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诗句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收获】星光,灯光

来源:兰州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爱情诗句
林晓独自一个人走在路上。脚下的皮鞋声清脆悦耳,就像弹奏的曲子一样。她刚刚加完班,下班时已经是十一点多了。   林晓的家离公司,步行也就二十多分钟。当初她大学毕业后,放弃很多家待遇优厚的大公司,而选择这家规模中等的公司应聘,就是因为离家很近。不是因为林晓恋家,而是家中确实需要她照顾。林晓的父亲很早就故去了,母亲也于三年前去世。父母没给林晓留下任何值钱的东西,唯一留下一个智障的弟弟。林晓的弟弟叫做林阳,比她小两岁。当初父亲为姐弟俩起名时,就是喻意“拂晓,朝阳”的意思,希望姐弟俩健健康康地成长。可是,林阳却没有带给这个家一丝朝阳般的光明,反而让这个家陷入了无比的黑暗之中。林阳生下来时,不哭也不闹。等到稍大一点,就一直傻傻地笑,完全没有任何思维。后来医生诊断为林阳患有严重的先天性智障疾病,虽然听力不受影响,却从未说过一句话。为了治愈林阳的病,父母花光了家中所有的积蓄,可是仍然不见好转。父母为了林阳操碎了心,满头的青丝也早早染成了白霜。   等到林阳长大了,还是从不说话,整天就知道傻傻地笑。别人家的孩子都背着书包上学了,林阳却只能留在家里。林阳八岁那年,有一次他看到了马路对面一个三岁大的小女孩手中一个胖娃娃的气球,不知道触动了哪根神经,突然跑了过去。就在这时,一辆卡车飞驰而来,父亲为了救林阳,被卡车撞飞了。看着血肉模糊的父亲以及闻讯赶来的母亲和林晓,林阳还是傻傻地笑,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那一刻,母亲和林晓早已经哭成了泪人。   父亲走后,家里的生活越发艰难了。母亲一个人含辛茹苦地抚养林晓姐弟长大成人。林晓从小就非常懂事,她深深理解母亲的不易,就主动承担起照顾林阳的责任。林阳不能自理,都是林晓一直照顾他,给他端屎端尿、洗衣喂饭。当林晓以优异的成绩考上大学后,却不肯上学,因为大学的学费对于这个已经入不敷出的家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负担。母亲却坚持让她去上大学,甚至不惜以死相逼。林晓知道母亲的心意,最后只好含泪走进了大学的校门。   在大学里,林晓一直都是最朴素的人。她埋头学习,并利用业余时间做兼职,挣钱养活自己。林晓大学毕业的前夕,被生活折磨得早已经疾病缠身的母亲终于走到了生命的尽头。母亲临终前,一手拉着林晓,一手拉着林阳,然后颤巍巍地将林晓的手放在林阳的手上,用尽生命最后的力气对林晓说:“你一定要照顾好弟弟。”说完,就停止了呼吸。林晓嚎啕大哭,可是林阳还是傻傻地笑。   面对着个头已经超过自己但却是智障的傻弟弟,林晓心中又恨又爱。她恨弟弟的出生,带给全家的不是欢乐,而是痛苦和折磨;但她又爱弟弟,毕竟是血溶于水的骨肉亲情,也是她生命中唯一的亲人。就在林晓痛哭的时候,林阳不知道又触动了什么神经,突然用手轻轻拂去了她脸上的泪痕。林晓心中顿时涌起一阵暖流,不由得抱着林阳痛哭起来,就像要将心中所有委屈和憋闷全都发泄出去一样。可是,林阳除了傻笑,还是傻笑。   这一刻,林晓下定了决心,不但不会扔下弟弟而不管,而且还要用毕生的时光照顾他。   为了更好地照顾弟弟,林晓大学毕业后,就应聘到了现在这家公司。这样,下班时候,她可以尽快回家照看林阳。   每天上班前,林晓都会早早起床,为林阳准备好一天的饮食。林阳已经长大了,虽然还是停留在幼儿的思维,但是也可以知道照顾自己。林晓出门前,都会将林阳锁在屋中,这是因为她怕林阳出门后会发生危险。父亲血淋淋的教训,至今还让林晓心有余悸。   家庭的不幸和生活的磨难,让林晓的性格变得格外刚强。她是个不服输的女孩,无论是生活上还是工作上。   母亲的离世,让她心中伤感,也格外思念。在最初的那段时间,林晓晚上陪伴林阳时,都会给他唱一首她最喜爱的歌曲《鲁冰花》。