线活了,针线活当不了饭吃,她把那几亩地看做她生命的唯一。   种上了小麦,收了玉米,接下来是棉花。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久而久之,她习惯了。每天不明起身去地里,晚上回来经常是披星戴月。父亲由于腰脊椎间盘突出,做不了重活,一切的担子全压在母亲身上。   她的手肿了,随后起了血泡,再后来磨得成了老茧。父亲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经常对我们唠叨,将来经济好了一定要孝顺母亲。母亲是他的至爱,也是他生命的全部,他今生无以为报,只希望我们快快长大,多替母亲分担一些重体力劳动。   我们长大成人,还未为母亲分担,一个个却有了自己的生活。父亲在他们婚姻过后的二十年,因为一场车祸撒手西归。母亲忘不了父亲,她依然没有埋怨任何人。带着对父亲的爱,看着父亲留给她的三个孩子,固执地种着父亲留给她的那片田地,更加艰难活于人世。   重复小麦、玉米、棉花的日子多半辈子了,我们做儿女的经济日益好转,想起父亲生前的话语,我们劝戒母亲扔了地吧,地里的活太苦太累。她淡然地笑,我们女儿的心她领了,但她现在除了地,别的一概不能接受。或许已成习惯和定局,或许这辈子注定地是她的命根子吧!   我们无言以对,也只能保持沉默。无论是数九寒天,还是炎热酷暑,总能看见母亲劳碌奔波田地的身影。从青春秀丽的少女到容颜憔悴的中年妇女,可以想象母亲经过了多少风吹雨打,荆丛恶涛!就这样,母亲用她柔弱的双肩挑起了生活的重担,她那顽强不屈的精神时刻震撼着我们儿女的心灵。   直到今天,她还为我们几个照管地。用她的话说,我们是农民,农民丢掉了地就是丢掉了自己的灵魂!多么实在的一句话,她不会教针线活给我们,也不会讲给我们做人的大道理,但她的行动,她的精神,无时无刻不影响着我们的一生!   雨还在下,丝丝缕缕飘斜的厉害。不远处,村庄上被迷雾笼罩。眼前绿油油的玉米苗吮吸着甘甜的雨汁,路两旁些许人奔跑着,或骑自行车,活挽起裤腿,或头顶雨伞。雨花飞溅起一尺多高,人们仍然嘻嘻哈哈,谈论着好雨!   饭里的热气隔着塑料袋冒出来,馒头仅有一丝余温,青红的菜在我看来是那么食之无味,且难以下咽。我的脸上分不清楚是泪水还是雨水,只是一滴滴顺着脸颊流下来。留到我的嘴里,咸咸的;留到我的心里,彻痛到骨髓!   母亲的身影越来越渺小了,我边看她,边数着行子,一行、两行、三行、五、八行、第十行了,最后一行!我对自己说,也仿佛是对母亲说,注视着母亲由远而近,再近,我嘴里自言自语着,快完了。   母亲掠着鬓角的几丝头发,拿着的盆子被雨冲的清亮,她脚上的鞋因为泥巴和雨混合着,更加沉重几分。我快步追了过去,她又责怪我不去树下避雨,傻愣愣地淋在雨里,是不是想感冒打针?   她看见我手里的饭,说回家吃吧,并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而后转身对我说,雨前打了灭虫灵、除草剂,这会又撒完了化肥,活做完她心里踏实多了,雨过天晴只需我到地里转转即可。她兴致勃勃地诉说着,我却一脸忧郁,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淅沥小雨转变成噼里啪啦的中雨,她催我快走,而她自己的衣服湿得粘在身上、腿上。哦,母亲,知道不知道女儿心里很难过,你仅是很一般的劳作,但在我眼里,你是最最伟大的。尤其在这多情纷飞的雨中,在这撒满爱意的田间地头,你简直是女儿眼中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回头看,玉米苗绿油油的丰收在望;向前看,母亲的背影才是这片土地最靓丽的风景看点! 西安癫痫病三甲医院癫痫病的预防都有哪些呢随州哪家医院手术治癫痫比较好武汉小儿癫痫症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