每当她唱到“天上的星星不说话,地上的娃娃想妈妈,天上的眼睛眨呀眨,妈妈的心呀鲁冰花”时,泪水就再也忍不住地往下流。她抬头望望星空,就好像看到了母亲的脸庞。   林阳很喜欢听林晓唱这首歌。他听着听着,也会将目光望向星空,虽然还是傻笑,但眼神竟也变得柔和多了。   林晓参加工作已经快三年了。有时,她回家晚了,黑夜已经降临。当她打开漆黑一团的家门时,总会在开灯的时候,看到林阳趴在窗台上看着天空。当林晓走过去,问他看什么时,林阳就会指指自己回家的路,然后又指指天上一颗最明亮的星星。林晓不知道他所要表达的是什么意思,但是她猜测,林阳肯定是想要那颗星星照亮自己回家的路。每当这时候,她的心中就会充满了温暖。   林晓和他一起趴在窗台上,对他说:“姐姐和你一起看星星。”   林阳还是傻傻地笑着。他似乎非常满足了。   林晓真希望一辈子都陪着林阳看星星。      二   这一天,林晓加班到了很晚才回家。因为公司总经理徐宇下午刚刚告诉她,因为明天参加一个非常重要的商务洽谈,让她立刻起草一个非常重要的文件。   林晓是徐宇的公司一名普通职员,虽然她有着非凡的学识,也有着睿智的头脑,可是自从应聘到这家公司以来,一直不显山也不露水。可就在今天,总经理助理于莉莉突然递上辞职书,另谋高就去了。眼看明天就要和外商进行商务谈判了,文件还没有起草,这让徐宇一筹莫展。林晓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果断地对徐宇说:“徐总,我来起草这个谈判文件。”徐宇看了一眼面前这个穿着朴素并且自己从来都没有留意过的女孩,想了想,就点头答应了。   为了这个文件,林晓反复斟酌和细心推敲,三易其稿,几乎加班到了深夜。当她将最终的谈判文稿写完,又仔细审核了几遍,确认没有任何问题后,这才发给了徐宇的电子邮箱,然后又通过手机短信通知了徐宇。   当林晓揉着发酸的眼睛走出公司大门时,已经是深夜十一点了。她惦记着家中的林阳,脚步不由得越来越快。   半路上,一辆小轿车突然从身后驶来,到了林晓的身旁停住了。随着车窗摇下来,林晓看到徐宇在向她招手。   徐宇对林晓说:“上车吧,我送你回家。”   “不用了,徐总,我家就在前面,马上就到了。”   “那我也送你,顺便谈谈你给我发的电子邮件。”   林晓想了想,就坐进了小轿车。   徐宇的小轿车徐徐启动了。   徐宇一边开车一边说:“我刚才用手机看了你给我发的邮件,文件写得很全面,非常好。公司现在市场营销不是很好,财务状况也不是很乐观,因此这次谈判对于我们非常重要。董事长和我对这次谈判非常看重,也势在必得。明天我就让人打印出来,作为商务洽谈的我方公司文件。你辛苦了。”   “谢谢徐总。”林晓的嘴边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   “你起草的文件非常出色,你是个人才。如果这次谈判成功了,我就提拔你做我的助理。”徐宇继续说。   “我……我恐怕还不能胜任。”   “你行的。”徐宇的口气非常坚定。   林晓没有说话。对于面前的这个总经理,她还是知道他的脾气,做事从来不拖泥带水,一贯雷厉风行。   “我家到了。”林晓指着前面一栋楼说。   “你家是那个屋?”徐宇问。   林晓指着顶楼一扇临街的窗户说:“那就是我家。”   “你家里没有人吗?”徐宇看着漆黑的窗户问。   “我弟弟在家。”   “那你弟弟为什么不开灯?”   “我弟弟是个智障患者,也不会说话,智力只有幼儿那么大,对于黑天白天都是一样的。”林晓从来都没有向公司的任何人透露过家里的情况,可是今天却对徐宇说了。   “哦,那你的父母呢?”   “他们都已经去世了。”林晓说完,眼神中闪过一丝忧伤。   “你弟弟都是你一直照顾的?”   “嗯。”   徐宇没有再说什么,将车停在了路边。   “谢谢你,徐总。”林晓下车前又感谢了一句。   目送林晓走进那栋楼,徐宇这才开车走了。   当林晓打开房门时,顺手打开了灯,看到林阳还是趴在窗台上。   “弟弟,你饿不?姐姐给你做饭吃。”林晓担心自己回来晚了,林阳会饿肚子,急着去厨房做饭。   等到林晓将饭菜端上餐桌时,看到林阳还是趴在窗台上,一动不动,似乎对外面非常着迷。   “你在看什么?”林晓不觉走到了林阳的身边。   林阳又指了指天上那颗最亮的星星,突然用手在空中画了一个大圆圈,把林晓给弄得愣住了。   “这个圆圈是什么意思?”林晓问。   林阳还是傻笑,手指再也没有动作。   “快吃饭吧。”林晓不再思考林阳画圆圈的动作,拉着林阳走到了餐桌旁,然后给林阳盛了一大碗饭。当林晓看着林阳狼吞虎咽般吃着,林晓的眼中露出一丝爱怜。      三   第二天,当林晓上班时,突然接到徐宇的电话,要她到总经理办公室去。   “你准备一下,跟我去和外商谈判。”看到林晓走进来,徐宇立刻对她说。   “我去谈判?行吗?”林晓问。   “你去,最合适。因为这个文件是你起草的,你最熟悉。更主要的是,你有能力,我非常看好你。”   “可是,万一……”林晓还是犹豫。   “没有万一,我们一定能成功。”徐宇充满自信地说。   “好吧。”林晓看着徐宇信任的眼光,点了点头。   徐宇带着林晓,开车来到豪泰五星级饭店。当他们走入一间豪华会议室时,外商一行人也刚刚来到。   “你好,罗斯先生。”徐宇用标准英语跟外商谈判代表打着招呼。罗斯是一个鼻梁高耸的欧洲人,一看就精明强干。   “你好,徐先生。”罗斯很有礼貌地回应。   “这位小姐是?”罗斯看到徐宇身旁的林晓问。   “她叫林晓,是我的助理,也是这次我方谈判的代表。”徐宇回答说。   “林小姐很漂亮,也很年轻,很高兴认识你。”罗斯很有礼貌地伸出手。   “你好,罗斯先生,我也很高兴认识你。”林晓用标准的英语回答说,也伸出手和罗斯礼节性地握了一下。   “我们开始吧。”徐宇对罗斯说。   “好的。”罗斯点了点头。   谈判桌上,当林晓用流利的英语读完自己起草的谈判文件后,徐宇对罗斯说:“林小姐在文件中已经详细介绍了我公司的简介、状况和资金运转情况,这份资料非常详细,也非常真实,足以看出我公司是以最大的诚意来和贵公司进行谈判,期望我们能够友好合作,共同发展。”   罗斯听后,点了点头说:“林小姐的介绍非常详细,我已经看出来贵公司的诚意,我非常认可你们公司,现在我让我的秘书立刻将你们公司的合作文件传真给总公司。”   罗斯说完,立刻叫秘书将林晓的文件发传真给总公司。   过了一会,罗斯的秘书拿来了总公司的回复,也是以传真的形式发回来的一页纸。   罗斯看了回复,耸了耸肩肩,对徐宇说:“徐先生,林小姐介绍的非常详细,我已经看出来贵公司的诚意,不过,我们作为商人,以最求最大利益为目标。中国的市场很大,前景也非常好,我们也愿意把贸易重心移到中国来。当然,我们会寻求更多的合作伙伴。实不相瞒,我们昨天刚刚和另一家公司进行了谈判,他们给出的条件比你们优越,而且他们的副总经理也跟我说,你们公司的财务并不十分乐观,账面上周转的资金也并不像你们的文件上所介绍的那样资金充足,因此我刚才和总公司进行了沟通,总公司领导也给了回复。我只能说,很抱歉,徐先生,林小姐,我们不能和你们公司进行合作了。”   “这是造谣,我们公司的财务并没有问题,是谁在污蔑我们。”徐宇说道。   罗斯说:“那家公司的名称,我不便透漏,不过他们的副总经理,徐先生应该认识,就是刚从你们公司离职的于莉莉女士。于女士曾经主管你们公司的财务,对你们公司的财务非常清楚。而且,她也出具了你们公司财务资金紧张的凭证,已经传给了总公司,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因此,总公司才要求我们中止和贵公司的合作。”   徐宇和林晓都愣住了。他们都没有想到于莉莉离职后,竟然跳槽到他们的竞争公司,而且还出局了他们公司的财务凭证。于莉莉说的是事实,徐宇的公司最近确实因为货款问题,造成了资金的紧张,可是她这样公然的过河拆桥,也令徐宇心中非常气愤。   “徐先生,林小姐,失陪了。”罗斯说完,带着秘书离开了会议室。   会议室顿时冷清下来,只剩下徐宇和林晓两个人。   “徐总,对不起。”林晓看着眉头紧皱的徐宇,小声说。   “这不是你的错,是我用错了人。”徐宇回答说。   “那我们现在回公司吗?”   “今天不回去了,你陪我出去走走。”   “我……那好吧。”林晓看着满脸忧郁的徐宇,点了点头。   武汉治疗儿童癫痫病的医院是哪里癫痫病的危害武汉癫痫症状治疗哈尔滨有没有治疗羊角风的医院